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1日一早,孟繁荔、李桂芳、王燕欣走出了佳木斯看守所的大门。至此,曾令世人瞩目的三位“建三江案”当事人,历经两年的魔难,终于重获自由;而本案的另一位当事人石孟文,却因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仍身陷冤狱。

回首过去两年来,与大家一同走过的这段经历,孟繁荔不禁感慨万千……

……

五、律师不畏强权重获会见权“亲友”法轮功学员闯关进庭相见

建三江案”一审结束后,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的辩护律师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来会见,她们心里感到非常焦急,估计是建三江农垦法院和佳木斯看守所在设置障碍。后来,孟繁荔听到监号管教和号长都在议论说,律师们几次赶过来要求会见,可看守所不让。律师们还打出横幅,要求还律师会见权和辩护权。孟繁荔听到这些消息后,心里很激动。

有一天,提押警察突然来点名要提孟繁荔出去,她想是不是建三江农垦法院又来人了?可到了接见室一看,原来竟是张维玉律师来会见了。张律师激动的说:“见你一面,真不容易呀!”孟繁荔也很激动的说:“张律,见到你,真高兴!”历经风霜雪雨,与律师们在守望相助、患难与共中一同走过,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动,跃然溢于言表。张律师告诉她:为了要回辩护权和会见权,律师们分别去黑龙江、佳木斯、建三江等地各相关部门进行控告、行政覆议,还给中央及省属相关部门人员,用特快专递邮寄出了四百多封控告信。今天,来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时,看守所突然又允许会见了。驻所检察官赔理道歉说:“看守所不允许律师会见当事人,是错误的。”从张律师眉宇间流露出的那种兴奋和喜悦,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律师们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四处奔波、努力付出才得到的,有多么的不易。孟繁荔听到后,心里很感动。

新增援的许付桂律师很负责任,几次来佳木斯看守所会见孟繁荔,听她讲述本案一审第二次非法开庭的情况,详细了解建三江农垦法院都有哪些违法行为,准备去各部门控告。许律师还转告孟繁荔:在正义律师、法轮功学员和社会各界的持续关注、道义声援以及巨大付出下,青龙山洗脑班这个邪恶黑窝终于摘牌解体了。孟繁荔听了真是百感交集。

在最后上诉期限将至之际,许付桂律师来见孟繁荔,因为拍照,被提押警察发现后,把许律师的手机给没收了,警察又强行终止了律师与孟繁荔的会见。回到监室后,孟繁荔就找管教,找看守所所长,找驻所检察官,强烈要求恢复与自己律师的会见。因为上诉期很快就要过去了,看守所这么做,是在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管教就拿来纸笔,让孟繁荔自己写上诉,由她负责交给看守所内勤,再让内勤交上去。过了几天后,看守所驻检隔着监室的铁窗,告诉孟繁荔:“律师再来见时,看守所不会阻拦了。我们一定保障你和律师的会见权。”

在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批准对“建三江案”延长审限三个月之后,北京最高法批准对“建三江案”继续延长审限六个月。

这一切,都是正义律师与法轮功学员、社会各界正义人士共同努力的结果。听后来被绑架到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说,为了阻止中共当局将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秘密送往监狱继续迫害,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们都在以各种方式积极营救。即使在过年期间,大家都不辞劳苦的赶到省里去控告。

2015年5月21日,建三江农垦法院突然开庭,要对“建三江案”宣判。在法庭上,终于见到了久违的法轮功学员,她们以家属的身份,一路闯过多道关卡,走进法庭来旁听,给了她们莫大的鼓励。

第一次非法开庭时,也曾在法庭上见到了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那种来自法轮功学员的鼓励和无私帮助,深深的感动着她们,也激励着她们不断精进。(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