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从苏共解体到中共解体

25年前,共产山寨睥睨地球时,苏共官拜山寨匪首,统领着30来个貌合神离的家伙,各自靠奴役本国P民输血供养;谁知作恶半个世纪后,P民们像商量好了似的,抗议的抗议,不合作的不合作,逃离的逃离,令匪寨血量越发供给不上。忽一夜,老大竟自毁寨基,降下斧头弯刀寨旗,宣布Game Over,阵营即告崩解,喽啰们急急作鸟兽散。

中共霸占的鸡型山寨,靠着之前8964刚刚血洗了世界上最老实巴交的寨民,勉强稳住鸡脚,此时不甘步老大后尘,交出权力,放下屠刀,欠命还债,只有揪著自己头发一拔,擢升为残营老大,待手搭凉棚一望,心脏立马冻住大半截:寨子里冷清得惨不忍睹——鸡嗉子底下剩了北韩金二,鸡屁股下压着越共杜氏,太平洋那厢留了个孤岛古巴老卡……就这么几块小料,汤都熬不得一锅,不由得捶胸顿足,泪奔一脸,涕甩一裤。

哭归哭,日子还要过,神经还要硬挺。不然当年打家劫舍不是白打了,啸聚井冈南瓜汤不是白喝了,老蒋追杀爬雪山草地不是白爬了,去重庆高呼“蒋委员长万岁”扭头打跑国军不是白打了……好不容易抢到这血洗江山,容易么?就说名不正言不顺,家门钥匙拿得跟个二奶似的,既然拿到了,凭什么交出去——中共庙堂大小住持思维深处就这逻辑。取是盗道,与是人道,共党只有取,没有与,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此马主义核心当然不能扔,因为那是奴役P民经典。

毛主义过时了,只要攥紧毛氏传家屠刀,不断升级毛式“大忽悠”,兴许山寨还能勉强混一阵子。再说了,一路走来的山寨史实不是打败了普世价值的雄辩么?虽然后来老大哥殁了,一堆兄弟殁了,本匪若不是64钢枪铁弹往人肉上射,也许先它们之前就殁了,但寨子不还没塌么?就算大势已去,寨外局势一片险恶,以美帝为首的普世价值敌对势力日益强大,造成匪寨朝野心里没底,但本寨就这么又臭又硬,怎么滴!大不了晚点垮塌,到头了吧?反正本来都是抢的,吃的、穿的、用的、金钱、女人,没一样是自己生产的,连顶在P民脑瓜子上的王八盒子,都是P民上供买给匪儿们的不是么?丢个精光,只剩下遮羞布,裸奔也是时尚,怕什么?共产党的最大特点就是不要脸嘛。

老毛对寨子最大的贡献,就是搜索出了中国P民的人性弱点:太善良、太轻信、太好欺负,就此发明了枪杆子强权政治、笔杆子文宣忽悠的二杆子匪论,也就成了马列落地中国的特色“贡献”。后世邓江诸匪,想想无法超越,只好继承光大,看来要想当匪,也只能按老毛这路子混下去了。

当然,时代变了,再玩儿“反右”、“大跃进”、“文革”是有些蹩脚了,可以摸石头、黑白猫、闷声大发财啊!软化刁民反抗意识、加大精英归顺意识、放纵马仔贪淫意识、推动全民享乐意识……只要你们乖乖的继续任匪宰割,人人忘记自己还有大脑,个个患上失明、失聪、失语症,就可以继续苟活在本寨,保你不早夭折。

另方面,要接受大哥二哥直至幺哥莫名死去的惨痛教训,寨规也需要与时俱进。除了刀剑高悬P民头顶,任由商女莺啼琴瑟,还要隔江大唱红歌,洗白匪党,美化奴性,渲染山寨合法。实践证明,洗脑是保权利器,灌输是骗术革新。新时代的红朝,只有加大欺骗强度力度这一特色,才可续命。25年前哆嗦嗦躲过一劫的中共匪帮,至今不敢开放党禁报禁,不敢推倒网路高墙,也是为缓解灭亡恐惧。

匪类的思维总是迥异于人类,朝朝代代辉煌坎坷走到今日的中华民族,为人类留下无数文化瑰宝和可歌可泣的千古英雄。自中共始,一切改变:

温良谦恭的民风变得暴戾敌视;

童叟无欺的商风充斥刁滑欺瞒;

励精图品的学风让位剽袭浮夸;

解危治患的医风换来铜臭难掩;

