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3日讯】【热点互动】(1703)川普国家安全战略 将如何冲击中国?

本周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政府公布了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直言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表示要重组国际经济秩序,直接把中俄两国列为美国的战略对手,引发国际社会格外关注。那么这份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内容是什么?对中俄两国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美中关系将会如何发展?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本周早些时候美国总统川普公布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直言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要重组国际经济秩序,并且直接把中俄两国列为了战略对手,这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川普这份国家安全战略的核心内容到底是什么?它会对中俄两国造成什么样的冲击?美中关系将会如何发展?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起来做分析解读。一位是现场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破空:主持人您好,各位观众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习教授,谢田教授,谢教授您好。

谢田:主持人您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资讯。

川普提出,他的首份“国安战略报告”,以美国重要的国家利益为导向、扎根于美国永恒的价值观。

报告33次提到“中国”。指出中共政府利用信息和数据压制本国社会;压制公平自由的经济;扩张军力;又通过经济利诱与军事恫吓,向其他国家散播“其独裁体制特色”;试图取代美国在亚洲地位等一系列行为,威胁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

报告以强硬措辞,将中共与俄罗斯定义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

这份战略文书,把“维持繁荣”,列为美国国家利益的支柱之一。并首次提出,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

报告提出,美国会对“经济侵略”进行反击。

川普政府也关注,价值观的对抗。

报告中说,在印度-太平洋地区,正在展开“自由和压迫”两种世界秩序的地缘竞争。报告提出,美国应当在印太地区扩展影响力;同时建议,维持美国与台湾的强劲关系与防务合作。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我们的节目当中拨打热线电话646-519-2879来参与讨论;同时也可以给我们发送短讯,或者通过YouTube频道一起来和我们进行互动。我们今天的话题是关于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公布以后会对中国方面造成什么样的冲击?

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请陈先生来谈一下您对这份美国国家战略的感受。因为我们知道川普总统公布这份国家战略以后,感觉和美国其他的以前几任政府有所不同,您看了战略报告以后是什么感受?

陈破空:我的感受是川普总统和他的政府是直言不讳、实话实说、面对现实,跟前几任美国总统很不一样,没有外交辞令,比如小布什时代,他把三个小国定为“邪恶轴心”,伊朗、伊拉克和朝鲜定为“邪恶轴心”,但他避大国而不谈,认为自己可以对付的国家。

在奥巴马上任以后,奥巴马当时急于改变,当时说布什所推行的单边主义,要执行多边主义,而奥巴马一上来不久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因此就有一种和平主义的姿态,一种绥靖的姿态在跟周边的国家,甚至有人讥讽他是磕头外交,所以他基本上不要生事,不要在他任内发生跟和平,不管什么原因相冲突的事情。

但是川普上来,显然是非常的务实、非常的真实,他面对的是真实的国际环境,所以实话实说,他实际上指出了问题的要害,就是中俄两国都在,不仅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崛起,俄国也在军事上崛起,它不仅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实际上对全球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所以川普政府的这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实际上可以说是全球安全战略报告,因为美国的安全战略有了保障,全球的安全战略才有保障。如果被中国、俄国这样的专制国家或者半专制国家所颠覆的话,整个文明世界将受到严重的威胁。

主持人:好的,我们看到川普政府公布的这份战略,他把中国直接列为了战略对手,谢教授我想请问您,您看到这个战略报告以后是怎么想?因为我们看到川普和习近平两个人他们私人关系好像还不错,两个人都进行互访,在这种情况下,他把中国列为战略对手,您觉得以后美中关系会怎么样的发展呢?

