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5日讯】【热点互动】(1715)冰花男孩进京“圆梦”:你感动了吗?

这些天来一位冰花男孩的故事触动了很多人的心。自从他穿着很单薄的衣服,头顶一头冰花出现在教室的照片在网上热传之后,他的故事有了许多戏剧性的发展。先是官媒迅速称赞说:“苦难照亮前方的路。”之后在收到大量的捐款之后,地方政府只是给了这位男孩8000块钱,并且辩称说:“一夜暴富不利成长。”那么最新的消息是,冰花男孩的一家被安排上北京圆梦。至此完成了冰花男孩到宣传英雄的华丽转身。那么这样一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在中国还有多少像冰花男孩一样的贫困儿童?官方如此的手法对于解决这些贫困儿童的命运和改善他们的处境会有帮助吗?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

这些天来,一位“冰花男孩”的故事触动了很多人的心。自从他穿着单薄的衣服、头顶一头冰花出现在教室的照片在网上热传之后,他的故事有了许多戏剧性的发展。先是官媒迅速称赞,说,苦难照亮前方的路。之后,在收到大量的捐款之后,地方政府只是给了这一位男孩8,000块钱,并且辩称:“一夜暴富,不利成长。”最新的消息是,冰花男孩的一家被安排上北京“圆梦”,至此,完成了“冰花男孩”到“宣传英雄”的华丽转身。

这样一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在中国还有多少像冰花男孩一样的贫困儿童,官方如此的手法对于解决这些贫困儿童的命运和改善他们的处境会有帮助吗?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此事件深度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陈破空、横河: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背景短片。

1月20日,大陆媒体报导了“冰花男孩”王福满和父亲及10岁的姊姊,19日下午抵达北京的消息,报导称,这是“冰花男孩”第一次离开老家、第一次搭飞机,并在第二天和家人如愿来到了最为期待的天安门观看升旗,还参观了公安大学,“梦圆北京”。

报导虽然强调王福满很开心,但是有关造成“冰花男孩”苦难的根源,却只字不提。

对此网友纷纷留言:“‘冰花男孩’被网友曝光后,活脱脱成了一场闹剧,被有关部门请到了北京看升旗和参观公安大学,如此恶搞一个儿童,凸显了这个政府的肮脏,利用人民的苦难为官方贴金,将民众的贫穷包装成‘正能量’。”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南京大学文学博士刘开明表示,中共这样做是为了掩盖中共宣称要精准扶贫的口号。他还说,像“冰花男孩”这样的孩子在大陆有六千七百多万。

此前,来自中国各地为王福满的慈善捐款达到30万元人民币时,王福满却只得到500元。这一消息曝光后,中国网民纷纷表示愤怒。对此,鲁甸县教育局局长陈富荣1月16日回应称,目前王福满家所收捐款约为8,000元。他还说,如果所有捐款都给王福满,这种“一夜暴富”的慈善反而不利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辜负了捐助者们的初心。

美国之音1月19日的报导,把这形容为是“国家级的忽悠”。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论的这个故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发表您的看法,您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或者通过电话或者通过YouTube上观看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破空,我们先看这一家人进北京,基本上大家都比较知道,在中国发生一件比较令人关注的事情之后,一般官方是什么样的套路,但是接到北京,可能很多人还是没有想到,有人说这是属于消费穷人,但也有人说挺让人感动。你怎么看呢?

陈破空:这件事把“冰花男孩”,一个贫困的“冰花男孩”在网上一下成了网红,相片传了之后接到北京这件事情,政府的作为体现了两个文化的重叠,一是几千年专制文化的重叠;还有共产党党文化的重叠。

怎么讲呢?古代专制文化的重叠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青天在上,皇恩浩荡;如果有一件什么事情发生,比如冤案,皇帝或者皇后给予平反,就表示恩在朝廷,所以这个小孩或者受苦的人跑到朝廷去谢恩,这是一种传统思想的作怪、人治的思想作怪。