尚佛信神的国风更是荡然无存……

中共建寨66年,三大阶段让其一步步走向今日即将寨毁帮亡。毛统时代,由撕下亲民伪装,露出狰狞嘴脸,到发起一个个杀人整人运动,屠戮了8000万百姓,也捎上夺权中鞍前马后效力的高中低各级头领;邓统时代,为挽救休克将塌之匪寨,赶着猫儿下河摸石头,去南方画个圈搞试验田,刚激发出P民勤劳聪明自救之能量,却同时养肥无数贪婪官吏,生出沸腾民怨,邓匪则宁要坦克机枪血洗,也不愿改制,遂留下千古骂名;到第三代汉奸蛤蟆,更是集前代匪首之大成,出卖百多万国土,造出万千贪官淫吏,杀戮数百万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整个山寨奢靡腐败至极,青山秀水变色,蓝天白云远遁,江河湖海毒化,贫富悬殊登顶,道统文明颓落……

中共山寨国走到今天,已是强弩之末,烂泥滑墙,无可救药。

苏共解体至今,短短25年,中共解体端倪毕现。望天下,仅有的三几个寨外小弟,已是众叛亲离。越共从抗美到亲美,商务贸易军事合作频频,却与中共南海抗衡,毫无惧色,更为中共忌惮的,是越共推行党内民主选举的传闻,更有越共11大已经放弃“主要生产资料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统治方略。还有人说其实际已经变性了所谓社会主义。鸡臀下掘起后不听话的越共,成了中共的噩梦。

古巴就更离谱。从冷战时期听命苏联,给美国制造导弹危机,卡斯特罗利用马主义巩固自家兄弟统治,饿得风景秀丽的岛国人民几十年难忍,跳海投“敌”美国,葬身怒海鲨鱼无计其数,然为生计后代,仍前仆后继不舍昼夜者大有人在。直熬到老卡行将就木,忽一日凝望雪茄青烟,茅塞顿开,差人去美国签约,放弃敌对,互派大使,两国解禁。舍命逃美古巴侨胞抱头痛哭,今生始见亲人于家乡。

就剩个鸡嗉子下的金三儿,孰料更是难缠。几十年前,老毛逼着几十万共军命丧北韩,卡宾枪下救出金大;几十年中,毛邓江勒令本寨P民勒紧裤带救金二,几百亿美金的石油泡面助其度过数次大饥荒,没惹起民变;熬到金三登基,此小玩闹动不动挑逗西韩寨主,一会点个麻雷子,一会放个蹿天猴,惹得全地球怒斥中共没家规,调教不好三儿。西韩老大几丢面子,估计习总就要掐了金三儿的炊火,催生北韩方腊、黄巢。按三儿的智商,料其很难看到这步棋,所以继续嘚瑟,以为自己真能万寿无疆呢。

其实,中国人都知道,三岁看大,七岁看老,狗改不了吃屎。那厮从小在山呼万岁的金氏匪窝长大,自以为天生就是土皇,蔑视P民,蔑视人类,其所作一切,无疑在给自己掘墓,也算匪寨中三支共产小蚂蚱里最逗哏的一只罢了。

一个老大,三个小兄弟,如今同床异梦,两个和老冤家美帝眉来眼去,一个小儿科经常犯病,全世界都在看着这几只狐朋狗友哈哈哈,我真为老马悲哀。

特别是中共山寨磨盘底下那只僵尸蛤蟆,怎么想怎么给匪党丢一地大脸——汉奸俄奸双料奸细,居然阴差阳错爬上位,人儿似的统治匪寨十数年!这么不靠谱的事,究竟怎么发生的啊?就这一点,足见这个土匪组织之烂!

更烂的是这个匪党的反人类属性。人活着有权说话,有权思想,有权信仰,有权批评,有权选举,有权生育,有权迁徙,有权不生恐惧,不受威胁,所有这些在全世界文明国家,都是稀松平常毫无质疑的人权。然而,本寨不行,要这些,就去死!不死也让你扒层皮!

这66年,我们居然还活着,真是奇迹!也幸亏我们熬到今天,看到大事变就在眼前!

一颗地雷,十万根火捻,说不定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引燃哪一根或一起燃爆。世事就是这么难料。其实,中共阴魂匪帮本就没任何道理存在于人世!如今寨里已是鬼哭狼嚎,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让我们坐等轰动世界的那一刻。谁轰动的,谁就是万世伟人。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