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6年09月01日讯】【热点互动】(1507)首个现役上将落马 习近平大动作:近日据港媒报导,原中共武警总司令、现任中共军队副总参谋长王建平,上周被带走调查,这是习近平反腐风暴落马的第一个现役上将。同时,中共政坛异动频繁,就在8月28、29两天,六个省的第一把手换人,包括云南、新疆、西藏等政治敏感地区,那么,这么一系列大动作意味着什么?习近平在为什么布局?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近日,据港媒报导,原中共武警总司令、现任中国军队副总参谋长王建平,上周被带走调查。这是习近平反腐风暴中落马的第一个现役上将。

中共政坛最近异动频繁,就在8月28、29两日,六个省的一把手换人,包括云南、新疆、西藏等政治敏感地区。这一系列大动作意味着什么?习近平在为什么布局?今晚,我们请两位资深时评人士讨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另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二位好。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南华早报》8月26日报导,中共军队副总参谋长王建平因“违反党纪”,在四川成都被军方检查人员带走,他的妻子和秘书同一天在北京被带走。

报导称,王建平是习近平反腐以来,落马的第一个现役上将。

王建平于2009年到2014年担任武警部队的司令员,当时中共《武警法》规定,武警由中央军委和国务院领导,受各级公安暨政法委的指挥。当时的军委和政法委分别由郭伯雄、徐才厚和周永康掌控。

曾有消息指出,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免职后,3月19日,周永康命令王建平领衔的武警部队包围中南海,试图政变,但是却被胡锦涛的心腹38军挫败。不过,这项消息尚未获得公开证实。

中共66万名武警,是军队以外的“第二武装”。

习近平2012年就任后,2014年就把王建平从武警调往军队。《南华早报》报导称,对他的调查,可能当时就已进行。

到今年的中共两会,武警现任政委披露,将提案在《武警法》中加入“军委主席负责制”,未来可能将由习近平直接掌握指挥权。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讨论的是,习近平反腐风暴中的最新动作。欢迎观众朋友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来电话,发表您的看法或者向嘉宾提问。我想先请问破空,我们看新闻中讲到王建平是第一个落马的现役上将,在他之前的都是退休上将,您认为这件事标志着、反映了什么呢?

陈破空:这是一件突破性事件,具有指标性意义。因为在此之前,习近平在军中反腐、打虎,基本上大家看到都是卸任的,就像前任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有上将军衔;卸任的空军政委田修思落马是上将军衔;前一段时间传闻还有另外两个上将(应该说是比较落实的,《南华早报》和多维网都报导了),前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和前总后勤部长廖锡龙两位上将。

这五位上将加在一起全都是退休的,手中已经没有军权,说是打“死老虎”,现在习近平敢动现役的是第一次。因为现役的军头很难动,手上握有军权,位高权重,随时可能发动兵变或军变。

习近平能够把现役的王建平所谓“副总参部长”、以前的武警部队司令员拿下来,显示习近平进一步掌握了权力,可以强势动他了。早在两年前、2014年,把王建平从武警部队司令员调离就是八个字:“调虎离山,明升暗降”,调为所谓原来的副总参谋长,现在称为所谓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副参谋长,实际就是以前的副总参谋长。

这在文革之后还没有出现过,文革中有副总参部长突然落马,但是文革前、后,按照程序走,副总参谋长没有落马过,这是第一个副总参谋长“马上落马”,显示军中反腐的一大动作。

李天笑:我补充一点。这说明习近平现在对军中的掌控能力大大增强,所有通过这次军改以后,我们看到中国在运动中、调动中,可能被调动的这些人都惶惶不安,包括最近济南军区的参谋长张鸣,刚刚报导他的人大委员被拿掉了。据我查了一下,原来七个军区的参谋长,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履新,其他人都履新担任新的职务了。换句话说,所有其他人情况也是这样,大家都有新的岗位,没有岗位的人可能就是要被拿下来了。

主持人:或者是被调到人大是吗?因为刚才破空讲的“调虎离山”。

李天孝:人大也是一个“临时拘留所”,到时候像张鸣、田修思,在人大里面弄个虚职,最后也被抓。所以说这是习近平打江、治江的能力在军中大大提升。

再有,江泽民保护他的亲信、他提拔起来的这些人的能力大大缩小了,他的这些人被打得七零八落。当时的周永康和后来的郭伯雄、徐才厚,他还可能通过其他人或者传一些话,当然也没什么用;现在基本上他说不上什么话。这是第二。

第三,我觉得这就是说明“清除江派”这事没有停止,而且趋势越来越猛,从退休的一直到现职的,明显指向背后的大老虎──江泽民。

主持人:破空,我想请问,我们看新闻中讲到他跟周永康的关系,还谈到“三一九政变”,您认为他落马的真正原因,是否因为他和周永康、薄熙来有关系?

