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8日讯】美国人权组织揭露,中共正在搜集新疆人DNA和血型等生物数据。专家、维权人士和维吾尔协会都指,中共此举背后隐藏着极其邪恶的目的。

中共以“体检”为名全员采集新疆人DNA

12月13日,总部位于纽约的非政府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新闻稿中披露,新疆阿克苏地区人口服务管理和实名制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7月印发《全区人口精准登记核实工作指南》(简称《工作指南》)。其中规定,当地新疆人不同型态的生物特征由不同机关负责搜集。

三维成像、指纹、声纹、虹膜扫描等生物信息,由党政官员组成联合工作队,以入户采集或设立固定采集点集中采集等方式采集,同时查核户口信息。

而DNA和血型信息,由各地卫生计生部门负责,通过“全民健康体检工程”进行采集。

但这一体检工程的官方文件和有关官媒报导中,都没有列明DNA是检验项目之一。

据新华社11月初的报导,将近1,900万人在2017年已经参加了“全民体检”。

《工作指南》要求,采集对象为该地区12至65岁的人群,但对“重点人员和需要关注人员及其近亲属”,则不受年龄限制,需要“全员采集”。

另外,已经移居中国其它地方的新疆人,也被要求向地方当局提供他们的生物学特征样本。

前所未闻 邪恶目的“不可告人”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说,“这种针对所有的人的包括DNA在内的强制性生物学特许证资料库设立是对国际人权准则的粗暴侵犯。这种做法是以免费保险项目的名义秘密推行,尤其令人不安。”

中共卫生部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向《大纪元》表示,中共在体检中大规模采集人体高度敏感性的DNA和血型信息,无形中增加了很大的卫生开支,“大面积地扫描,世界上前所未有,闻所未闻。”陈秉中认为,中共这样做让人怀疑有不可告人的动机。

在美国的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特别是隐蔽的进行采集,这就说明中共想掩盖什么,而掩盖就说明存有阴险邪恶的目的。“这就不仅仅是人权的问题了,这是一个民族的生存问题了。”

据伊利夏提分析,中共搜集居民的DNA数据有三个目的。

一是达到对每个维吾尔人进行控制。他说:“一旦有了他们的生理数据,那么找到一个人,不管他在什么地方进入边界,或走出边界,那对中共来说就易如反掌。”

二是把维吾尔人整个民族当成中共器官移植的备用库。“近期在新疆喀什的飞机场开通器官绿色通道,如果器官的来源不是很多,它怎么可以在一个机场开设绿色通道,这说明这个地方的器官源是非常充足的,而喀什是维吾尔人居住最大(多)的地方。”

三是采集血样以备制造生物武器。他说,中共政权一直把维吾尔人当成是敌人,要么彻底同化,要么就消灭,所以,中共很可能针对维吾尔人传播一些他们无法抵抗的疾病,进行种族大屠杀。

胡佳:中共在新疆“磨刀”

据“人权观察”记录,新疆公安厅曾于2016年9月公开标购DNA定序仪,显见其正构建大型基础设备,以便通过分析DNA样本,将大量人员建档管理。

而“人权观察”今年5月份的记录显示,中共公安机关已建成可搜索性的全国性DNA资料库,录有逾4千万人的资料,包括异议人士和流动人员。DNA资料库让公安机关不仅可以搜寻特定人士,亦可找出其亲族成员。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大纪元》说,以前这是中共对犯罪嫌疑人的措施,现在已经用到整个维吾尔民族身上。这种措施对新疆人运用之后,肯定会用于藏族人,包括青海、四川、甘肃南部及云南西北部的藏族人,也会用在汉族人身上。“新疆是一个磨刀的地方,在那里把刀磨得快快的,把刀法练得很成熟。”

胡佳说,中共的“防恐”前沿其实是“维稳”前沿,就是维护这个专制体制的根基,中共在这方面早就做好了“万全”的预案。

DNA采集只是借口?新疆或已成活摘器官供体库

陈秉中表示,这样大面积做体检一般是固定项目,只有特殊情况下才需要采集,“如需要接受器官移植,但那是万分之一才有一个;除此,骨髓移植需要,可只有造血功能不全、白血病才去做。”

今年10月30日,流亡英国的前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医师安华托帝,在台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访问时提到,维族人遭强摘器官的情况愈演愈烈。他出示一张国内冒险传给他的照片,上面显示的是新疆某机场标示为“人体器官运输”开辟的特殊通道。


前新疆医生安华托帝展示新疆某机场的“人体器官绿色通道”。(自由亚洲)

他表示:“我觉得毛骨悚然!但如果这是真的,你这个交通量要有多大,才能让一个机场建立这么一个专用通道?”

安华托帝还透露,中共在新疆的所谓“健民工程”,只针对维族人全面抽血体检。他质疑,这是中共为活摘器官移植扩大和建立血型配对器官库。中共后来改称为“DNA基因检查”,但DNA检查只需从口腔采样就够了,为何要抽血?

安华托帝引述维族媒体报导,1995年到2007年,中共在新疆进行“防止极端化”的“思想改造班”,十万名新疆人失踪,官方至今都没有说法。他怀疑,这些人是被活摘器官。

安华托帝说,1990年代乌鲁木齐就盛传有人偷器官,当地很多农民带孩子给他检查,有没有器官丢失。他检查了100多位,有3个孩子身上有疤痕,经超生波证实肾脏被偷。

此外,1995年他还曾被上级带到西山刑场,亲手活摘了一名死囚的肝脏和肾脏。之后,他就开始暗中调查活摘器官的黑幕。

安华托帝质疑,在其它国家,患者等待器官移植要等两、三年,才会有合适的器官,为何在中国大陆只要等两星期,在急诊情况更只要四小时,湖南省人民医院甚至在2006年推出“先来先得”的免费肝肾移植,以招揽顾客。

他说:“这个器官是这么紧缺的东西,他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器官免费送给你?四个小时就能拿到一个肝脏,就说明他们有很大的一个活体器官库,因为器官在离体以后,只能存活六个小时,他为了保存这个器官,最好的保存方法,就是让他待在人体内。”

此前,多方媒体报导,早在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大面积活摘器官之前,新疆人和藏族人就已经成为中共秘密活摘器官的主要供体来源。

为了给中共权贵阶层服务,活摘器官从文革时期就形成了党内秘密产业。江泽民将法轮功学员定性为“政治敌人”之后,中共获得了更多的无偿器官供体,活摘移植产业的“服务对象”随之迅速扩张至平民,甚至外国人,成为中共官员和党政机构牟取暴利的手段。

据大陆法轮功学员透露,凡是被中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会被以“体检”为名进行抽血检查。

近年来,大陆西南部分省市,当局还会到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家中,强制抽血“体检”。这和新疆人的所谓“全民体检”非常类似。

(记者桓宇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古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