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12月28日讯】【今日点击】(3036-2)

    
提要
美国德国呼吁中国释放吴淦
妻子陈桂秋:谢阳妥协是为了和家人团聚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从昨天大概晚上,Twitter上有一个视频,两个小孩被人家挖了心脏,挖了心脏,身体呢放在一个就那样放着冰的那个,就像运海鲜的那个,结果两个人犯被人抓走了,村民们在打。然后孩子的母亲呢看到了孩子,但是心脏给挖走了,唉,我看不下去。人犯是普通人,被挖了心脏的同样是普通的孩子,这是我们今天的社会。早上看文章的时候,两个女人年岁大的,大妈、元配把一个小三脱得光不溜条,上身用绳子捆起来,游街,拍照的人,反正我没轮到看前面是不是往前拍了,照她正面了没有,看到她是后面。小三这是普通的社会,做小三的,你不用想都是什么千八百万的,扯蛋,对不对?这东西没有贫富贵贱,有倒贴的、有给5块钱的、有给5千的、有给5万的、有给50万、有给500万,掀个屁股都500万50万,而做大娘的,做大妈的,自己的先生被小三夺走了,宣泄她内心的愤怒。那这一份愤怒的根源在哪儿?妒嫉,是不是?解恨。这个大妈是否有女儿我不知道,当她的女儿看她的娘,对待一个像她女儿一样年龄的女人,因为这个女人抢了她老爹。

同时间,一个男人在爆打另外一个女人,这是另外一个视频。而另外我们刚才第一个谈到的,两个脏不溜秋的男人,被村民打在地下躺着,孩子被掏了心脏,他不知道这个孩子的血型,不知道所有这个孩子的生命的,他基本的指数,这个心脏卖给了谁,没错,卖给了谁一定有人需要,而需要心脏的人,他怎么能够知道他的基本的,他的血型他的匹配。一个心脏在冰箱里,在他的运输的器皿中,能待多长时间,保持他的鲜活,8个小时、12个小时、24个小时,这样的方式被弄走的心脏,接受心脏的人,他有多大的存活率,而医生有什么条件知道,被挖了心脏的孩子,他的基本的一个什么血型指数,他不管那个,这是人的心脏,我堆在这人的身上,堆死了你也得给钱,这就是今天的中国。能做器官移植的,对吧!做得起器官移植的,得有点钱吧;能做器官移植的,为了挣钱吧;杀人孩子卖心脏的,是挣钱的吧;那中间做二道贩子,转心脏的,是挣的钱的吧;二奶、三奶、小妹妹,傍著男人是弄了钱了吧;男人能傍得了年轻的女人,是弄了钱了。大娘有这一份恨,能够有这一份霸气,能把年轻的女人脱光了,她得有钱支著吧,这就是今天中国社会上上下下,这是一个真正真正中国共产党,用它的文化道理,用它的世界观,摧毁著每一个大陆人的直接表现。

美国德国呼吁中国释放吴淦

德国之声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美国和德国呼吁中共政权释放吴淦。美国和德国驻中国大使馆,27日发表联合声明,网民超级低俗屠夫的博客主吴淦,2015年5月在中国东南部被抓捕,他因为长时间坚持针对贪腐和滥用权力,嘲讽中共官员而为人所知。他比较出名的,最一开始出名的是邓玉娇的事情,他是最早到当地去看邓玉娇,然后透过微博、透过网路传出来,邓玉娇那件事情在当时是非常有名的。刊登在美国驻华领馆网页上的说明讲:美国跟德国使馆为此深为遗憾,指控他的罪名是含糊的,他在被审前已经被拘押了两年多,2016年12月9日之前,一直被禁止接触独立律师。联合声明还讲说,获得免刑的谢阳,敦促中国无条件恢复他的职业活动,免受任何限制。所有围绕709律师被迫害的人,出狱之后,就是他们恢复自由之身之后,几乎都失去了他们原来的职业。所以共产党的邪恶,相当的邪恶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的,你不听我的,我不给你饭吃,我不让你吃饭,以法律的名义,所以它把人当成狗一样处理,它说这是国家权力的权威的表现。美国、德国使馆呼吁中共当局,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尊重中国的国际人权义务和承诺,将律师和权利卫士,看作发展法治中国社会的合作伙伴。这没什么可讲,对吧!正常人看待这个环境,他也就是有这样的反应啰,魔鬼的体制,看待你们的反应也是一种嘲笑啰,笨蛋,你就会这点事,你能怎么着啊,那可不是吗。就像一个家庭,一个男人他有权力,把他的媳妇吊着骂、玩着、竖着玩、横著玩、左著玩、右著玩、挂在门框上玩,别人说你不应该这么对你媳妇,你说这是我们家的事。在今天的中国社会中,大陆人的污辱行为是一样的,内在的生命认识是一样的。

妻子陈桂秋:谢阳妥协是为了和家人团聚

谢阳的太太讲:谢阳妥协是为了和家人团聚。那屠夫我们没有看到,屠夫是结婚的,我不知道,从我能够知道他的消息,没有看到他是结婚的,他是单身一人,那其他更多的人都是,有家,有孩子,都是以家作为威胁,断掉他们的收入,那污辱他们的妻子、孩子,不许他们的孩子上学,这是我们看到整个的故事,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所以这就是我说,共产党你蚕食人的基本生命,生命之尊严下手,让人们去妥协。谢阳律师现流亡在美国的太太,陈桂秋向BBC中文讲:这完全是作秀,法官、律师、国保的一场演戏,谢阳不只不应受到判刑,本身就不应该判有罪,他根本没有做颠覆政权的事,是在被控制状态下的妥协,如果不妥协他会被判刑,每个人都向往自由,他的妥协我完全能理解。谢阳的选择,在一些人之间引起了非议,对谢阳构成了精神压力,虽然获释,但是要否认酷刑、认罪 、自打嘴巴,我相信他内心很不好受。在这些维权律师的过去的时间里,当我们看到从高智晟律师是最早遭受迫害,高智晟律师是最早遭受迫害,在高智晟律师遭受迫害期间,很多律师、很多人们对他的行为,包括后来遭受迫害的人,都对他的行为有所异议,而高智晟律师自己也坦承,在他遭受残酷迫害时,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中,他提到他妥协的原因。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曾经不接受高智晟律师妥协的人,诸如此类,都相继进入了监狱,而遭到了并不如,高智晟律师那般残酷的迫害时,他们选择了同样的路。所以我个人的说法就是,你要看到真正的邪恶的生命的表现,就是我刚才这期开场白讲的,人们不能站在一种生命理念上、自然属性上,看到这一份他们的被迫害,就是中共邪恶生命的对人类的污辱,而是单纯看在对个人的一个如何如何。所以本身是冷酷的,本身就是无神论的,本身就是对自己的生命的,一种同样的不尊重。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