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08日讯】历史悠久的中国古代木制建筑,几乎都是用“楔钉榫”这种方式建造的,而这其中有一个集大成者,是一个神秘的家族,他们用中国传统的建筑工艺,几乎建造了半个北京城,但这个家族最终却与自己设计的建筑,被烧为灰烬。

无论是历史悠久的故宫,还是依山而筑﹑建造精致的颐和园,还有北海﹑中南海﹑天坛﹐清东陵﹑清西陵等。都是出自于一个伟大而神秘家族之手,他们的名字叫做“样式雷”。

样式雷”,是对清代200多年间,主持皇家建筑设计的雷姓世家的誉称。中国清代宫廷建筑匠师家族:雷发达,雷金玉,雷家玺,雷家玮,雷家瑞,雷思起,雷廷昌等。

在十七世纪末年,南方匠人雷发达来北京参加营造宫殿的工作。因为技术高超,很快就提升担任设计工作。从雷发达开始,雷家共七代直到清朝末年,主要的皇室建筑,如:宫殿、皇陵、圆明园、颐和园等都是雷氏负责的。

这个世袭的建筑师家族,被称为“样式雷”。

“样式雷”祖籍是江西永修,从第一代“样式雷”,雷发达于康熙年间,由江宁(现江苏南京)来到北京,到第七代样式雷雷廷昌在光绪末年逝世,雷家有八代为皇家进行宫殿、园囿、陵寝以及衙署、庙宇等设计和修建工程。

而雷发达被认为是“样式雷”的鼻祖。在“样式雷”家族中,声誉最好,名气最大,最受朝廷赏识的,应是第二代的雷金玉。他因修建圆明园而开始执掌样式房的工作,是雷家第一位任此职务的人。

康熙在《畅春园记》里曾经提到他非常牵挂一位杰出的匠师,即指雷金玉。

直至清代末年 ,雷氏家族有6代后人都在样式房任掌案职务,雷氏家族进行建筑设计方案 ,都按1/100或1/200比例,先制作模型小样进呈内廷 ,以供审定。模型用草纸板热压制成,故名烫样。

雷氏家族烫样独树一帜,是了解清代建筑和设计程序的重要资料。留存于世的部分烫样存于北京故宫。

“样式雷”的作品非常讲究选址,并在建筑设计上保证房屋冬暖夏凉,很多建筑工艺就算拿到今天都很先进。同时,样式雷的作品轴线感特别强,我们到东陵可以看那里的景物和建筑是相互对应的。

其台基、瓦顶、柱枋、门窗、以及床榻桌椅、屏风纱窗等均按比例制成。每走一步你都会发现,建筑和环境紧密结合在一起,实现了真正的“天人合一”。

“样式雷”建筑世家经过八代人的智慧和汗水,留下了众多伟大的古建作品,也为中国乃至世界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样式雷”的作品非常多,包括故宫、北海、中海、南海、圆明园、万春园、畅春园、颐和园、景山、天坛、清东陵、清西陵等。这其中有宫殿、园林、坛庙、陵寝,也有京城大量的衙署、王府、私宅以及御道、河堤,还有彩画、瓷砖、珐琅、景泰蓝等。

此外,还有承德避暑山庄、杭州的行宫等著名皇家建筑。总之,占据了中国1/5世界遗产的建筑设计,都出自雷家人之手。

另外,在战乱年间,雷家人还从事了大量皇家建筑的修复工作。八国联军再次入侵时,北京城和城内外各类皇家建筑再度遭到破坏,雷廷昌及雷献彩主持了大规模修复、重建工程,如北京正阳门及箭楼等城楼、大高玄殿、中南海等。

雷家为中国古代建筑作出了巨大贡献。

1860年10月﹐一场大火在北京﹐烧了三天三夜。黑色的烟雾遮天蔽日﹐就像不散的阴魂﹐绝望﹐恐惧漫布整个中华大地﹐这场大火烧毁的﹐不仅仅是北京的一处园林﹐更是清朝最后的辉煌已到垂暮之年的清王朝﹐完全没有一丝抵抗之力﹐只能躺于病榻之上﹐看着入侵的列强﹐夺走珠宝﹐砸破瓷瓶﹐将所有的荣耀摧毁殆尽。

当圆明园还在熊熊燃烧﹐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投降了﹐皇帝抛下皇宫和子民逃跑了﹐侵略者的一切条件都被答应了﹐丧权辱国的《北京条约》被签订了。

第五代“样式雷”雷景修﹐为保护祖先耗尽心血建造的圆明园﹐带领全家奋起反抗﹐雷景修女婿被侵略强盗乱刀刺死﹐雷氏带领全家老幼14口自焚殉园。倾注了几代人心血的圆明园﹐带着“样式雷”曾经的辉煌﹐就在一把大火中﹐消失殆尽﹐留给世人的只剩美好的幻影。

清朝败亡,各地战乱频繁,雷氏家道随之迅速败落,几乎没有人再从事建筑行业。样式雷图档的记载显示,从第六代雷思起和第七代雷廷昌都有抽鸦片。雷思起和雷廷昌都有伤,一个是腿,一个是腰,吸毒可能是为了止疼,然后就吸上瘾了。

雷氏家族到第八代传人雷献彩之后,已经全面没落了。因为辛亥革命后,作为皇家建筑设计的样式房差务也就随之消失。雷献彩也没能留下子嗣。

他在经历着失业的痛苦时,还要忍受无人后继香火的悲哀,双重打击使得这位末代“样式雷”郁郁而终。

雷氏家族后人为生计所迫,开始瓜分和变卖家中的图档收藏。由于“样式雷”声名显赫,这些图档在市面上十分抢手,并开始流往海外。

所幸,一些有识之士注意到这个问题,尤其是以朱启钤先生为首的营造学社发动文人及相关机构将大量图纸和烫样收购回来。

1930年,“样式雷”后人将大部分图档卖给了当时的北平图书馆,卖了4500块银圆。据说当时的图纸和烫样足足装满了10卡车。这使得大部分图档又获得了保藏。不过,当时仍有部分图档分散在雷氏后人手里。

1964年底,两位雷氏后人来到北京市文物局。他们带来了一平板三轮的“样式雷”画样。市领导请他们吃了一顿炖肉烙饼,开了一张收据。“文革”开始后,雷氏后人将剩下的图纸和烫样都偷偷烧掉了。“样式雷”逐渐淡出了历史的视线。

(责任编辑:古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