再一个是中国共产党的党文化,共产党的文化也很复杂,一是它要树典型,它认为是要树典型。比如说,原来毛泽东时代要树“好战士”,弄个雷锋当典型;到后期要树不走“白专道路”,把一个拒绝考试、考白分的张铁生树成典型;文化大革命期间,一个跟老师造反的黄帅,跟老师说了几句话,突然把她塑造典型,人家黄帅没那么坏,但是给共产党塑造典型好像她很坏、是造反派。

同样道理,现在扶贫、“精准扶贫”要树个典型,那怎么办?这下逮住了一个儿童,是冰花儿童、很贫困。变坏事为好事,赶紧把他接到北京精准扶贫,精准得很,照着这个儿童扶贫,就大宣传了。共产党这一套什么呢?移花接木,转移视线。因为这件事情人们都会把根子指向贫困,为什么这些孩子这么贫困、这么苦呢?多少孩子这么贫困?官方为了转移视线、转移话题,网路上的热头赶紧转移到:怎么营救这个孩子,怎么让这个孩子得到温暖,怎么样送温暖。这是一种转移。

还有一个,共产党挪用文化、借用文化借花献佛,明明是别人(一个老师)把这个孩子的相片放在网站上,然后民间首先掀起了同情潮和捐款潮;政府一看不行,不能让民间抢了这个旗子,关怀还得由政府来关怀。所以政府是抢过来借花献佛,挪为己用,整个是挪用文化,就把它挪过来往自己脸上贴金。政府最终达到的目的是为自己脸上贴金。

主持人:横河先生,听说去北京的事情是官媒和政法委安排的。让人觉得非常有意思,这个事情政法委卷入其中您怎么看?

横河:按说政法委和这个事情没有关系,但是事情总得有人策划,所以就来了这么一个借口,听说他是想当警察,所以政法委出面;好像“警察”就跟政法委有关系了。第一,“听说他想当警察”这个事情就有点讲不过去,因为像这种地方吧,跟其它地方不一样,其它地方的小孩如果想当警察,一定是他看到警察很霸道,他就想:将来我有权力了我也可以管别人。这种想法。但那个地方,连到一个有学校的地方都要走4公里路。

主持人:一个多小时。

横河:我相信他在村子里面是没看见过警察的,而且到他去上学的地方可能也没有警察,他的概念里面很可能是像他爸那样,出去打工去。这个可能性倒更大。所以这就是编出来的,就为了让政法委的邀请“名正言顺”。这里其实有个问题,实际上是两个部门邀请的,一是政法委;还有一个是北京媒体“北京时间”。

主持人:电视还是报纸?

横河:“北京时间”是新媒体,主要以视频为主,是北京电视台、北京新媒体公司和“奇虎360”三个并在一起投资、组建的新媒体,实际上是北京政府的宣传工具;政法委是枪杆子或者刀把子,还有一个笔杆子,这两个单位弄在一起就是一场宣传,就是一场宣传运动,然后把他请到北京去、让他到公安大学去,这就一举几得。因为中国警察名声不好嘛,现在就变成慈善事业警察也可以干了;本来跟警方没有关系!整个一套,仔细想想其实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而且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情。

横河:对,很可怕!本来这种事情在其它国家应该是由民间慈善机构来进行这样的救助,跟政府没有关系。我说句老实话,再说清楚一点的话,政法委请他们全家到北京来,谁出钱?政法委的维稳经费难道就这么用的吗?

主持人:那肯定就是这么用的呀!

横河:对,他请来了还不仅喔,陪同还有两个,一个是他父亲所在工作单位的中建三局,另外一个是当地的政法委书记陪同他们进北京。你看一下就花这么多钱!这种事情在其它国家绝对不会由政府来出钱,由慈善机构出钱也不可能;把他们送到华盛顿DC参观一趟?不可能的事情嘛!因为送到华盛顿DC没有任何好处,谁也不可能利用这个得到任何好处。

主持人:经费可能都没有任何地方出!

