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7月令计划被判无期徒刑后,9月18日,令计划二哥、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被提起公诉。据目前最新消息,有香港《争鸣》杂志10月号刊文,披露了令政策案的部分内情。

刊文指,据令政策供称,令计划曾两度写信求见胡锦涛,但未获胡方面的任何回应。除此,令政策最后松口承认曾与令计划商讨兄弟子女举家外逃的决定。

据令政策交代,他们最后拟定了5种不同形式和管道的出逃方案,在那一次的密会,时间是2014年中国新年期间,地点是全聚德聚餐时。至于何候开始举家外逃筹划?令政策供述,初步决定举家外逃的那次密会,时间是2013年底,地点正是天津市委招待所。

对此,难免惹猜想,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知情不知情?甚或主动提供令计划兄弟在市委招待所密会?

虽然令计划、令政策二人终没能出逃成功,不过令完成却顺利逃往美国,时间约在2015年3月。同样,令完成能出逃成功所借助的外力是否含盖孙春兰,不得而知。但当年9月,孙春兰曾经“放生”一人,即中民投董事局主席、原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

董文标因涉嫌当局正在调查的前央行行长戴相龙案,而被列入边控名单。2015年9月26日试图出境时,在首都机场被拦。据报导,董文标当时求助两名政治局委员,之一是孙春兰。孙春兰方面,是透过并以全国工商联名义出面担保后,出入境管理局被迫放行。

就这样,被中纪委列为边控对象的董文标,大摇大摆登上飞机飞往日本。不过,董文标后来还是回国,并且重新站队,由中民投集团在宁夏银川的县村推动“光伏、就业、金融”等异业结盟的扶贫组合方式,积级响应当局的“精准扶贫”。

而出逃美国的令完成,至今滞留不归,还与当局讨价还价。

令计划涉受贿、窃密等被囚终身,但其案情不仅止于此。在郭伯雄案未正式公告之前,令计划还与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被外界称为“新四人帮”,而这一名词意味政变。

令计划在2012年由中办实权高位调任统战部时,就有断言他出大事。现在看来,2014年12月30日,官方公布消息称,孙春兰不再兼任天津市委书记,接任统战部部长,虽然从地方到中央,焉知不是明升暗降。

所以9月初,有海外中文媒体称孙春兰分管统战重要无比,有机会在十九大更上一层楼。就算不论性别,孙春兰在十九大不仅入局之说也可以排除,若与令计划案有牵扯,她可能还要担心是否安全着陆。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