谢田:首先,以前的冷战时期,美国是把前苏联作为竞争的战略对手,90年苏联解体以后,好像这个战略对手突然没了,在过去十几年二十年前,我们看到一方面俄罗斯继续继承了前苏联共产主义国家的很多特征,我们看到有一个克格勃的头子现在在俄罗斯当总统。而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间也慢慢从经济上慢慢强盛起来,并且直接对美国在经济方面构成挑战。

刚才破空先生也提到了,实际上在美国之外,世界上其他国家中,经济和军事上对美国能够构成潜在威胁的,只有中国和俄罗斯,所以这个实际上是美国朝野、全世界过去十几年都已经认识到问题,但是在民主党政府中一般不敢明目张胆的,或直接了当的把这个话题提出来,不敢明确的把这个说出来。川普显然直接告诉人们,这个皇帝是没有穿衣服的,他只不过把大家已经认清楚的、既成的事实把它揭露出来。

对中国来说,川普和习近平,我们看来似乎在过去半年期间,大家有一定程度上的默契,中共在北韩的问题上明显的也在抛弃北韩共产党政权,为什么一个中国共产党政权的领袖、共产党国家会抛弃北韩共产党国家呢?我今年10月份在洛杉矶演讲也提到这一点,我认为川普和习近平之间可能有一种默契,就是让美国来协助中国能抛弃共产主义的制度,因为这样才合乎川普一个坚决反共的自由社会领袖的理念,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川普把中国和中国共产党国家的体系作为战争竞争对手;但是同时习近平个人本身,我觉得可能还保持着某种程度上的默契和合作。

主持人:陈先生,我们看到战略报告直接把中共列为这样一个对手,您觉得中共它应该怎么样,有什么样的应对方式呢?

陈破空:到目前来看,中共方面的应对是比较谨慎,而且比较低调的,外交部发言人说了一些话,当然是不利中美关系的发展,或者说跟中美关系的发展是矛盾的,希望双方相向而行,又是什么能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些大话说了一大堆。

但是中共历来把中美关系当成重中之重,虽然中共现在,国际上都说中共现在的作为对内镇压、对外扩张的行为很像1930年的德国,因为中共在表面上看来,它在重复纳粹德国、日本军国主义和前苏联的道路。但中共本身很清楚,不管纳粹德国还是军国主义日本、前苏联,都败在美国脚下,都是败在民主堡垒脚下,所以中共不想重蹈覆辙。

它尽管在意识形态上是在重复,所以它比较谨慎,它一直把中美关系当成重中之重,尽管国内的官媒全部是一邉倒的反美宣传,但是可以看到在国家领导人层面把中美关系看得非常重,甚至出现了卸任和在任的12个政治局常委出席国宴这种从来没有过的盛况。因为它如果反应比较激烈的话,中美完全对抗的话,即可能会让俄罗斯倒向美国,对中共来说几乎不利。

而且这里面我想补充一点,你和谢田教授提到个人关系的问题,其实川普跟习近平和普丁的个人关系都不错,川普是一个很会建立个人关系的人,个人关系他还是为了国家战略服务,他希望通过建立一个良好的沟通的个人关系,能够打通双方之间的分歧,能够让双方做出一个妥协,有利于美国国家战略。

但是他很显然把个人关系跟国家关系分得很清楚,个人关系是私,而国家战略是公,绝不能以私废公,所以川普是非常头脑清醒,不管你给我多大的接待,故宫多么盛大,国事访问超规格,人民大会盛宴有多厉害,但他头脑非常清醒。

就在刚刚结束北京访问的时候,一到达越南,马上就说有些国家损害国际贸易,有的国家在危害国际秩序,矛头直对中共。而且一回来之后,虽然4月份有所谓的谈判,中美建立对话机制,但是7月份之后一看没结果,立即终止,并且立即把中国列为,就是说不承认它的自由市场经济国家。所以川普头脑是非常清醒的。

私人关系是私人关系,我跟你私人关系的目的是为了,在外交上尽可能以和平的手段解决问题。但是我发现这种东西不能解决的时候,我在实质上很硬,从军事上、地缘政治上,真正的硬派都要出出来,都要摆在桌子上。所以这是川普的真实之处。

主持人:谢教授,刚才陈先生也提到了经济问题,川普和习近平两个人的私人关系也都很好,那我们看到川普的这份国家安全战略,他提到一个经济安全就是一个国家安全的问题,他把这个经济问题提的高度非常高,那他为什么要把这个经济问题提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个就是说,川普说要通过经济上的竞争不让中共占到便宜,那我想问的是,美中之间会不会发生像其他人士分析的要发生贸易战?我不知道您怎么看?会不会有这种情况?

