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0月05日讯】大陆内部文件记载,土改中为了“挖出浮财”,“积极分子”们用热油浇女地主脊背,当众脱地主女儿的衣服;为了制造恐怖,逼地主生吃死人脑髓。而这些恶行只是全国土改运动中的小小片段。

日前,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谭松,因多年坚持调查土改血泪史被校方开除。半个多世纪前的那场政治运动再次引起人们关注。

据中共川北区党委1951年编印的《川北区第二次土地改革会议参考文件》记载:

“热油烧女地主脊背之后,群众也学会了,斗争张兴全小女人时,用油烧脱了皮,拿出白洋二十六元、毯子一床、衣服十四件。召集地主训话时,群众问杨秀干的女人用什么赔损失,她说‘用血赔’,群众气愤也用油烧,如此先后用热油共烧过四个。

“还有以脱地主大姑娘上衣来威胁地主的,如斗争地主林国宝时,即脱了其十六岁女儿的上衣,她母亲马上交出白洋六元、人民币三十三万。又一次斗争会上,脱地主侯秦氏十九岁女儿的上衣,刚解开两个扣子,她母亲马上交出两个麻布、打了四十万人民币的欠条。谢蔡氏的十九岁女儿,也是解了扣子便答应挖坟,挖出金戒指一个。

“三月下旬人民法庭公审枪决不法地主与反革命份子,是采取审一个杀一个的办法。枪毙后,自卫队把死人的血,给地主脸上抹,当天就陆续抹了一百多人,有的给地主吃死人脑髓,如地主王近山与一个尼姑,就是如此。审判毕,在刑场上放下八仙桌,叫所有地主都跪在死人周围,由审判长站在桌上举行刑场讲话。”

港媒《争鸣》2015年文章称,热油浇,抹死人血,逼吃死人脑髓,这不是惊悚片的场景,也不恐怖小说的情节,而是真实的发生在1950年代初,那些所谓“历史学家”和“毛粉”们怀念的“建国初期黄金时代”。

乡绅地主和妻子女儿们惊恐地倦缩一角,号称贫农的流氓痞子们频施咸猪手,奸淫掳掠,强取豪夺,肆意杀戮,无所不为……这正是那场“农民翻身斗地主”、实现“耕者有其田”的政治运动的真实写照。

而共产党内部文件中,对这些非人恶行的定性只是“发动群众和斗争的偏差”,但从来没有否定土改本身。

2015年,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宋永毅教授主编的《中国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运动数据库——从土地改革到公私合营,一九四九——一九五六》,在哈佛大学出版。上述大陆内部文献记载的恐怖情节,只是这个庞大数据库中的冰山一角。

这部包含九千零八十九篇原始历史文献的数据库,把1949到1956年间在中国上演的四十多种政治运动展现无遗。从中可以看到,一场场绵延不绝的人祸,如何把几千年的文明精华摧残殆尽;一个号称建立“人间天堂”的恶魔,如何打造了一个“人间地狱”。

正是靠着土改、合作化运动和所谓“公私合营”,共产党政府成功的掠夺了农民的土地和企业家的财产,垄断了中国人所有的生活资料,从此开始大规模的践踏人权,攻心奴化,把大陆打造成一个巨大的奴隶集中营。

(记者和穆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