横河:慈善机构捐给他的钱里面可能可以用,但是它没好处!如果让他到北京去,很明显,就这种事情本来给他安排一下,或者是改善一下生活,或者是更好改善当地的生活,或者更好改善当地的教学条件,都比请他们一家人到北京去要好很多。北京是什么?北京就是中共统治的象征,和其它地方不一样;任何慈善、任何帮他个人、帮他家庭都不应该把他请到北京去,去北京就是为中共涂脂抹粉。

主持人:刚才破空谈到,事情发生的本身就是为了转移视线。回到事件本身,我们看看到底这个事件告诉我们什么?王福满的照片在网上一公开,人们发现他在零下9度的天气走了一个多小时到学校,衣服非常单薄,那是他最后的一件衣服。照片出来以后,大家的反应非常强烈。破空,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你看到照片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

陈破空:对,走5公里,1个多小时,这个8岁的男孩独自走山路,而且是零下9度,他是满脸的冰霜,头发全白,就是冰花。我第一个看到的感觉是我非常震惊,为什么震惊呢?手上全是冻疮。因为我想起了我小时候,都过去了40多年了,我小时候那个时候,我小时候就是满手冻疮,就是衣服不够穿。但是不是我一个人满手冻疮,我在一个四川的川北丛山峻岭的一个小镇,我们家4个孩子冬天都是冻疮,周围的孩子都是冻疮,因为衣服不够穿,天气又冷,然后上学太远。我吃惊的是40多年了还是一样!

中国第二大经济体,甚至那个胡鞍钢说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甚至还什么都是中国第一嘛。居然有这么贫困!所以在习近平等说是个扶贫、贫困,什么“精准扶贫”的时候,还驱逐北京的低端人口,那些是来打工的,但是还有更低端的,就是留守儿童、留守老人,中国真是令人震惊啊!

都说现在农村很好啦,如何如何好,叫做什么丰衣食足。我们先不谈丰衣足食,是不是足食,吃饱了没有不知道,首先你衣服都没穿够,这么冷的天气,而且交通这么的差,我简直非常震惊!我们小时候就走山路,那是40多年前,走山路走路走很远,我们学校都在山上,小学中学都缘山而建,所以都是走山路,甚至我小时候从一个镇走到另一个镇,这样几十里几十里的走路都走习惯了,甚至走到县城是60里,我都走过。但是我没想到40多年后这些孩子还是这样,所以说我是非常震惊。

这个现象给广大网友非常感动,广大网友为什么纷纷捐钱、捐爱心?是他们看了太痛苦了、太惨了!到了21世纪居然满手的冻疮。我现在手上留下来的疤痕都是,因我是疤痕体质,就会留下疤痕,就是当年的冻疮留下来,没想到今天一样。

但是说到北京我再补充一下,把他接到北京的时候,据说他回到那里一天,北京又要请他去了。《纽约时报》说他成了宣传明星,我说他不仅仅是宣传,是宣传工具。还有刚才为什么提到政法委不是宣传,实际上是中宣部门搞的,中宣部搞的,实际上是王沪宁领导的宣传舆论部门搞的,但是为了避嫌,因为直接由中宣部出面,那就更加说是宣传工具了。

政法委出面,还有一个是维稳的意思。找了一个由头,说他梦想当警察,然后刚才横河又提到了,当地的政法委书记和公司领导陪同是监视,我认为是监视。为什么政法委要办这件事?因为这件事可能引发社会的轰动,因为在网路上已经出现了不稳定了,到处都传了。

主持人:他的家乡现在已经开始有这种。

陈破空:他们已经在维稳了,在网上首先是封帖、杀帖,对这个不利的评价全封掉,对政府不利的全给删掉。而家乡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由于抗议争地和拆迁,民众奋起抗争,昨天、今天有那个视频嘛,民众群起抗争,非常的血腥,跟这个警察打,砖头扔,然后说是1死多少伤,说这个地方是这么个状况。

所以这件事情被中共不仅列为宣传项目,而且列为维稳项目。所以说有人监控他们全家人的言行,而到了北京,这里是政法委出面以策安全,整个把人民群众隔绝在外。所以你看他的所有活动,周围没有群众。你说这个既然是个典型来了,你是不是让北京市民围观一下,跟群众互动一下?他怕群众围住之后纷纷捐款了,纷纷诉说这么可怜的孩子啊,整个社会就轰动了。所以中共把他拿来不仅要树典型,还要妨止所谓的动乱。

主持人:是。横河先生,我们再看一看这个事本身,就是说它反映出的,就我来看,它反映一个是贫困问题,一个是留守儿童的问题。我不知道就这两个问题,您觉得到底今天中国这一个问题有多严重?