陈破空:当然,以前王建平是武警部队司令员,武警部队掌握100万人;现在据说是66万人,但实际上杂七杂八至少是100万人,是仅次于解放军的“第二大武力”,而武警在维稳大军里面是第一军,可以说是维稳的首要工具。这个人以前当武警部队总司令就跟周永康关系非常密切,表面上武警部队应该归中央军委和国务院指挥,但是中央军委和国务院只是名义上的,中共内部是看谁掌握实权。

实际上自从成立了综治办就是周永康当综治办主任;自从成立了维稳大军,周永康是政法王,周永康手上集中了无限的权力,他可以调动包括武警在内的公安、政法、公、检、法各种系统的大军,所以维稳大军高达千万,超过当时解放军的编制(二百多万)。武警就有百万之众,是他的第一保镖。

武警参与国家的维稳,镇压人民,王建平追随周永康,也就是追随周永康后面的江泽民参与了大规模镇压人民的活动。包括当时传闻中的“三一九政变”或者是“三一八”令计划公子出事的时候,武警也出动了,中央警卫局也出动了,双向出动,那跟王建平脱不了干系。

当时拿不下王建平是因为他手上军权太重,应该说是暂时放了他一下,但是把他调虎离山和明升暗降挖空了之后,武警重新换人。当时武警部队的司里面就换成了习近平的亲信,从南京军区上去的王宁,后来政委也换成了习近平方面的人。当武警部队掌握在习近平手上,就把武警部队下面原属王建平、周永康、江泽民的人马都拉空了,这个时候才把王建平拿下来,顺理成章。

李天笑:我觉得这里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他是习近平清理军中江派残余人员整体行动的一部分,也包括他跟原来周永康的关系。表面上刚才破空讲了,是军委和国务院,但政法委周永康是实际控制和指挥武警。实际上武警是江泽民的私家军,在这层意义上讲,他是通过“三一九政变”为了要达到一定目的。

但是我们要知道,政变有一个很重要的考虑点,政变失败是要掉脑袋的,换句话说,“发动政变”这件事情,一定是比掉脑袋更重。为什么当时的武警司令王建平要参与这件事?这里边有很深的黑幕。

武警从一开始就是江泽民用来迫害民众、镇压民众的一种方便工具,具有与军队同样的特点,比方说,是现役制,叫战士,跟公安人员是不同的;在装备上有武器,和军队是一样的,编制也一样,执行命令的执行力也跟军队一样,在如此情况下,武警部队具有很多镇压民众的功能。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武警部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单单是看守、关押,还利用武装的秘密性拘押、运送很多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过程中,武警还担任了看守、执枪值勤,而且武警有一整套后勤医院部门,武警医院部门实际上是跟军队一齐参与了活摘,现在出来资料,98%的活摘发生在正常的医疗系统之外,主要包括军队和武警。

我们知道,当时的“魏泽西事件”就发生在武警医院,现在习近平的军改内容就有取消武警部队和军队的“有偿服务”,而有偿服务里面有猫腻,有一项“复杂敏感项目”,我的分析,就是指的“活摘器官”,就是这件事情使得整个武警部队被清洗,包括对王建平的抓捕。我觉得有很深的内幕可供挖掘。

主持人:二位都分析,其实王建平是周永康、江派的人。现在有人说,有第一个现役的就有第二个,下一个可能被指向的目标是江泽民过去的大秘贾廷安。破空,您觉得?

