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澳主流媒体详述中国器官移植: 犯人撑起的巨大产业

【新唐人2016年09月20日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主流媒体,近日关注中共当局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的事实,他们通过详细叙述4名法轮功学员的亲身经历,揭示了中共通过窃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而撑起的中国器官移植巨大产业。

这是纽澳媒体发布报导《中共惩教机构里的极端酷刑》和《法轮功学员因信仰被关“洗脑班”遭酷刑》后的第三份报导,也是该系列报导的最后一则——《中共盗取人体器官的现实》。先将报导全文翻译如下:

警告:内容惊悚

想像一下,如果你被绑架、被带走,未经起诉或定罪就被囚禁在小隔间中长达几个月或几年之久。

在那里,官员们折磨你、强迫你看共产党设计好的洗脑影片,让你认同中共的观点。

还时不时地将你从肮脏拥挤的囚室,拖到一个房间里,也不打招呼,将针扎到你的手臂里,然后将你的血尽可能多地灌满一个个小瓶子。随后监狱当局指示一群吸毒成瘾的罪犯采用暴力手段,强制性采你的尿样,侵犯性地进行医疗程序。

没人对你的尖叫或呼救做出回应,也没有任何解释,这一过程经常发生。

在忍受了数年的残酷折磨之后,你可能会活着出去,也可能被秘密地处决。

还有很大的一种可能,就是外科医生给你注射镇静剂,开始从你身上把器官一个一个的摘除,之后你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但那时你还活着。

政府会说,你就那么消失了,或者你从来没在那呆过。但最大的可能是,他们什么都不说。

与此同时,需要移植器官活命的有钱人到专门修建的医院里索购器官。肾脏、肝脏及其它人体器官选择余地巨大,因为成千上万的人被屠杀、被摘取了器官。对中共政府来说,器官摘取是非常赚钱的生意。

这是成千上万中国公民的现实,据报道,在过去近20年里,他们一直因器官摘取而被迫接受强制性的医疗检查。

多方报道证实,中国共产党继续在全国的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中,对政治犯实施侵犯人权的暴行。

在共产党的政权下,没有人是安全的,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修炼信仰——法轮功修炼者,是被打击的主要目标。

中共政府于1999年镇压法轮功,自此一直无情地迫害、折磨、杀戮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关进“黑监狱”——即中共建立的不经起诉或定罪等程序,直接将公民在劳教所和拘留中心的一种不受法律约束的网络。

“没有禁止活摘器官的正式法律”

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对“关于中共政府认可的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的报告”进行了系统的研究。

反对强摘器官医生组织澳大利亚发言人索菲娅·布莱丝金(Sophia Bryskine)说,该组织“特别关注中国,因为中国不同于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在中国,仍然大规模地在国家认可的层面发生著系统性强摘器官行为。

布莱丝金说,没有正式的法律禁止这种行为。事实上,(中共)1984年的条款仍然允许将死刑犯作为器官捐献者,尽管该行为违反所有国际准则。

布莱丝金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就此问题向中共施压。

她说:“这就好像在说,我们会逐渐停止杀人——这是不可接受的。中共并没有承认,为了器官一直在杀害良心犯,他们衹是说,他们停止了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

布莱丝金说,很多在押人员甚至没有经过法律程序。中共的法律系统太腐败了。这种状况必须停止。

美国知名伦理学家、纽约大学医学伦理学部创始人及主管阿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提供了他对中共器官摘取问题的观察。

他说:“在美国或欧洲,你必须先死掉才能成为器官捐献者,而在中国,他们(为了器官)把你弄死。”

数位定居澳洲的中国难民对澳洲新闻网表示,全世界都需要站出来,谴责中共对中国人的迫害以及侵犯人权的暴行。

“只有当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才相信”

现年36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金涛(Jintao Liu,音译),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可能很难相信,政府正在大规模地实施器官摘取,因为他以前也有同感。

2006年,刘金涛在未经起诉或定罪的情况下,因为精神信仰被逮捕并被关押了两年多。刘先生说,他长期被关押在北京几家看守所和劳教所,遭受酷刑和凌辱。

刘金涛在接受澳洲新闻网采访时说,他记得当监狱当局对他和其他囚犯进行明显的健康检查时,他感到很困惑,因为他们根本就视人命如草芥。

“我被放进一个关押毒犯的房间。”他说,“他们打我的时候,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手段——他们把我按倒在地,对着我的后背拳打脚腿……当时一个年老的毒犯走进房间,提醒他们打我的时候不要损害我的器官。”

刘金涛很快意识到,事情远比他想像中可能发生的更可怕。

他说:“我听说过有关活摘器官的事情,尽管我正处于被拘禁和殴打中,但起初我还是认为这种行为太惨烈而难以相信。”

“从感情上讲,我想也许那些叫嚣不要弄伤我器官的人们只是不想让我死。然后,我的逻辑告诉我,为什么这些人要关心我的生命呢?”

