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1日讯】长达1400多公里的中朝边境线上,中方最突出醒目的一角就是吉林省白山市长白县。长白县是中国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县。多数居民沿江聚居,冬天穿过结冰的江面,一两分钟就可到达朝鲜。有媒体记录了这个小县城对朝鲜核泄露下的恐惧。

长白县是全中国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县。多数居民沿江聚居,县内国境线即鸭绿江上游,总长260多公里,并与朝鲜的第三大城市惠州市隔江相望,局部江水最深处才及腰身,到了冬天,穿过结冰的江面,一两分钟就可跨到另一国度。

从2006年第一次核试验至今,朝鲜已经在咸镜北道吉州郡一带举行了6次核试验。

近三次的核试验,长白县距离最近的核爆所在地——丰溪里核试验场仅有约100公里,是距离朝鲜核爆最近的中国县城。

每次朝鲜核爆炸引发的震动,都会给这座小城带来惊惶。2016年9月9日早上,中国地震台网消息称,朝鲜发生5.0级地震,震源深度0千米。

长白县内不是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地震,有的居民躺在床上,感觉突然“地动山摇”;有的人在开车,压根儿就没察觉。

但在长白县乃至白山市等多个中朝边境城市的百度贴吧,还是第一时间炸了锅,众多网友纷纷发帖询问是否地震了。

中朝边境的人们也反应不一。距离核爆地点大约200公里外,人口比长白县密集得多的延吉市,新兴小学的师生撤离到操场避险。2016年1月,朝鲜第4次进行氢弹试验后造成4.9级地震,延吉市一所高中的操场出现裂纹,中断了学生的考试。

长白县多所学校的师生反应也很明显。长白县东北方向的马鹿沟镇小学正值课间休息,校安全办主任王雪梅感觉到强烈震感。起先她发现电脑在摇晃,随后听到校长吹响了地震警哨:三长一短的哨声。

基于之前的防震演练,全校200多名师生紧急疏散,半分钟内聚集到了操场上。

孩子们以手护头,在操场上蹲坐了40多分钟。等接到县里教育局的电话,确认了朝鲜核爆、地震余震的警报解除,师生们才又安心回到教学楼上课。

核爆引发的地震并未对整个县城造成明显破坏,也没有谁听闻建筑因此受损。十年间经历了6次核爆,长白县的人们早就积累了经验,只是谁都没想到,近三次核试验隔得这么近。

愈加频繁的朝鲜核试验,给当地人带来了心理冲击,并开启边民对朝鲜政权的质疑。

最让长白县居民担心的是,地震是否会诱发长白山火山的喷发。火山活动复杂,没有谁敢打包票。一旦长白山这座休眠火山被唤醒喷发,20亿吨天池水喷涌,其后果将不仅仅波及到长白县。喷发后,岩浆流、洪水将造成东北亚部分地区末日景象。

相比火山喷发,长白县里从民间到政府真正担心的还有核爆引发辐射。

马鹿沟镇小学的王雪梅说,自己倒不害怕核爆引发的地震,“就那么几秒”,她起初还以为是谁又在山里头放炮采石了,但她不明白的是,朝鲜为什么要不断搞核试验,“辐射我们老百姓都很害怕,为什么其他国家就管不了它?”

中国环保部在核爆以后照例启动了应急预案,并派出了辐射监测队伍。如今数十个监测站点覆盖中朝边境,但每次核爆后环保部门给出的结论均为“未见异常”,但部分长白县居民半信半疑。

苏联切尔诺贝利和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是前车之鉴,长白县人在这件事上紧绷着一根弦。

当地政府研究过朝鲜核泄漏的影响。如果该地区的核设施遭到攻击或发生意外泄漏突发事故,在特定气象条件下,其大量的放射性污染物将毋庸置疑地越境迁移长白县,对县境地区居民的身体健康造成的放射性危害不可估量。

对核辐射的担忧不仅基于朝鲜的核实验,更是针对局势不稳定的情况下,朝鲜边境地区广泛分布的实验性发电核反应堆、多个铀矿和铀冶炼厂等核设施发生意外。

然而,并非所有当地人都了解核辐射的风险。根据疾控部门的调查,长白地区居民对核辐射及朝鲜核试验的认知程度较低。2011年,吉林大学硕士研究生汪传文调查了当地居民对核辐射危险的认知,近75%的老人没想过核试验是否会影响身体健康的问题。

像中国其他县级城镇一样,长白县的农村普遍呈空心化,留下来的老人历经艰难世事,自然灾害、饥荒、贫穷,什么苦头都吃过。很多老人承认,即便有核辐射也无能为力,“交给国家就好”。

朝鲜在11月29日发射一枚火星-15新型洲际弹道导弹之后,消息称,朝鲜正在着手准备第7次核试爆,将是史上威力最强的一次试验。

12月6日,位于中朝边境的吉林省官媒突然以整版的篇幅,介绍了核武器的五种杀伤破坏因素以及如何进行防护,“以求生存机会”的原则和方法。

随后,移动通讯长白分公司又流传出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位于中朝边境的长白县五处正在设置朝鲜难民安置点,该公司将进行前期的通讯系统设置。

这些措施被认为是应对战争爆发后,防范朝鲜的核泄露和朝鲜难民大举涌入。外界猜测,这些预示着朝鲜半岛局势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