【禁闻】学者:中国巨变前夕 须破政治僵局

【新唐人2015年10月31日讯】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在星期四闭幕,当局公布了对未来五年中国经济的规划。海外的专家学者认为,中国已经处在一个转型的关口,经济停滞,最终要打破政治僵局,才有希望。

在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十三五规划”,试图对眼前种种“严峻挑战”提出解决方案的同时,多名海外学者和专家都认为,中国已经处在转型的关口。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 谢田:“我现在认为,中国实际上是站在巨变的门口,因为我们知道,中国的社会和经济,都已经到了没办法向前迈进的时候。”

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我讲的这个巨变前夕,指的是中国会有一次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是制度性的根本变化,也就是说,中共这个统治会崩溃。首先可能是由经济危机来引发中共的崩溃。”

当局也承认,目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经济结构,驱动力必须转型。但美国加图研究所(CATO Institute)客座研究员夏业良(Xia Yeliang)分析,中共十五年前就提出经济增长方式要转变,至今没有实现,就是由于以官方意志为导向的计划思维,是逆市场化而行。

夏业良:“还是那种计划思维,也就是中央有一个大的目标和规划,然后要求地方执行,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是不可能实现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增长方式转变,第二它也不可能朝着进步的方向在推进。”

夏业良认为,在现行体制下经济改革,会面临许多困难。首先,贪腐已经是庞大国家机器运转的润滑剂,许多官员失去了利益,就消极怠工;其次,中国老百姓支持中共体制的人已经很少,而少数被体制洗脑附庸的人,却创造不出多少价值。

夏业良:“过去几十年能够为中国创造最大价值的就是市场机制,虽然是不完整的,不全面的,在我看来它只是一个准市场经济,但就是在准市场经济的机制下,老百姓仍然创造了那么多的价值,就是因为每个人自己来更多的决策,每个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而现在更多的是计划回归,由政府来引领大家,那大家都是一种被动的心态,等著政府看有什么招。”

为了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这次五中全会提出一系列新的经济目标,并强调要把创新放在国家发展的核心位置,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但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谢田教授分析,创业和创新首先取决于个人能力和特质,不是全民都能做,同时也深受现行体制束缚。

谢田:“首先这个社会要有创新的环境,要有非常好的专利的制度,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有对仿冒,山寨,剽窃,严厉的打击,才能保证创新的人从中得到收益,才能使他的真正创新产品推向市场。而在中国我们看到,不存在鼓励创新的社会环境。我们也知道,政府的计划经济,和个人企业、中小企业实际上恰恰是对头。”

谢田教授认为,当前文化、社会问题的焦点、经济停滞的原因,最后都归结到政治上的僵局。

谢田:“如果真正想实现所谓的十三五的规划,想突破困境的话就必须把瓶颈打开,从政治上彻底改变中国现在一党专制的状况。不把阻碍改革阻碍进步这些江派旧的政治力量彻底铲除,不解体中共的话,中国就没办法进入真正转型和巨变的时代。”

夏业良:“讲一句根本的,中国如果不结束共产党一党专制、不搞市场化、不搞私有化,没戏,完全没有戏。”

近期还有多位学者撰文,指出中国社会转型到了关键时点。大陆学者、时政评论人士童大焕在港媒发表文章说,市场自由的过程,本身即是国民心灵、道德和人格重建的过程。真正的巨变,不在声嘶力竭的口号里,而在悄无声息静水流深中。

采访/朱智善 编辑/尚燕 后制/苏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