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04日讯】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逃”坠机身亡,震惊全国。事发后,周恩来表现异常。据周恩来专机驾驶员张瑞霭回忆,林彪事件后,周恩来第一次坐飞机时,惊慌失措,一反常态的反复追问:“飞机检查了吗?试飞过吗?你们都是党员吗?”周的反常举动,揭示出一些不为人知的惊人内幕。

上世纪70年代初,中国发生了林彪“九•一三”事件,这一事件极大地震动了中共政坛。中共对该事件的定性是“林彪和平过渡未果,阴谋政变未遂,叛国投敌,自取灭亡”。时至今日,“九•一三”事件的谜团仍然没有被完全揭开。

周恩来对坐飞机“被叛国”过敏

据说,“九•一三”事件后,时任中共总理的周恩来有几次反常的举动。周恩来专机驾驶员张瑞霭回忆:“10月10日,衣索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来访,他们接到了专机任务,以往起飞前,由机长向周恩来报告航线、时间、天气、机况后,他握握手,问候一声就放心地上飞机了。”

这次却与以往不同,张瑞霭报告完后,周一反常态的反复追问:“飞机检查了吗?试飞过吗?你们都是党员吗?”

当飞机飞越长江时,张瑞霭报告周恩来要飞过长江了。周半信半疑的说,“是吗?我怎么没看见长江呢?”

当周找到下面宽阔的长江入海那一段后,左看右看觉得不放心:“瑞霭呀,这是长江吗?我看不像呀。”

张瑞霭忙把地图递给周:“总理,是长江,没错。”他拿着图和张对了半天,才放心地点了点头。

“我飞了这么多年专机,头一次见到总理这么谨小慎微,这么多疑。”张瑞霭回忆道。

有人用“过敏学说”来解释周恩来“九•一三”后第一次坐飞机时的恐惧,很有道理的。周的“过敏”是一种不同于常人的“特殊过敏”,周不对“被导弹打下来,飞机没油自己掉下来,被毒死、被枪打死、被车撞死”产生“过敏反应”,而是对飞机的飞行方向担心,对机组人员不信任,对坐飞机“被叛国”过敏。

而且周以前坐飞机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些,自“‘九•一三’叛逃事件”发生后,周才出现上述过敏反应。

分析认为,如果林彪事件是像官方所说的那样,是因为搭乘专机的林彪故意叛逃的结果,那么周恩来就不会出现这种担心。

因为只要周本人不主动故意叛逃,他有什么理由担心专机会飞错方向,而导致“被叛逃”的下场呢?

分析起来,原因无非有三:一,周是此次“被叛变”事件的谋划者、或执行者、或至少是参与者,了解内情。二,周不是“被叛变”事件的参与者,但他是知情者,了解内情。三,周既不是参与者也不是知情者。但是,周根据自己看到的种种现象,以他的经验以及对老毛身边诸多人物的了解,判定林彪是“被叛逃”的。

这些很可能是导致“九•一三”后周恩来第一次坐飞机“触景生情”,出现反常表现,生怕自己也“被叛逃”,落得和林彪一样的下场。

林彪死后 周恩来嚎啕大哭

事实上,林彪事件发生后,周恩来已数次表现出异常举动。前周恩来生平研究小组组长高文谦在对纪登奎的采访笔记中透露:

“九•一三”事件后的一天,当时协助国务院业务组的李先念和纪登奎前往周恩来办公室向他汇报一些事情,只见周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显得心事重重。

于是两人前去好言劝慰。开始周恩来静静听着,一言不发。后来,当纪登奎说到“林彪已经自我爆炸了,现在应该高兴才是,今后可以好好抓一下国家的经济建设了”时,周恩来开始默默流泪,随后渐渐哭出声来,接着就嚎啕大哭起来,期间曾几度哽咽失声。

最后周慢慢平静下来,好半天才吐出一句令人费解的话,“你们不明白,事情不那么简单,还没有完……”至于下文,他再也不肯说了。

周为什么会伤心大哭?有分析认为,如果林确如官方所说,是个“大坏蛋”,周不可能为他的死感到悲痛。除非林彪与官方宣传完全相反,且与周恩来关系很好,又是被陷害而死,周才可能为林之死悲痛。周感到兔死狐悲的凄惨,真情流露。

周痛哭之后说的那句话,也颇令人深思:“你们不明白,事情不那么简单,还没有完……”。有分析认为,“还没有完”最有可能是指害死林彪的人,还会继续整人,而且下一个很可能轮到周本人的头上。那么整死林彪的人是谁,就不难想像了。

据说,周恩来回家便把自己与林彪一家的大量合影全都烧了。果然,“批林批孔”很快就转为“批周公”,周的预感应验了。

周恩来称“不要在我脸上打上叉叉”

1975年7月1日,周恩来带病和来访的泰国总理克立•巴莫签署了中泰两国建交公报。送走客人后,由乔冠华出面,请求周与大家合影留念。

于是,在场的人员都围过来,在周的身边站成两排。就在摄影师要按下快门之际,周令人心颤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这是最后一次同你们合影。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在我脸上打上叉叉。”原本喜悦的气氛顿时冷却下来,在场的人个个心头都像坠上铅块似的。

有评论认为,周恩来说这句话,表明他已料到,自己会被打倒。

“九•一三”事件一大疑点

令人蹊跷的是,“九•一三”事件后,成百上千的人因此前执行了林彪的正常指示,而被打成了“死党”,而处心积虑、主动积极执行林彪“叛国”指示的专机机长潘景寅却被定为“好人”。

据当时被潘甩下地的副机长康廷梓回忆,潘当时的举动完全是一种主动行为。因为之前林彪的“死党”李作鹏向机场传达了周恩来的命令:不能让256号起飞,吴法宪甚至还直接打电话给潘景寅,命令潘要绝对忠于毛泽东,“不管什么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飞。”

在这种情况下,潘景寅却一反常态,当晚没有去睡觉,而是有意在等什么人的电话。果然在当晚12点05分,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

接到这个电话后,潘景寅在有足够时间的情况下,却不去叫醒睡在隔壁、绝对不可缺少的副驾驶和领航员,也不让机械师和值班室主任去叫,而是甩下他们,自己强行起飞了。

用康廷梓的话说,潘是故意违反三叉戟必须两人同时驾驶的规程,“巧妙地策划着机组走留的分解局面”,策划得那么“精心、准确、滴水不漏”。

分析认为,潘当时甩下副驾驶和领航员,显然是故意置飞机于死地,是别有用心的,这种自杀式的命令不可能来自林彪。

根据中共的规矩,林彪、周恩来等人的警卫员、汽车司机和专机驾驶员都是有组织管理的,他们通常负有特殊使命。

粉碎“四人帮”逮捕江青等人时,中央警卫局就事先通知了江青等人的警卫员,要他们配合行动。

同样,毛要对周恩来、林彪有所动作,一定会事先通知他们的警卫员、专机驾驶员等,要他们配合。这也是潘景寅等人没有被定为林彪死党,而是享受“好人”待遇的原因。由此可见,林彪叛逃事件的主谋究竟是谁,也就不言而喻了。

(责任编辑:唐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