谢田:首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经济安全这么重要。本来其实像美国以前的战略对手,我们看到都是从军事上来讲的,就是从核武器、核武器的威胁,和国际政治的角度讲的。

现在把经济安全问题提高到这么高的程度,实际上是有原因的。因为首先涉及到美国战略的话,那就跟美国相对的国力有关,国家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而我们知道美国国家的经济实力,尤其是比方美国GDP的成长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只有平均1.5%左右,那就是比较缓慢。

同时因为这些民主党总统他们的这些政策导致美国的国债从大概10万亿美元上升到现在几乎20万亿美元,就是翻了一番,美国的很多财政收入、政府财政收入都会用在偿付利息上面,就是说美国国力可以花费在其它地方的钱越来越少,就是说美国的军队或者军备开支、军队的人数都在减少,而造成这些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实际上是跟很多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逆差,长时期大幅度的贸易逆差,美国每年现在贸易逆差达到6、7千亿美元。换句话说,就是说每年6、7千亿美元的资金都流向其他国家,其中一大多半事实上都流向中国。

就是说中国实质上通过,中共政府通过它的国企、央企、垄断性企业,通过这种价格补贴、通过倾销、通过汇率控制,实质上从经济上面在蚕食美国,实质上不是蚕食,是在侵吞美国的利益,民主党政府他们对此就是忍气吞声;现在川普不愿意这样做。因为这个经济上的,经济贸易逆差的增长、贸易赤字的增加,和美国国债的增加,实际上从经济上削弱了美国的实力,也会从政治上、军事上削弱美国的实力。所以经济问题,尤其跟中国的经济问题,现在肯定是摆在最重要的问题上,所以才会上升成为一个国家安全的问题了。

主持人:那么刚才我还问到您,就是说中美之间会不会发生这种贸易战?

谢田:我想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某种程度上的贸易战已经开始了,实质上之前战前的互相的放风、探口气,就是说威胁啊,这个已经发生了。并且在川普总统,刚才陈破空先生也提到,他正式拒绝了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在WTO中的地位,这个说法以后事实上已经等于向中国在经济贸易上宣战。并且他马上要开展很多针对中国的贸易调查,比方《301条款》这些,所以说他事实上已经在向中国宣战了。

那就是说能不能打起来呢?要看中共方面怎么来对应。基本上我看来,实际上中共方面没有太多杠杆可用,因为它贸易的顺差都是一面倒的,其实毕竟美国很容易可以切断跟中国的贸易联系,从其它发展中国家,比如印度、越南、泰国,找到同样的、同类的低价的产品。

但中国如果失去了美国市场的话,它是受不了的,因为它是它这个经济的“三驾马车”的强力支柱之一,所以在这个情况下,从中共角度来看的话,它肯定是不敢打,我估计是打不起来,但是互相交锋、互相试探底线,现在应该说已经是开始进行了。

主持人:陈先生,这个问题您怎么看呢?因为我们知道有这样一种说法,“伤兵一万,自损八千”,如果要打这种贸易战的话,对美中双方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陈破空:首先,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是有关实力的一个说法,因为都在说美国维护世界和平,美国是民主堡垒,是世界的领袖,但是一个衰弱的美国不足以担当这个重任,所以美国必须再次强大,所以川普说美国必须再次强大,强大了之后,你有实力之后,你才能担当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和推广民主价值和民主堡垒的一个责任,所以美国不能再衰弱下去。在过去几十年看到中共红色中国在崛起,而美国是相对的衰弱,所以这个情况必须在川普任内得到遏止,所以他从经济上入手是正确的。

因为中共这几十年来,首先是从经济上,作为经济发展、经济起飞、经济膨胀,最后达到了一个从经济上的实力成了暴发户,因为这个政权把所有的资源控在自己手上,而不是分给人民,那么政府得大头、人民得小头。在这样的情况,它通过经济暴富,进行军事扩张、穷兵黩武,大量的每年以两位数暴增军费,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以这么狂妄的姿态增军费。这个军费就是对内构成了镇压,就像从“六四”以来的这种镇压。

