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2日讯】近日,谍战片《风筝》在中国大陆热播,引爆社交媒体评论。该片被搁浅四年,最终遭大量删减后上映。网传被删减的一个经典片段,或印证了其上映遇阻的真实原因。

电视剧《风筝》从2018新年开始热播。该剧曾被搁置了四年,且在送审阶段,起码删掉了5集内容。不过,这并没有影响观众的追捧程度。

该剧主要讲述潜伏于国民党军统内部的中共特工、代号“风筝”的郑耀先,作为间谍的沧桑起伏人生。其热门之处不只在于情节设计之诡异,同时也展现了中共政治伦理与正常人伦理的激烈冲突,以及身处其中的郑耀先的内心纠结与取舍。

在片子中,郑耀先充分展示了“党性高于人性”这一中共最高原则:为了“组织”,他直接害死了自己的妻子林桃,以及在困境中相濡以沫十几年“女伴儿”韩冰;为了在国民党阵营中继续潜伏,他亲手杀死了同党曾墨怡、陆汉卿,以及异党高占龙、庞雄;1949年后,为了“给组织尽忠”以取得信任,他害死了从抗战时期就出生入死的军统同袍赵简之、宋孝安、宫庶,将对他情深义重的结义兄弟徐百川送进牢房。

其中,剧中被删减的一段情节,在网络曝光后引发舆论热评。

这是一段国民党特务高君宝和郑耀先之女周乔在养母坟上的对话。高君宝是国民党特工高占龙的儿子,4岁时成为孤儿,被妓女秋荷收养,周乔随后也被秋荷收养。

高君宝和周乔给养母秋荷上坟时,已成为“红卫兵”的周乔满嘴“革命”,满脑子“打倒走资派”,毫无亲情人性。高君宝呵斥周乔说:

“你等著,或许有一天,你不愿看到这样一个情形,一些中国人,将一无所有,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最后都变成无赖;睁着眼睛说瞎话,张著大嘴说屁话,昧著良心说假话,荒唐无耻到不知自己的灵魂为何物。什么诚信廉耻,什么正义礼让,阶级斗争转为利益之争,实用主义,甚嚣尘上,没有信任,没有责任,道德沦丧,甚至贪污腐败,唯利是图,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这些都是今天大家互相揭发,互相批斗,互相出卖,人整人,人斗人的结果。”

网民们纷纷留言表示,此段为经典台词,是“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时事评论员盛雪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一段对话,我当时看了挺受震动的。我马上意识到,这其实是现今的人对中国这样的现实社会的一个反省。”

加拿大时评人士文昭在其Youtube《文昭谈古论今》节目中表示,谍战剧在中国大陆很火的原因是,“掩饰、欺瞒、精打细算成了当今许多人的生活状态,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在谍战剧中找到共鸣。这是谍战剧大行其道的社会心理基础。”

网民“我是男的”评论称:“郑耀先,妻子为了保全他自杀,为了完成任务扔下四五岁的女儿而不养育见都不见!有的兄弟出生入死只为见他一面,有的放弃一切只为救他,又有的……太多太多,最后就只有两个字——信仰!作为人的基本人性已经泯灭了你跟我说信仰?!这个剧越往后越让人绝望、心寒、后背发凉,而且是真是(实)存在的,真是黑色幽默……”。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学者何清涟在其《风筝》观后感中表示,一位智商情商均高的情报精英,硬是在共产党党性要求之下,成了人伦丧尽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他尽管牺牲了一切,包括自己的人性,但终其一生,也只能活在假身份中,备受社会摧残。而他奉献了一生的“组织”,对他的最大恩赐,是答应在郑诱捕生死兄弟与爱徒宫庶之后,将他从劳改农场发配至街道“监督改造”。

何清涟认为,这部剧揭示了所谓“革命信仰”的荒唐,以及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谵妄:“革命”对人的吞噬不仅是肉体上的打磨,更是灵魂上的扭曲摧残。这部电视剧至少让部分观众看到一直被掩盖的黑暗:中共以“信仰”为名,逆反人性,折腾社会、折腾所有中国人,最后也让所有中国人互相折腾不息,中共“革命史”就是一部集恶与污秽于一体的斗争史。

而《九评共产党》编辑部最近推出的力作《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更是揭示了所谓“共产主义”的本质:共产党实质上并不是一个政党,共产主义也不是人类一次“失败的理论探索”,其背后是一个由恨和宇宙败物构成的邪灵。这个邪灵仇恨正神和人类,其真正目的并不是夺取政权,更不是“共产主义理想”,而是摧毁人类的道德和对神的正信,最后毁灭全人类。

(记者桓宇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古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