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2月06日讯】在共产党国家的百年历史中,在大规模迫害平民与杀戮的同时,也都伴随着“杀戮精神”的思想改造运动。这种改造的目的和影响又是什么呢?九评编辑部最新著作《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对此进行了深刻阐述。

“仇恨入心要发芽。”

从样板戏,到教科书。从文艺演出,到新闻节目。中共对百姓的思想改造,关键词就是无神论,仇恨,斗争。

(前共产阵营)立陶宛前总统Vytautas Landsbergis:“共产主义就是在人民中散播仇恨﹑无神论和对抗,让人们卷入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是最邪恶的灌输。”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第四章,聚焦共产党对中国人的“强力洗脑、颠倒善恶”。

中国传统文化,延续千年,百姓敬天信神,信奉“仁义礼智信”等传统价值观。

但中共对百姓宣称,没有神佛,没有普世价值,即使人本能的恻隐之心也要分对象,对阶级敌人越残忍才越能表现阶级立场。

仲维光:“共产党深深知道,它的两个主要敌手,一个是宗教信仰,一个是人性。在过去的传统中,人们或以宗教以敬神,或者是以伦理以人性,作为自己主要崇拜和敬畏对象。而所有这些,都会构成对共产党一党专制极权的不相容。共产党反对这些的时候,采取的手段,很重要之一就是控制人们的精神。”

1949年,中共夺权后,立刻开始对知识份子进行“思想改造”,到1952年,全国91%的高校员工和80%的大学生,被迫接受了无神论和斗争思想灌输,还被迫进行思想表态。

同一时期,中共开始批判行乞兴学的武训,批判为农民陈情的梁漱溟,批判民国国学大师胡适,还发起“反右”运动,批斗上百万知识份子。

仲维光:“它控制人们的思想有两种手段,一个是对于任何异议声音彻底的镇压。任何发自中国传统社会的,发自中国有良知有人性的人的不同声音,共产党全都彻底不断镇压下去了。”

一方面打压文化菁英,另一方面,中共通过文艺、宣传、教育等形式,对普通百姓进行几十年如一日的党文化灌输。例如灌输“永远跟党走”“谁反党谁就是阶级敌人”。

仲维光:“另一个手段,就是用一种愚昧教育,让人们的思想越来越简单、越来越萎缩,让任何能思维的人的技能,都产生一种退化和萎缩。”

如今在中国,受党文化教育的人们,面对党欺压民众的不公现象时,也许开始会浮现人性的恻隐之心;但随即,党文化思维就会告诉自己“那是党的阶级敌人”。一切不公,似乎就变得理所当然。

仲维光:“共产党严密控制人们的思维,从各方面不断宣扬它们的谎言,目的就是扼杀人性,让人性萎缩。”

思想被改造的民众,成为中共政治运动的螺丝钉。土改打倒了地主乡绅阶层;三反五反时打倒了民营资本家,反右打倒知识份子等等。

但共产主义宣称的目标,所谓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最终达到消灭阶级”的目标实现了吗?工人农民的权益改善了吗?

1950年底千万农民因中共错误的经济政策饿死;1990年代3000万工人失业;如今,共产党成为新的特权阶级,工人和农民的社会地位却依然最低。

曾建元:“最后共产党员就以国家的名义,将社会的公共资产,以国家的名义,纳为私人来支配。”

唐靖远:“这个过程事实上证明,共产党并不是什么“为劳苦大众谋福利”,而是它们利用来夺权、毁灭文化与道德、最终葬送人类的工具。”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正在大纪元网站连载,请关注我们的后续报导。

新唐人记者林澜纽约报导

相关链接: 【禁闻】中共执政密码 学者:“暴力加谎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