再一个对外,就是对国际秩序、邻国构成威胁,而且挑战了美国对世界和平的维护。在这样的情况下,川普的入手点就是经济在。经济上,因为中共对美国来说,它形成了巨大的贸易逆差,每年3千多亿,你把这个3千多亿放到中国的经济增长中,刚好是中国过去的经济增长的那部分,如果没有这个贸易逆差,中共谈不上经济增长。所以这个角度来讲,就是中共在转移美国财富自肥。因为表面上它在,公开我们看到一个是操纵货币汇率、补贴国营企业、低价倾销,构成了贸易逆差。

另一方面,它背地里干的就是大规模的剽窃、盗版、抄袭,侵夺美国的知识产权,除了美国在贸易上直接损失几千亿以外,在知识产权上也损失几千亿,甚至说是高达万亿;再加上中共大量的窃密,网络战、网络信息战的窃密,所以这个就是源源不断的、明抢暗夺的把美国的财富转移到中国。

所以川普竞选的时候就说了,说中共是拿美国的钱重建了中国,重建了共产中国,也就是川普把这个经济安全当成国家安全,他抓住了龙头,抓住问题的实质,他的潜台词就是一句话,绝不再让中共占美国的便宜。他只要能做到这一点,那我想不管是贸易战,还是不是贸易战,多大程度的贸易战来说,中共都可以说是败家、输家。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民主价值这方面,我们看到川普虽然把中国列为战略对手,但是他好像并没有要推广什么民主价值,我不知道有这样一种说法,说川普的思维好像有些矛盾,逻辑有些矛盾,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陈破空:其实并不矛盾,川普的思维大概有两个方面,一种方面是过去他看到美国政府认为要推广民主和人权优先、人权对话,他发现是没用的,跟中共搞每年的人权对话的时候各说各话,中共利用人权来掩护它自己,释放几个政治犯以后,耍几个花招。但是过去几十年,中共这个独裁政权似乎还越来越巩固,因为经济膨胀和军事实力的壮大。所以他认为这个不是最有用的工具,最有用的工具还是经济和军事,这是一个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这个国家安全战略中,其实他不仅仅提到经济方面的问题、军事方面的问题、国际战略方面的问题,他提到了政治体制的问题,说中共这种一党专政的体制给整个国际社会构成了威胁。而且中共还试图推销这种所谓的“中国模式”、“中国道路”,还表达什么中国自信,试图要通过它这种独裁的政治体制向全世界推广。比如“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它就是想取代经济秩序,“一带一路”其中一个就是拒绝公开招标,拒绝公平的合作,对这个不做回应,那就是中共想把它腐败的政治模式,由北京所主导和垄断控制的这么一个经济模式推广给世界。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事实上川普在提出以经济为龙头来遏止红色中国的时候,就已经把民主价值、普世价值放进去了,只是潜在的含蓄的放了进去,他通过削弱它来强化民主价值。

主持人:好,谢教授我还想问您,有人说川普的这个政策是一种孤立的政策,我不知道您怎么理解他的这个“美国优先”?

谢田:我想这个不是孤立的政策,可能有人会觉得川普从很多国际组织中,比方说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从其它各种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中退出来,好像是不是美国会走向孤立主义?这个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只不过川普提出、指出了、看到了国际社会新的现行的国际经济体系中的这些弊端,他实际上是通过双边条约,他已经表明得很清楚了,要跟中国、跟墨西哥、跟加拿大要单独谈自己的双边自由贸易条约,从这个来取代大一统的、一个模式的全球化条约,所以这个不是想走向孤立,这个很显然不存在。你也看到川普在其它事情上,比方在对待朝鲜的问题上,联合全世界的国家甚至包括中国,来针对、面对、来打击共产党政权。

回到刚才说经济发展的问题,我想有一点必须说清楚,我们不是说中国不应该经济发展,或者中国经济发展不好。在二战以后,德国经济也在发展,韩国、日本的经济都在高速发展,并且这些发展给世界带来了好处,带来了更优良的产品,或更高的生产效率,实际上是一种双赢,全球都赢的局面。

而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个畸形的,除了中共既得利益集团从中中饱私囊之外,我们看到中共实质上把,它的经济发展实际上是以高污染为代价的,以牺牲了劳工的权利为代价的,以输出失业为代价的,它把中国自己的失业问题输出到了其它国家,这个发展模式的话当然对世界来说是个危害,对中国自己也是一个不可持续的,所以为什么中共经济发展到现在已经走到头了,现在确实很难继续维持下去了。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位加拿大的张先生,来接听一下电话,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你好,关于美国和澳洲现在针对中国的做法,我想就是对绥靖主义的打击,一个克服,实际就是民主和独裁的对决,中共它代替苏联以后,现在它成了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大的红色共产暴政,中共的渗透和入侵意识形态和势力,建几百个孔子学院,而且无孔不入的、惊心动魄的,不只是经济。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陈先生您有没有什么回应?