陈破空:这是非常可能,而且是迟早的事情,毫无疑问!为什么呢?贾廷安当时在习近平手下的微博像“学习开始”、“学习小组”和更早的“奉命归国”等都讲了:“看你能不能撑到2017年,看你能不能过了2017年这一关!”就是指向贾廷安。

贾廷安是个什么人呢?贾廷安可以说是江泽民体系的中枢系统、中心人物。我们表面上说,他已经涉及了三个案子。审薄熙来的时候,有一个案子是薄熙来拿了500万在大连给江泽民修别墅,后来江泽民又拨款500万给薄熙来,薄熙来吞进了自己的口袋,国家损失了两个500万;第一个500万是大连市政府出资给江泽民修别墅;另一个500万是江泽民以国家拨款给薄熙来,薄熙来塞进了腰包,等于国家损失了1,000万,这500万就是江泽民通过贾廷安拨给薄熙来的,薄熙来收了。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周永康案”办理过程中,贾廷安被中纪委两次扣住问话,曾经一度不能回家,之后,才在他背后大老的活动下勉强可以回家;周永康案他涉水很深。

第三,涉巨大贪腐案的海军副司令中将王守业与贾廷安都是河南叶县人,贾廷安提拔了王守业,王守业原来搞后勤时,都说是个贪官,贾廷安一手遮天,硬把王守业给提上去。这一次调离新疆的张春贤也是河南人,据说,他们形成了“河南帮”,势力还很庞大,以贾廷安为中心。

这些还是表面上的,实际上真正的水是什么呢?贾廷安是中国军队最大的笑话,贾廷安是有史以来最没有资格当上将的人!为什么这样讲?不要说上将、中将、少将,他连大校、中校、少校都不能当,因为这个人毫无军中履历,没有当过一天兵,没有带过一天兵!

主持人:他还是上将!

陈破空:对!中共建政以来,评元帅、评上将怎么评?带过兵打过仗的可以评
元帅、上将或者是将军。举例讲,“刘邓大军”刘伯承是带兵的,邓小平是政委都没评上元帅;刘伯承评上了,十大元帅里面只有一个政委评上了,就是罗荣桓。至少罗荣桓还带过兵、打过仗,其他的政委都有没评上。回过头来说,将军里面都是带兵打仗的,像粟裕、罗瑞卿等都是带兵打仗的,到了后来邓小平的时代,提将也是带过兵的,比如在越南战场或者中印边界,或者至少是军校的、在军校任职。

但是贾廷安什么也不是,就仅仅因为是江泽民的秘书,仅仅因为是文职官员充当江泽民的马仔,忠心耿耿,就从江泽民的私人秘书调任为军委秘书,江泽民退休之后还继续担任江办的秘书。就这么一个人,2011年被破格摘升为上将,完全是江泽民循私舞弊造成的。

这让我想起文革后的一个笑话。当时四人帮被粉碎、王洪文被拿下,全中国传说一个笑话:王洪文只是一个工人,什么都不是,坐火箭、三级跳升就当了国家副主席,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今天贾廷安的笑话比王洪文还要大。不要说别的军人、别的国家了,就说中国军队或者解放军,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奇闻。

拿下贾廷安,不管在党内、军内、国内都大获民心、得军心、党心。所以我认为贾廷安是肯定要被拿下来。

李天笑:我觉得其它的原因都不是很重要,最主要的是他跟江泽民的关系非常深,1982年,从电子工业部跟着江泽民一直到上海、北京,到中央军委办公室主任、江泽民的秘书等,这期间,他跟曾庆红一样参与了所有江泽民迫害民众、迫害法轮功政策,他都参与。他的罪恶、罪行一定要被追查,这是没有问题的。

第二,他目前还是在总政治部副主任,现在转任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这个单位是管组织和宣传,有关人事调动他也过手、不能决定,但习近平是一定要把他拿下来的,最主要他是江泽民忠心耿耿的亲信、死党。

主持人:谢谢二位。我们接听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黄先生,黄先生您好。

加州黄先生:主持您好。我听闻中国的维稳经费高过军费。有这么回事?!是不是公安、武警那些人用了国家的费用?哪一个国家的维稳经费高过军费的?就问是不是有这个事实?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黄先生。破空,维稳经费谈一谈?

