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8日讯】【今日点击】(3036-1)

提要
靴子落地? 十九届二中讨论修宪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圣诞节刚过,结果呢,苹果日报的一个老人叫李怡,他是长期在苹果日报写专栏的,今天他写了篇文章叫圣诞老人冻死了,圣诞老人冻死。他引述了一个中国作家,应该是,可能是大陆的也可能是香港,早年在这个北美,美国留学。留学生呢他很穷,这个人呢开个车,他讲说在这个,应该是在过就是圣诞节这段时间,他说,听起来是在北美的一些地方呢,学生嘛就是想走走看看,没有钱所以他就通常会睡在车里面。睡在车里面然后,不是人原文啊大概意思了,睡醒了呢说如果冻醒了呢他还接着开,就是这么反正就一个人嘛。

结果到了赶上了圣诞夜,途经圣诞夜的时候,他说外头太冷了,这个他实在睡不了,他就找了一个motel,那肯定是motel,花16元住一宿,反正是圣诞夜嘛。住进了motel之后呢没饭吃,因为圣诞夜都各自都回家了。他就问这个看店的人说哪儿能吃点饭,后来看店的人跟他说在往前几个街口呢,有一家印度小店,印度人,说他们不信基督,所以他们那店可能会开门。那小伙子就冒着大雪,他说穿过几个街区一个人都没有。他说看到的家家户户,都是每家在过节, 都过节。

到了这家很小的印度小店,而里头也就个十张桌子,锡克族人,锡克教人,那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老板刚要关门结果他进去了,他进去了老板看他那个样就有点烦说,你,没什么生意,那进去了,干嘛,吃饭呗,吃饭,羊肉饭。大概锡克教人的,就是羊肉土豆,然后用印度的这些调料做出来的,很热火5元,那要了一碗,他说不错。然后老板又问他说你喝什么呀,他跟老板来杯冰水吧,他没钱嘛,来杯冰水吧,老板就,然后他就有点不太那个,老板不太高兴。然后他就一想说,大过节的不要让人不高兴,说你给我来瓶可乐,拿一瓶可乐。

就这一功夫的时候呢,里面出了个女的跟这个老板嘀嘀咕咕,他想这肯定是老板娘。没人嘛,他吃完饭之后结账。然后老板,结账都是这边是,北美是他把账单扣著给你,他扣著给你就是,就是一种尊重啦,还有与小费有关系。当他扣著拿过账单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他说很多中国人说,印度店,印度人的店是坑人的,他一下脑子就有点儿大了,他说我没问刚才那瓶可乐多少钱。印度人的坑人,大陆人的说法,其实就像很多大陆人说,喝杯水最后要你3千元,那概念是一样的,对吧,穷乡僻壤出刁民,这是咱民俗的话。

托生到穷乡僻壤有着他缘分命运之所在,在一个不相信任何正常的信仰的环境中和宗教中,人们在注重利益的时候,坑蒙拐骗拿从上至下,要饭的都能大起来,要钱的能大起来抢地盘儿,对吧。你看那个你以为这东西就是有钱吗,不是,所以这小子就想起这个话了。你知道大陆人在一起都是算计,在防好像是不要让别人算计的时候,其实自己在算计。结果老板娘拿着账单递过来了,扣著,他拿的时候头有点立起来了,翻开一看,他得看多少钱哪,翻开一看,一张白纸写了4个字,圣诞快乐。那小伙子眼泪都快下来了。那2个非基督徒,2个人都是非基督徒,在这么一个日子里头,他展现出人的一个自然的品质。你当被称为人的时候,人的自然的品质,这里没有宗教没有信仰,是人的自然的品质。那小伙子后来据说成为,可能挺有名的一个作家。

靴子落地? 十九届二中讨论修宪

德国之声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靴子落地?十九届二中全会讨论修改宪法。中央委员会宣布明年1月,将召开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这很奇怪十八届二中全会召开很早,十九届很晚,主要讨论的议程是修改宪法部分内容建议。早有分析说,除了将习近平思想写入宪法,确定国家监察委员会的制宪地位外,此次修宪还可能修定国家主席的任期。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使得习近平个人凌驾在中共党的之上。然后以执政党的概念修改宪法,权力进行转移。

你看到的他在中共党的十九大上,他以任何妥协的概念,一定要习近平思想进入党章,这是我们跟大家介绍过的,他妥协了很多内容。而十九大之后对头算正好2个月,这2个月当中,他遭遇了巨大的嘲讽自讽暗讽,和这种现实环境中的,相当冲撞的一个氛围。那他坚持即使这样的事情出现,他还是按照他认为的,他自己认为的方向在走。那这个冲突在于,无论他自己有多好的想法,但中共的体制,和中共的间架结构与中共的寿命,在这背景的天意之下,它是走向崩溃的。

上次修宪是04年,把三个表子放在里面,加强了合法的自由资产的保护,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等条文。十八大虽然修改党章,但科学发展观没有写入宪法。章立凡认为,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的需求,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的提法,这是十九大当中提到的,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需求,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是一个模糊的,掩盖了高速发展的社会经济,和落后的政治体制的矛盾。巨额积累的社会财富和严重的不公,社会不公之间的矛盾。其实这里面就牵扯到政治体制,他靠修改宪法来改变,来变相改变政治体制,是可以的,是可以的。因为这个时候,他是以执政党的概念出现的。可是呢他在党内,又成为了习近平思想,凌驾党的所有权力机构,实现他自己的意志。所以这是确实是一种独裁的走向。

国家监察委员会,他说法学界争议很大,很多法学家站出来在讨论,国家监察委员会是否合宪的问题。人大本身是最高的权力机构,又出现一个机构,如果他还拥有人大,监督人大的权力的话,那人大的权威何在?常委会何在?国家监察委员会成为一个超级机构,那么人大常委会是否要受到他的监督。如果在习近平的他自己的国家权位中,像普京一样出现的话,那国家监察委员会,就是把中纪委的概念扩大。习近平以国家主席的身份,仰仗了国家监察委员会,对所有的公务员进行督察,展开就像过去四年里,展开的反腐的概念是一样的,威权政治的出现。

它说另外一个国家监察委员会的背景,是想透过与国务院,平行的行政机构行使监督权,避免中纪委出面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但是我个人不认为,他的范围扩大了,中纪委消失,扩大了对公务员的监察。共产党在执政当中,执政的概念更加的消失,转向个人的权力的间架结构。如果你还看不懂的话,习近平在故宫接的川普,这就是他的想法,把共产党都剃了。国家主席任期不得超过两年,它说这一条很可能会改到,中共总书记没有明文规定,十九大晋升的常委中也没有接班的人,所以认为两届总书记之后习近平还要任。为了维护权力间架结构,不排除在修宪中延长国家主席的任期。

我以为他在弱化,甚至在消除政治局常委的权力。他把为什么在他的政治局常委中,你今天看不到韩正在干嘛,对吧,你根本听不见任何,更加被弱化的政治局常委。前五年他是给按住,这现在的政治局常委,完全都是为他服务的,完全是为他服务的。所以变成,国家变成一个人的统治,而不是中国共产党统治。

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