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4日讯】腊八节,俗称“腊八”,即黄历十二月初八,自上古起,腊八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

腊八节是一个欢快的节日,人们常说:“过了腊八就是年。”一首流传甚广的民谣唱道:“腊八,祭灶,新年快到,闺女要花,小子要炮,老妈子吃着桂花糕,老头子戴着新毡帽。”

腊八由来

腊八节因腊日得名,古代称为腊日。岁终之月称“腊”,腊的含义有三:一曰“腊者,接也”,寓有新旧交替的意思。二曰“腊者同猎”,指田猎获取禽兽好祭祖祭神,“腊”从“肉”旁,就是用肉“冬祭”;三曰“腊者,逐疫迎春”。

北齐诗《腊节》诗云:“凝寒迫清祀,有酒宴嘉平。宿心何所道,借此慰中情。”寒凝大地、数九隆冬时节,人们摆上酒肉,祭祀百神,感谢百神的福佑,表达出对神灵的敬颂之情。

佛教徒称腊八节为“佛成道节”,亦名“成道会”。宋代的一名出家人写道:“腊八是今朝,如来成道日。夜半见明星,从此生荆棘。荆棘生人间,天上错流传”

佛教的创始者释迦牟尼本是古印度北部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净饭王的儿子,他见众生受生老病死等痛苦折磨,于是舍弃王位,出家修道。初无收获,后经六年苦行,于腊月八日,在菩提树下悟道成佛。后人不忘他所受的苦难,于每年腊月初八吃粥以做纪念。“腊八”就成了“佛祖成道纪念日”。


腊八粥中,少不了各种豆子。(pixabay)

腊八粥的习俗—吃腊八粥

俗语说:吃过腊八饭就把年来办!那么腊八吃什么饭呢?中国大部分地区有喝腊八粥的习俗。

过去,人们五更汲水煮粥杂以五色菜,供早饭食用,谓之“腊八粥”。此俗起始于寺庙和尚,后传入民间。

以前有的寺院于腊月初八由僧人手持钵盂,沿街化缘,将收集来的米、栗、枣、果仁等材料煮成腊八粥散发给穷人。传说吃了以后可以得到佛祖的保佑。所以也有人把它叫做“佛粥”。

1949年前各地佛寺作浴佛会,举行诵经,并效仿释迦牟尼成道前,牧女献乳糜的传说故事,用香谷、果实等煮粥供佛,称“腊八粥”。并将腊八粥赠送给门徒及善男信女们。

清富察敦崇所著的《燕京岁时》记载了当时腊八粥的内容:“腊八粥者,用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红豆、去皮枣泥等,合水煮熟,外用染红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及白糖、红糖、琐琐葡萄,以作点染。”,又说:“按,《燕都游览志》:十二月八日,赐百官粥。民间亦作腊八粥,以果米杂成之,品多者多胜。今虽无百官之赐,而朱门馈赠,竞巧争奇,较之古人有过之无不及矣。” 

办年货

有的地区,把腊八粥叫做腊八粥糊涂饭。意思是,之后人们就大把大把地花钱,而毫不吝惜,有些人不惜拉账也要把年货办好。好像人糊涂了一样。

赤豆打鬼

传说共工的儿子死后变成了撒播瘟疫的鬼。这个瘟疫鬼天不怕,地不怕,单怕赤豆,故有“腊八赤豆打鬼”的活动。腊八粥以豆熬煮,就与此有关。

腊八面

陕西一些地区,腊八节一般是不喝粥的,腊月初八早上,家家户户都要吃腊八面。也有的人家,午餐时将早上的腊八粥掺入面条,称为腊八面。主要流行于中国北方一些不产大米而盛产小麦的地方。

腊八醋泡腊八蒜

泡腊八蒜是腊八节的节日食俗。在黄历腊月初八,将大蒜去皮、洗净、剥瓣,倒入米醋,封入小坛。

腌制腊八蒜的醋也称腊八醋,要泡到大年初一。初一开封,蒜瓣湛清翠绿、醋味醇香扑鼻,是初一饺子的最佳佐料。

腊八蒜的蒜字,和“算”字同音,用蒜代替“算”字,以回避这个算账的“算”字。各家商号要在腊八这天拢帐,把这一年的收支算出来,可以看出盈亏,其中包括外欠和外债,都要在这天算清楚。

以前腊八这天,要债的债主,要到欠他钱的人家送信儿,提醒其准备还钱。北京城有句民谚:“腊八粥、腊八蒜,放账的送信儿,欠债的还钱”。

老北京临年关,街巷胡同有卖辣菜的,可没有卖腊八蒜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如果直接喊“腊八蒜来!”欠债的人听了,以为是“腊八算来”。所以,腊八蒜都是一家一户自己动手泡腊八蒜,同时自己先算算,接下来的新年怎么过。

吃冰

此外,腊八节还有吃冰的习俗。腊八前一天,人们一般用钢盆舀水结冰,等到了腊八节就把冻好的冰敲成碎块。据说这天的冰很神奇,吃了它在以后一年不会肚子疼。

忌回娘家

甘肃一带的俗谚称:“腊八不吃娘家米,吃了娘家米,一辈子还不起。“还有:吃了腊八饭,一家人都要散;喝了腊八米,一家穷到底”的说法。

古人笔下的腊八

大诗人陆游在其诗《十二月八日步至西村》中这样描述腊八节:“腊月风和意已春,时因散策过吾邻。草烟漠漠柴门里,牛迹重重野水滨。多病所须惟药物,差科未动是闲人。今朝佛粥交相馈,更觉江村节物新。”

腊八节的诗中,也记录了战乱,诗人说,如果不是喝到了粥,都不知今日是腊八!“襄阳城外涨胡尘,矢石丛中未死身。不为主人供粥饷,争知腊八是今辰。”(宋:赵万年《腊八危家饷粥有感》)

同是宋代诗人,喻良能《腊八日雪参议林郎中有诗因次韵》写道:“玉树参差见,银花子细看。淖糜分腊序,圆炭度朝寒。冉冉头新白,匆匆岁又残。聊凭一杯醉,忍把两眉攒。”

岁月催人老,诗人的头发都白了,可是腊八节还是如期而至,诗人就只能借酒消愁。

清朝顾梦游的《腊八日水草庵即事》中也伤感地说:“晴腊无如今日好,闲游同是再生身。自伤白发空流浪,一瓣香消泪满巾。”

(记者李蒨蒨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