陈破空:简单回答三句话就行了,这是公开的秘密,并不是什么国家机密。维稳费用超过军费,成为天文数字;维稳的人数、维稳大军也超过军队5倍之多;还有,维稳当时的政法王周永康的权力也超过军队任何将军的指挥权。这三件事情是过去十几年中国所发生的非常奇怪的现象,是胡锦涛被架空的原因之一,到了习近平的阶段才重新得到一定程度的扭转。

主持人:大家都很关注这两天有六个省的一把手换人,包括新疆、西藏、云南等地。破空,先谈谈您觉得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陈破空:最大的看点是新疆省张春贤的调离。我首先说一下,有人说“张春贤有个性”、“柔性治疆”。这是天大的误会,实际上这是按照最低标准在行事。说到“张春贤进新疆,互联网很快恢复”,把新疆地区的互联网掐断一年,是对几千万新疆人民最大的伤害!

主持人:这是他在政期间发生的事情。

陈破空:完全是违法,是破坏通讯。任何人去都应该要恢复,这不是什么政绩。他治理新疆主要有三点:主动出击,重拳打击,就地处置。“主动出击”就是维吾尔人不惹事,在想什么、说什么他就去主动打人家;“重拳打击”是过重、超越法律的处置;“就地处置”,完全不讲司法程序。所以根本称不上“柔性治疆”。

张春贤被拿下来实际上是跟周永康有密切的关系。首先,当时王乐泉卸任,明升暗调回到中共政法委当副书记,是周永康保驾,而推荐张春贤接替王乐泉的也是周永康。张春贤为什么跟周永康有联系?由于他的老婆李修平出自中央电视台,而周永康的老婆贾晓晔也来自中央电视台,是广义上的连襟关系。

主持人:对,类似的联系,我们已经听到中共的高官有不少!

陈破空:还有一点,张春贤后来表现出对习中央的不满或不服,比如今年,首先在新疆出了一件事,“无界网”发表公开信,要求习近平辞职,很蹊跷;再有一点,“两会”的时候记者问他:“你支不支持习近平的领导?”他说:“再说吧!”

我们知道,前辽宁市委书记王珉发牢骚,反对习中央,后来被拿下。张春贤是反对习中央,并不是他这个人能不能的问题、做了什么事的问题或硬不硬、软不软的问题;关键应该说是他跟错了人。在这样的体系下,应该张春贤属于江泽民、周永康这条线,所以他的下任而且没有去处,应该是一个重大指标,即便是放到中央担任小职务,也就是像袁纯清那样,收拾下了,监管起来;也可能像王珉那样,先当个人大会科教委副主任,到了一定时候就下马跟查办。

李天笑:这一次最大的特点,张春贤去任以后,陈全国接任,这一对人都很有意思。其实张春贤最大的问题有几点,其一,当初他就是周永康的人、江派系统的人,跟着江派犯罪,除了汉、维关系搞得更紧张以外,他在新疆也是迫害法轮功。整个江派就是迫害法轮功,有血债连系的称为“江派”。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特点。

其二,“十八大”以后,他不松手、不放手,还在干!当然,那一封公开信倒不一定是他搞的,但是他肯定有愿望想利用那封信引起一定的共鸣、共识,是这个问题。这封信是国外搞过去的,他在国内把它放出来了。

再有,张春贤在两会的表态,实际上就是不向习看齐,现在强调的就是习核心、要向习看齐,他的意思就是“我不向你看齐”,那就违反了纪律和规矩,就拿下去了。违规、违纪是现在习近平打虎、打江第二阶段的重要特征。原来是反腐,反腐对中纪委讲起来是比较麻烦,要调查很多东西,有些也搞不清楚;违规、违纪就马上拿下去,拿下去放在那个地方,把他移出,叫“移位调查”。

主持人:李博士,现在有传闻,张春贤会被调为党建领导小组副组长,您认为这是虚职还是有一定的实权?

李天笑:没有什么实权。实际上就是像原来张鸣和田修思被拿到人大当一个虚职,或者像第一轮下去的王儒林、强卫这些人一样,放在那冷藏一阶段。习近平想要把他们拿下去,看时机合适就把他们拿下去了!

主持人:就是冷藏手法!

李天笑:移出中枢权力机构,放在一个临时拘留所不管是人大也好,还是刘云山的党建小组也好,这都保不了他们的,要拿下去还是拿下去。

陈全国也是一大特点,把陈全国提上去实际上表示什么?表示习近平跟李克强的关系很密切,他们的联盟很牢固。因为原来陈全国在河南省当副书记,李克强是书记,现在把他提上去。

主持人:他的副手!

