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4日讯】继“换头术”之后,近日大陆又传出一人体试验的消息,这种美国还不允许医生做的人体试验,却在中国顺利进行,引发外界关注。分析认为,这种现象显示出其他国家注重道德和伦理,讲究对生命的尊重,所以对人体试验非常慎重。而中共却恰恰相反。

《华尔街日报》1月23日消息称,在杭州肿瘤医院里,杭州肿瘤医院院长兼肿瘤医生的吴式琇从去年3月份开始,就在将一种工具用于人体试验。这种名叫Crispr-Cas9的工具是由美国科学家设计的,可以用来编辑DNA。美国还不允许医生将这种工具用于人体试验,但对中国来说,情况不是这样。

与全球同行业的做法大相径庭的是,中国在这方面的监管很差,吴式琇被允许在患者身上试验这种新工具。吴式琇所在医院的审核委员会只用了一个下午就签字同意他进行试验,无需经过国家级监管机构的批准,不良反应报告方面要求也较少。

吴式琇在杭州市肿瘤医院的团队从食道癌患者身上抽取血液,用高铁将血液送到一间实验室,该实验室使用基因编辑工具Crispr-Cas9重新编程DNA,然后再将这些细胞注回到患者体内。

报导称,相比之下,中国以外的首例Crispr人体试验还没有。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用了近两年时间来进行多种安全检查,也未获得联邦批准。在欧洲,这类试验也没有。中国所进行的Crispr人体试验令西方科学家感到担忧。因为这种试验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可能对患者造成伤害。西方科学家认为在这方面,国际上应该就道德问题达成一个共识。

中国是第一个将Crispr用于人体试验的国家。美国国家医学图书馆(U.S.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资料库中记录中国的九次试验。其中被发现至少还有两次医院试验,其中一次始于2015年,至少有86名中国患者接受了基因编辑。据有关人士表示,位于合肥的中共军队第105医院早在2015年就开始在病人身上试验Crispr。

此前,中国的“换头术”在道德和伦理方面就备受非义,英国《每日邮报》曾报导,意大利专家卡纳维罗去年11月17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的记者会上宣称,他与哈尔滨骨外科医生任晓平带领的团队合作,成功利用人体尸体完成了“换头术”。卡纳维罗表示,欧美科学机构和美国当局不愿支持有争议的手术,所以才选择在中国进行手术。

有许多医学专家认为这种手术不管是谁接受手术,都会有难以置信的痛苦,很可能无法自主呼吸或心跳会有问题。所以头颅移植手术在从道德和伦理上备受质疑。

港媒《苹果日报》刊文称,有北京医学专家坦承,炫耀换头术等同宣告中国“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国家”,“是中国医学界的耻辱”。

美国神经外科医生协会认为,换头术后果严重,甚至比死更难受,呼吁人们不要接受。

去年11月16日,《新闻周刊》(Newsweek)刊登题目为‌‌“人头移植即将在中国进行,人体从哪里来‌‌”的文章说,不论我们是否相信人头移植将会‌‌“成功‌‌”,不论我们是否希望它发生,事实是:“现在在中国,正在发展实施人头移植的技术。”

外界质疑,中国习俗入土为安,一般人不会轻易拿自己甚至亲属身体作冒险试验,那么供体来自哪里?供体来源是否合法?随着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曝光,“换头术”的供体来源引发关注。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报告揭露:“目前,中国存在着庞大的活人器官供体库,以法轮功学员为主体,同时也有藏族、维吾尔族、基督徒和其他弱势群体。”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皇家检察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曾就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进行多方调查。他们称中共活摘器官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记者欧阳静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