“他们为什么不说‘不要伤害这个人’,而是‘不要伤害他的器官’。我只是觉得奇怪,他们关心的是我的器官,而不是我这个人。”

但刘先生说,他是幸运者之一,中共很多政治犯根本不会活着出来。他说,他的一些政治犯朋友们被狱警拉出号房,再也没有回来。

“医生们都在沉默”

现年66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凤英,被反复进行强制医疗测试后,以为自己会因为器官而被杀掉。

2013年,张凤英因在北京一家市场外派发法轮功传单被抓捕和监禁。她曾被关在数家看守所和劳教所里。在被关押期间,她和其他数百名犯人一起,多次在医疗程序中被检查身体,据称,目的是为了评估他们器官被零售的可行性。

张凤英在接受澳洲新闻网采访时说,她被强迫从她的胳膊和耳垂采血样。

她说,她问过医生们,他们为什么采她的血,但他们从来没回答过。

她还被迫提供尿样,做X光检查和心电图。她说,她曾随同大约100名被拘留者一起被驱赶到一辆面包车处,被强迫接受更多测试。张说,在2014年被释放之前,她以为自己会在外科医生的桌子上死掉。

前政治犯张凤英,在接受强迫性医疗检查之后,她以为自己会因为器官而被杀掉。

目前中共对器官摘取的立场是什么?

在国际社会施加压力后,2014年,中共正式禁止了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宣布将改为以自愿捐献为基础的体制。

但据广泛了解,中共政府继续大规模杀戮无辜民众,目的是将他们的器官用于移植。

发表在《美国移植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强调了官方公布的移植案例和中国移植基础设施“急剧膨胀”之间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差异” 。

今年6月发布、由加拿大前政治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以及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撰写的另一项确凿的报告表明,中国实施的器官移植案例超过政府透露的官方数字10倍以上。

麦塔斯在声明中说:“(共产党)称,每年的合法移植总数约为1万例,但我们只要考查2、3个最大的医院,其移植总数就能轻松地超过中共官方的数字。”

该报告估算,中国各医院每年有6~10万个器官被移植。

据报道,未经政府公布的数万例器官移植,来源于被处决的政治犯,他们因宗教或政治信仰原因被关押。

报告中说:“差异的增加使我们得出结论,一直以来因器官被屠杀的法轮功学员数量远远超过我们最初的估算。”

“最终结论是,中国共产党为了获得移植所需要的器官,一直在对无辜民众,主要是以精神运动为基础的法轮功学员,以及维吾尔族、藏族及家庭教会成员进行大规模屠杀。

作者们断定,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接受医疗检查,之后他们的检查结果被放进活体器官来源资料库,因此能够迅速做到器官匹配。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有“严格的法律和法规”。

她在今年年初表示:“至于证词和发布的报告,我想说的是,关于在中国发生的强迫摘取器官的传闻纯属虚构,毫无根据——他们没有任何事实基础。”

澳洲新闻网无法联系到负责监督中国器官捐献的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进行评论。

2005年,中共官员承认,他们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同时承诺将改变这种做法。

五年后,中国器官捐献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对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表示,超过90%以上的移植器官仍然来自于死刑犯。

中共政府曾多次拒绝透露每年处决的人数。

在国际特赦组织2015年死刑判决和执行报告中,中共被评为世界上最大的刽子手。

人权组织在今年4月发布的年度报告中说,根据中共已经处决的人数获得一个确切的数字是不可能的,但相信这个数字是数千个,超过全球所有其它国家的总和。

2014年中共也被评为全球的头号刽子手,国际特赦组织估计中共杀害的数字至少是1000 人,这还是一个保守的数字,该组织相信实际数字要高得多。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自政府1999年对法轮功发动镇压以来,“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任意拘留”。

系列之一:纽澳主流媒体详述中国监狱酷刑 不止没有人性
系列之三:纽澳主流媒体详述中国器官移植: 犯人撑起的巨大产业

澳洲新闻网的报导: The reality of human 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


纽澳主流媒体通过详细叙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的亲身经历,揭幕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澳洲新闻网网页截图)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