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06日讯】大陆党媒去年12月17日发表报导,起底王立军当年在重庆“打黑”的黑幕,提到了他刚刚调任重庆时的自导自演的一次“围剿地下兵工厂”行动。

报导说,2008年8月,在调任重庆市公安局长两个月后,王立军为了立威和上位,主导了一次涉及军地合作的“大案”,打响了他的“重庆第一枪”。此案也让他履渝后首次在中共央视两档节目中亮相。

报导引述当年参与行动的许令(化名)披露,当年8月12日,王立军责令成立“缉枪治暴”专案组,治理所谓的“渝湘黔边界枪患”。

许称,当地枪患实际上情况已有好转,但王上任后,声称枪患“上升3倍多”,并派刑侦人员前去渝湘黔边界的重庆秀山摸排。由于摸排结果“不理想”,王提出“打击技师就是打击造枪窝点”。于是,刑侦人员选好造枪点,提供设备和资金,安排造枪技师重操旧业。

经过一番“布局”之后,2009年1月9日凌晨,王立军亲自指挥大队人马,对秀山“地下兵工厂”进行所谓“围剿”。

许透露,警方本想申请运兵专列,未获通过,遂以旅游名义申请了专列。2009年1月7日,装甲车及其它作战车辆先行,车队绵延五六公里。8日,千余名手持冲锋枪、火箭筒等各种轻重武器的特警、刑警和武警,也乘坐专列到达指定位置。9月凌晨,行动开始。

许回忆,当时场面非常“壮观”,“炸药轰隆隆响”。其中,三号“制枪点”在溶洞,王立军一度准备用火箭炮炸毁溶洞,因在场的刑侦局官员不同意,只好作罢。

许介绍,这个“制枪点”之所以安排在溶洞,是为了让行动“更具戏剧化”。

行动收工后,王立军出现在秀山花灯广场,装甲车、警车整齐开过,阵仗如同检阅部队。当地一位老者表示:一辈子就看到两次军队进城,一回是1949年,一回是这次。

报导说,行动过后,重庆警方通报称,在5个月的“缉枪专项行动”中,共缴获仿制式手枪183支。

上述报导发表后,海内外党媒纷纷转载。还有媒体翻出当年中共央视和各地官方电视台对这次“围剿”行动的专题报导,确实相当“戏剧化”。

据当年报导,王立军亲自指挥,警方连夜“捣毁四个制枪点”,其中一号“制枪点”的门是用炸药炸开的。

不过,出动如此庞大的武装力量“捣毁”的“地下兵工厂”中,每个“兵工厂”只有三、四个“犯罪分子”,“缴获”的枪支不过是六支或二十支不等的仿制手枪,而且报导没有提及现场“缴获”子弹。

在当年的电视新闻中,许令介绍的三号“制枪点”的“戏剧化”效果也有了答案。

电视报导中说,警方开始只在这个溶洞中抓到四个“犯罪分子”,但现场只有制枪设备和几支正在制造中的半成品手枪。这时,王立军出现在现场,“指挥若定”,下令一边对四个“犯罪分子”立即分别“突击审讯”,一边对整个溶洞彻底搜查,并特别提醒“详细的看,因为这是溶洞”。

报导称,果然,在一个多小时的搜查后,民警在房屋和溶洞连接处的一个暗洞里,“发现”了六只成品手枪。

在中共体制下,尽管大陆黄赌毒泛滥,偷抢、绑架、诈骗遍地,但多数政法官员真正关心的并不是这些危害民生的犯罪,而是那些“看得见”的“大案”和体制内关心的“政绩”。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其文章中透露,中共政法系统中养著一批专门“制造大案”的所谓“特勤”,也就是曾经的罪犯。在需要的时候,这些“特勤”就负责诱骗或安排他人“犯案”,再由警方“破案”邀功。

高智晟举例说,有一对无知的农家兄弟,被“特勤”用利益诱惑,帮助运送大量毒品,结果被判一死刑一死缓。而办案警察因为“破获贩毒大案”而“立功受奖”。

除了利用这种“大案”立功之外,在中共“政治挂帅”的体制下,残酷镇压访民、维权人士和异己分子,也是政法官员青睐的“政绩”。在这种政治迫害中,越是对民众凶狠冷血的官员,越容易得到晋升。

特别是在江泽民时期,中共各级官员中,靠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被重用的不计其数。当今仍在台上的中共官员中,当年手沾民众鲜血的“血债帮”,构成了江派铁杆人马的主力。

当年王立军在辽宁锦州时就曾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当地医生发表的有关“器官移植”的学术论文中,时任公安局长王立军是署名作者之一。沈阳医院发明的所谓“脑干撞击机”,王立军也是发明人之一。而这个所谓“脑干撞击机”,被指是人为制造供体“脑死亡”、再用于活摘器官的罪恶工具。

王立军的主子薄熙来,在大连时也伙同妻子谷开来大肆活摘法轮功器官并向海外贩卖尸体,因此得到江泽民青睐,升任辽宁省省长。薄熙来到沈阳任职后,同样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王立军也马上得到薄熙来重用,直到2012年两人在重庆反目。

据《大纪元》报导,当年,因为胡锦涛当局秘密调查,帮助薄谷开来贩卖尸体的英国商人伍海德被谷杀人灭口,王立军害怕落得同样下场,因此出逃美国驻成都使领馆,从而引发了薄熙来、周永康惊天大案。

(记者和穆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