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1月21日讯】1950年中共在全国掀起了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声称要镇压匪首、特务、反动会道门头子等,但全国真有那么大量的特务反革命吗?实际上受到镇压的是什么人呢?今天继续来看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丁抒的分析。

1950年7月23号,中共政务院和最高法院颁布《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声称要对:“一切手持武器、聚众叛乱的匪众”,“以反革命为目的杀人,破坏工矿仓库交通”以及“偷窃国家机密,煽动反政府”等等的匪特份子和惯匪,包括窝藏者,处以长期徒刑或死刑。

然而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学院教授丁抒指出,实际上中共实施的完全不是对“反革命份子”的“镇压”。百分之九十几的被“镇压”者没有“手持武器、聚众叛乱”,没有“破坏工矿仓库交通”,没有“偷窃国家机密”,也就是没有任何“反革命活动”。

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学院教授丁抒:“镇反当中被处决杀掉的国民党将军就有两百多人,他们几乎全部是中国八年抗战的名将,中国的民族英雄。而且没有一个是‘手持武器、聚众叛乱’的。上海市1951年枪决的三千个所谓‘反革命’,几乎都是没有从事任何‘反革命活动’的。”

既然没有任何“反革命”事实,为什么大量的人会被当作所谓的反革命杀害?

丁抒:“按毛泽东本人的说法,镇反中他杀的是‘小蒋介石’。毛泽东说:大蒋介石不来,来的话,我还要欢迎,一天给他吃四两肉,恐怕还不行,就是还要更多一些。但是小蒋介石不杀不能平民愤。所以把小蒋介石杀了,就把祸根取掉了。”

由于对刚夺到手的政权充满不安,中共将大批所谓的“小蒋介石”作为隐患根除。尽管毛泽东1951年4月2号批示,镇反“不能将小偷,吸毒犯,普通地主,普通国民党党团员,普通国民党军官也包括在内”。但实际上,大量投共的国民党人员被杀。

例如1949年底在四川金堂起兵投共的原国民政府第三兵团,经过整编后加入共军第六十军。这支湖北的部队,将领大多是抗日英雄,参加过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常德会战。

丁抒:“其中的中将副司令彭旷高,投诚以后担任中共解放军西南军区的高参。另一位中将副司令曹勖,起义后但任解放军第二高级步兵学校的教员。还有一个少将副军长曾宪成,到西南军区军政学校学习。按照中共对起义官兵许诺‘既往不咎’的政策,他们根本不是镇压对象。可是他们都被按上‘反革命’罪,被解压到湖北的原籍处决。”

另外,镇反中被杀的还有很多帮助过中共的人。

丁抒:“可以举个例子就是四川大学教授罗广瀛。罗广瀛1949年底冒着危险到他的堂弟、国民党第七编练司令官罗广文的司令部去策动他率部起义,他的策动成功,罗广文就投向了共产党。但是到镇反的时候中共就不管这段历史了,把罗广瀛定为‘反革命’处决了、镇压掉了。”

甚至连中共植入国民党的“自己人”也被当作特务处决。例如著名作家朱自清的儿子朱迈先。他1936年高中时就秘密加入中共。1938年根据中共提出的“到友军中去,到敌人后方去”的工作方针,经长江局批准,集体参加了国民革命军三十一军。1949年底朱迈先曾代表桂北国民党军政人员,与中共联系投共事宜。但在镇反中,湖南新宁法院以“匪特”罪,将33岁的朱迈先枪决。

丁抒教授指出,当时国民党留下的潜伏特务,或武装反抗者不能说完全不存在。但被当作“特务”抓捕的人绝大多数不是特务。镇反中“杀、关、管”消灭了四百万“小蒋介石”,连家属都不敢为他们哭。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同一个时期,有一千多名日本战犯被关押。可是他们几乎全部被分批释放,只有几十名被判处有期徒刑,判死刑的一个都没有。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