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1月01日讯】土地改革,是中共消灭所谓的“封建剥削”地主阶级,夺取财富的政治运动。中共在建政前后都开展了血腥的土改,造成超过数百万人死亡。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来看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丁抒教授分析中共建政前的土改。

1926年国民政府为消除军阀割据,统一中国,进行了北伐战争。但与此同时,中共却在各地建立农民协会,煽动农民暴动,所谓“打土豪分田地”。当时流行的口号是毛泽东提出的“有土皆豪、无绅不劣”。号称有200万会员的湖南农民协会委员长易礼容主张“杀尽土豪劣绅”。

靠暴力杀人来土改,被中共视为一项基本任务,从南昌暴动,井冈山时期就开始。

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学院教授丁抒:“1927年8月1号中共在南昌起义,宣布要没收有地二百亩以上的地主的土地。1927年秋,红军在湖南南部一带搞武装暴动,大烧大杀,被其屠杀的所谓‘土豪劣绅’绝大多数是一般地主、富农。所以当时有湖南农民说:什么农民协会,就是‘砍脑壳会’。”

中共的土地革命给井冈山留下了满目疮痍。据中央巡视员杨开明向上海报告:“因为红军经济唯一的来源,全靠打土豪。又因对土地革命政策的错误,连小资产阶级富农小商也在被打倒之列。又以大破坏之后,没有注意到建设问题,没有注意到经济恐慌的危机,以致造成乡村全部的破产,日益激烈的崩溃。”

1931年中共在江西瑞金分裂出一个国中之国,每个村都有“土地委员会”、“没收委员会”,几年时间榨干了当地的地主富农。1933年,毛泽东又搞制造阶级敌人“查田运动”,“地主、富农”的标准越划越低,有田四十亩甚至不满十亩的人就在消灭之列。

丁抒:“据当时担任中共粤赣军区司令的龚楚说:农村中处决地主的手段,是万分残酷的。他们在未杀以前,用各种严刑拷打,以勒索金钱;等到敲榨净尽,才加以屠杀。在‘斩草除根’的口号下,被指为豪绅地主的家人连襁褓中的婴孩也不免于死。”

中共暴力土改的另一个理论是,只有这样才能让有资产者变成无产者,从而迫使他们加入所谓的革命。然而,1934年红军被迫撤出江西后,国民政府熊式辉接手,他调查发现,这样的“革命”并不得民心。

丁抒:“他在黎川和广昌两个县做调查发现,红军把没收的地主土地分给农民后,农民或者就是抛荒不去种;或者是耕种以后,到秋收的时候悄悄的把钱或粮再送给原来的地主。熊式辉就问农民,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农民说:天地良心,怎么可以把别人的抢过来?这是地痞流氓才干的事情。”

但1946年5月,日本投降不久,中共再次在其治辖的所谓“解放区”搞血腥土地改革。河北阜平县县志记载,当时“地主、富农屡屡被捆绑吊打、活埋刀剐,几天内就打死三百多人”。6月间,松江省宾县“土改”运动斗争了12,221户,其中只有2,100多户是地主富农,另有8,300多户是被当作富农的中农,还有1,300多户是贫农。宾县县志记载,全县人口的36%被斗争,有627人死亡。其中,打、杀死493人,打后自杀50人,打后冻、饿致死84人,包括60名妇女和24名青少年。

丁抒:“整个中共所谓‘老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运动残酷至极。这是中共党史专家杨奎松的一篇文章里说的话,他说:在人口总数不过1亿多的地区,仅仅几个月时间里,就杀了25万人。”

1948年后占领的地区,则被中共称为“新解放区”,1948年2月,毛泽东发布《新解放区土地改革要点》,将“土改”打击对象规定为乡村“户数百分之八,人口百分之十”。之后虽然将打击面降到百分之三,但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丁抒教授指出,这个必须完成的“指标”进一步加剧了土改中之乱打乱杀。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葛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