陈破空:他说民主和专制的对决是对的。另外我要补充一句,关于孤立主义,说川普的政策是孤立主义,事实上是一些主流媒体,反川普的主流媒体扣的一个帽子,尤其是天真的左派给川普总统扣的一个帽子。事实上川普提出“美国优先”,美国再次强大,这里边并不包含美国孤立主义的含义,因为什么呢?我们看到在亚太地区的行动,美国已经有三个联盟,一个是跟日韩的联盟,他进一步巩固,叫做东北亚的“小北约”。

第二个是跟东盟十国的关系更为紧密,是在西边围堵中共;而且最近他又呼应日本首相安倍的说法,提出了一个“印太战略”,包括这次国家安全战略里边都有,印太战略就是说重视印度的角色,印度是个崛起的大国,而且是人口跟中国不相上下的这么一个大国,那么联合印度、日本、澳大利亚组成一个漫长的防线在亚太地区,所以这些都是一个走盟国道路、走联合道路、走团结这种道路,联合世界上的这些盟国、民主国家、文明政体来防堵极权政体。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来说,跟孤立主义是背道而驰的,所以孤立主义只是一个帽子。所以我想川普的这个政策,我觉得最终的核心它还是再次强大,用美国的实力来说话,用美国的实力来解决世界上的问题。

主持人: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他把中俄两国还提到了一个俄国,把俄国也列为了战略目标,我不知道您怎么考虑这个美俄之间的这种关系发展?

陈破空:因为俄国是在经过了叶利钦时代的民主化之后,到了普丁时代又是倒退、专制复辟,或者说是半专制的这么一个型态,这个俄罗斯的行为显然给整个世界带来了动荡,比如说去入侵乌克兰、肢解格鲁吉亚,还有在叙利亚单边的行动等等,包括这次当中美要联合解决朝鲜问题的时候,俄罗斯又在背后搅局,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俄罗斯的角色对整个世界和平是一种威胁;而俄罗斯的模式跟中共有点相像,是有威胁。

所以在这个时候,川普非常,虽然他跟普丁有良好的私人关系,他也希望改善美俄关系,但他会实事求是的把这种危害说出来。而且这个安全战略是提到美国国会的,也要求美国国会制订相应的战略,来对付共产中国和半独裁的俄国。

主持人:好的,谢教授还有一分钟的时间想请问您,就是美国的这个减税法案刚刚通过,我想快速的了解一下,您怎么看这个减税法案对中共方面的影响和冲击?

谢田:我觉得减税法案事实上是川普“美国优先”、“美国第一”政策的一个具体的实施,现在我们很高兴看到这也得到了美国朝野、美国民间、美国国会的支持,现在已经通过,川普好像就是今天刚刚签署这个成为法律。

那对中国的实际的冲击就是首先,美国减税的时候,会使得跨国公司、跨国企业经营环境有所改变,他们这些在海外的资本,像美国企业有很多大概几千亿美元在外面的资金都会回流到美国,也会吸引许多跨国企业从中国这些国家把那些投资的资金回流到美国。中国面临的这个资本外流的现象肯定会加剧。并且如果美国企业界、经济界的竞争优势越来越大的话,这自然也对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有所打击。

所以中共政府现在看来对此非常恼火,就是非常恼怒,它们也没有办法自己也用减税的方式来对抗,因为它也不会愿意放弃中共既得利益集团已经到手的一些利润,但是又没办法反驳。所以你从中共政府对美国减税的极端的反应,要干涉美国内政,你就知道它们非常不高兴。

主持人:好的,我们的时间又到了,感谢两位嘉宾的精彩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观众朋友再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