李天笑:现在外面很多人传他们之间有矛盾等等。实际上没有矛盾,就是巩固他们的联盟,向外展示很牢固。李克强在北戴河会议结束第二天,马上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就是落实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

另外,第三次全覆盖的审查现在也开始了,就是要打击那些不作为、乱作为、懒政和惰政的人,这也是配合习近平。所以李克强跟习近平之间完全配合很好,而且王岐山跟习近平现在也配合得很好。这个三角的联盟,或者共同打江的联盟,我觉得是保证习近平最后拿下江泽民非常重要的前提。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两位观众在等候,一位是纽约的宋先生,宋先生请问您还在吗?

纽约宋先生:血债帮在做坏事的时候是分毫无度,什么坏事都敢做,但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时候一到他们一定会遭报!

主持人:谢谢宋先生。下一位是洛杉矶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方菲主播好,李天笑、陈破空二位好。关于这个事,前面的照片拍出来了,人家问:“习近平领导怎么样?”他说:“再说吧!”他这个“再说吧”就是他自己犯了一个不必要的错误。

所以我早就说过,习近平跟前任胡锦涛是不一样的。现役的上将落马,也是算他命不好,碰到习近平这样比较有本事的主席领导,比较清廉的领导。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还有一点时间,我想先请破空谈一谈,我们看到这一系列的大动作,不管是军中反腐还是地方大员、诸侯的调换,在您看来意味着什么?习近平在为什么布局?

陈破空:瞄准两件事情,一是今年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是“十八大”的最后一次全会;再就是明年的“十九大”。通常权力布局是先地方后中央,现在密集的调换大员,一天3省,或者是两天6省,反正一日数省的换人,一是要把江的人换下去;其次把不中意习的人要换走,再把派系不清楚的人实行对调,至少不要形成地方势力。

习近平在巩固。中国有31个省、市、自治区,首先巩固地方权力,在六中全会前把地方底定,六中全会上就能够讨论明年的中央人事大权。所以这时候他出现了紧迫感,他要赶时间,六中全会就会集中在中央人事上,当然在这之前也会形成一些腹案或者定案,到了明年“十九大”,习近平的打算就是能够顺理成章大权在握。

李天笑:我觉得这是习近平最后公开抓捕江泽民的铺垫,或者准备工作。因为在地方来说,要保障稳定,而且这些人进入中央委员会,人事变动以后他们具有达成共识的更大可能性,更稳操胜券。这是一点。

另外,在十八届六中全会上我觉得可能有颠覆之举,可能!因为王岐山刚刚出台“问责制度”,问责条例主要针对的就是江泽民。为什么呢?因为在过去的十多年当中,最重大的失误就是“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

现在习近平逐渐通过劳改制度的废止、宗教改革等方面都在做铺垫工作,在六中全会上,很可能通过现在省部级的人事调整达成共识以后,对江泽民提出问责:你过去做的重大错误决定,导成现在的严重后果,你要对此负责。在党内形成问责以后,在两高20万人的立案就有了法律基础。因为中共的程序是先在党内问责成立,然后移交司法,就可以在司法上立案了。

主持人:不过现在也有观点认为,习近平可能不太会动江泽民,因为现任总书记动前任的,对党内的震动太大。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李天笑:这个我跟您讲,是百分之一百要动他的,因为什么?因为江泽民是整个腐败的总根源。另外的话,习近平跟江泽民是你死我活、生死存亡的关系,“你不动他,功败垂成”,习近平可能会被江泽民搞下去;习近平所有的改革、所有的治国理念都因为江泽民在进行阻碍,他不把江泽民除掉,就没有办法做这件事情。

陈破空:我补充一句。最近江泽民有所谓的“90诞辰”,有人要给他祝寿,还有香港凤凰卫视要给他搞祝生卡通,都受到处理和开除,当时习阵营有一句话:“触动了政治底线就后果自负,甚至可能付出法律责任。”这说明什么呢?在内部已经形成了某种定论或者结论,就是江泽民要被出局、从党和国家领导人除名。在这个情况下来看,习近平什么时候拿下江泽民?我不知道!但是习近平至少把江防得很紧,反正是不会让他再冒出头,他的残余势力要完全清除。

主持人:也许拿下他只是时间问题。

李天笑:对,迟早的问题。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希望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