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1月05日讯】中共洗脑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版权纠纷再掀波澜。中央芭蕾舞团1月2日发表声明,严厉批判北京西城区法院枉法,西城区法院则迅速回应称将继续强制执行,甚至连最高法院都加入了战局,引发多方关注。下面来了解一下这场狗咬狗的闹剧。

1月2号,中央芭蕾舞团的一纸声明引爆网络。声明称,北京西城区法院作出“罔顾案件事实的自相矛盾的荒唐枉法判决”。声明也把矛头指向法官,称“这是哪个法学院教出来如此滥竽充数的法官”,还扬言“坚决与司法腐败斗争”。

中央芭蕾舞团为何发出如此激烈的言辞呢?

据了解,中央芭蕾舞团前身,也就是北京舞蹈学校实验芭蕾舞剧团,在1964年进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首演。1993年6月,原作者梁信与中央芭蕾舞团补订协议,确认《红色娘子军》改编自同名电影剧本,舞团依协议给付梁信5000元。据当时的“著作权法”,使用合同有效期限不超过10年。2003年协议期满后,双方未再续约并争执不下,最终诉至法院。

据《新京报》报导,2015年5月,中央芭蕾舞团侵权案一审判决,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认定《红色娘子军》演出不侵权,但舞团在2003年6月后,没有向梁信支付表演报酬,所以判决舞团赔偿梁信12万元。

但梁信与中央芭蕾舞团均不服判决,分别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上诉,该法院维持原判。

大陆网络作家荆楚:“0243没经过原作者同意,它们进行改编,进行商业演出,那事实上存在侵权的行为。法院又判决它赔偿,又说没有侵权,在法律上这块,它自己就打嘴巴了。0347估计它是出于政治压力,主旋律啊,政治需要,高层宣传部门介入了。”

由于中央芭蕾舞团一直拒绝支付12万元,去年12月底,西城区法院查扣了舞团包括利息在内的13万多元。为此,舞团在1月2号发出严正声明,还称法院的枉法判决使《红色娘子军》将遭遇被迫停演的命运。

大陆自由撰稿人朱欣欣:“都是政治性的语言,而不是从法律的角度来谈问题,从这能看出来,芭蕾舞团这些领导们,还停留在文革的这种思维。自恃是官方的一个文艺团体,再一个,它认为芭蕾舞剧是它们的版权,它们为党文化作出了自己的贡献,自恃自己的政治资本。”

针对中央芭蕾舞团的声明,西城区法院迅速回应称,舞团尚未履行向梁信书面道歉的义务,将继续强制执行。最高法院也发表题为“蔑视法律者,舞姿再优美,也会形象扫地”的文章。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则称,中央芭蕾舞团发严正声明与法制背道而驰。

朱欣欣:“有的网友说,它们是之间狗咬狗,我觉得是体制内部的利益之争,从文化、政治上来讲,它们实际上都是在为中共的暴发史进行美化,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网友们的评论也是十分正确的。”

网民发起的围观让事态迅速发酵,该芭蕾舞剧再次成了被调侃的对象。3号早上,中共网信办下令查删与此事有关的所有资讯。芭蕾舞团的声明和法院系统的说明也被立即屏蔽。

朱欣欣:“它是唯恐大家通过讨论《红色娘子军》版权的争端,来进一步深入,扩展到对中共的它的历史的反思,对中共现状的批判,它是很怕借题发挥,这样会危及到它所谓的统治的合法性。”

荆楚:“0932扯出萝卜带出泥嘛,把这个事情追索下去,《红色娘子军》所塑造的那些人都是虚假的,1032促使更多的人清醒,共产党怕得要死,它只好赶紧删帖,做出这样子一个歇斯底里的应对措施。”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由江青组织改编的样板戏之一《红色娘子军》曾红极一时。大陆网络作家荆楚指出,该剧的剧情都是虚构的,是为中共的阶级斗争制造社会对立,剧中的大坏蛋角色南霸天,其实是当地的一名绅士,心地非常善良。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