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1月04日讯】一提到“地主”这个词,大多数中国人都没有好印象。这种反感从何而来?地主是否真那么坏?中共声称通过土改消灭了“封建地主阶级”,农民过上好日子了吗?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继续来看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学院丁抒教授的分析。

梁子:“回老爷太太,张佃户家的租子还是没收齐啊!”
 
葛优:“那不成啊,得按合同办哪,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1997年上映的电影《甲方乙方》中,知名演员葛优塑造了一个满脸奸诈,尖酸刻薄的地主形象。虽然夸张的手法是为了喜剧效果,但却高度浓缩了如今中国人对于地主的认知——他们横行霸道,剥削农民,无恶不作,最典型的就是四大地主——黄世仁、周扒皮、南霸天和刘文彩。

不过,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揭示,被中国人仇恨的四大地主无一不是虚构的。“南霸天”是电影角色、“黄世仁”是歌剧角色。而“周扒皮”是高玉宝根据辽宁复县(现瓦房店市)一个土改中被打死的农民编造的。

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学院教授丁抒:“(周扒皮)他的真名叫周春富,他是一个农民。他勤苦生活一辈子,每天下地干活。陆陆续续攒钱买地,到了60多岁了攒了一些地,但这些地还不够算是地主,只能算是富农。因为他还开了一个小油坊,这样加起来算‘双富农’,等同于地主。”

在中共建政前的土改中,勤劳节俭的周春富被剥夺一生积蓄,用乱棍活活打死。当地的贫雇农多次批斗他,却没找出所谓的罪恶。尽管如此,周春富死后又被丑化为“半夜鸡叫”故事中的“周扒皮”,至今背负骂名。

而“刘文彩”是唯一真名实姓的地主,但他被宣传得家喻户晓的恶行,却全是假的。

丁抒:“中共搞的所谓刘文彩地主庄园陈列馆,那里面拷打农民的铁笼子、刑具都是假的。还有一个水牢,说是刘文彩秘密修建水牢,工人在完工以后全部被杀害。只有一个叫冷月英的,她自称是侥幸从水牢里活着出来的人。后来有记者找到冷月英问她问题,她拒绝回答,她却说:你们追问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要那么讲的,是县委要我那么讲的。”

尽管四大恶霸地主是假的,但老百姓却真的被中共的相关宣传煽动起了仇恨。在土改和后续的政治运动中,只要有人被划为地主,连其亲属都会遭到歧视。他们沦为政治贱民,可以随便杀戮。

丁抒:“土改中被消灭的,绝大多数是一般的地主和富农。由于他们被贴上了‘阶级敌人’这样一个政治标签,他们有没有罪恶、是不是恶霸已经不重要了。你身为地主一员,你就是罪恶。”

中共声称,进行土地改革的目标在于消灭“封建地主阶级”。但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学院的丁抒教授指出,实际上“封建地主阶级”在中国并不存在。因为所谓的封建,是指“封疆土、建城邑”,从皇朝获得封赐领地并世袭相传者才是“封建地主”,但中国不是。

丁抒:“实际中国并不存在‘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中国历来是土地自由买卖,自由租佃。租赁土地耕作的佃户与地主双方是自由结合的,他们之间有合同有契约,租赁双方可续约也可退租,并不存在强制性的封建依存关系。所以中国历来只有地主而没有‘封建地主’。”

丁抒教授指出,土改运动声称消灭了地主阶级,大家就从此过上没有剥削和压迫的幸福生活。可是消灭地主富农之后不久,毛泽东就开始把全国农民组织进合作社。土改杀地主分田地是“共地主的产”;农业合作化是“共普通农民的产”。中国农民被集体化、公社化以后沦为农奴,丧失了劳动和人心自由,劳动成果被剥夺剥削的程度,远远超过土改前。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