横河:贫困问题其实在中部和西部是非常严重的,南方也是。那么像这种地方应该是很多的。我记得我们前2年还看到一个就是爬那个悬崖峭壁的。

主持人:是,没错,还有过江的。

横河:那是很艰苦的地方。这种情况就是在一般来说,就是说它是自然条件比较恶劣,但是就作为一个国家,本来在这方面应该对贫穷地方,就是说它没有多少能力的地方,应该采取扶植的办法。当然这个扶植是包括多方面的,甚至创业都是扶植的办法。

但显然对这个地方,不仅这个地方,很多地方,其实并没有利用当地的自然资源,或者当地的人力、物力来进行发展,而是说什么呢?其实都是成年男子出去打工去,女的也出去打工去。

主持人:自给自足。

横河:利用打工的方式,这样的话对各个地方改变贫困面貌其实是毫无帮助的。那么特别特别穷、而且没办法改变怎么办呢?这时候实际上就是政府补贴了。你想想看,你这个高铁都建到全世界去了,你那里就不能修两条路吗?就是说这个钱花到什么地方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为什么中国人一谈到那个地方要走这么多山路的话,他马上想到的就是对外援助有多少?

所以这个钱本来并不是缺到这种程度,因为毕竟像这种赤贫的地方,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少的,而东部的发达地区应该可以补贴的。你看每个省,前2天不是讲到各地的GDP造假吗?你可以看到各个省的GDP这个量其实是很大的,特别是财政收入的量是非常大的,但是却没有用在这种地方。我第一个印象就是说,钱到哪儿去了?

为什么这种地方不能够,实际上不是“精准扶贫”一个人扶贫,而是整个地区你怎么改善那样的面貌,但是没有人管这种事情。因为这个事情是长期的,而官员他只管一时。就像为什么这次要把这个“冰花男孩”王福满,为什么要大肆去做?因为这比要改善那个地方的生存条件要容易的多,他一下就让大家忘记那里人生存条件的问题。只要去扶一个被所有人关注的问题,所以他只关心这个关注度会不会对他当官有好处,而不会说具体的民众生活对他的升官有没有好处,他不会想到这一点。

主持人:对,其实说到这个我想起来,破空,有的网上人为当地政府辩解,说当地这个学校,这个王福满所在学校有167个小学生,平均每个年级不到30个学生。所以这样一个人数,他说多建几个学校没有实际意义,没有现实意义。所以那个意思就好像是当地政府不能通过多建学校等方式去改进。那您觉得当地政府应该可以做什么?

陈破空:这个说法就是金钱至上、效益至上、实用主义的一个表现。这个可以形成一个对照,就在日本有一个很著名的故事。日本为一个人留一个车站,为一个高中女生留一个车站,就在日本北海道。本来这个铁路,日本JR铁道公司因为北海道有一段路乘客越来越少,就计划把一个车站取消掉。这个车站翻译成旧白泷站,旧滝站。

然后就要拆掉旧滝站这个站的时候,就发现乘客虽然减少,但是还是有个高中女生要坐这个火车去上学,上高中。当她考上高中的时候就听到说这个车站要取消了,她很发愁。但是这个日本的铁路公司也知道有这个女生,所以就为她没有取消。那么这个火车持续运行了3年,仅仅为这个高中女生而保留。就早上照样开,因为只有一班车,晚上也只有一班车,这个高中女生刚好赶上这个车然后上学,刚好赶上车回来。而且说这3年中这个车只有一次晚点,非常准时。而且这个女生每次跑步去的时候,车站的列车员都对她微笑,叫她慢一点。这个车站可以说,你们算一算,根本不赚钱,是严重的亏损。

所以我们看这个中日对照啊,中国讲究的是个钱,而日本讲究的是个人性、是个责任。再一个,这件事情可以对照,在中国动不动就讲政府做什么政府做什么,结果为了160个学生说建学校没有用,建路没有用。但是人家为了一个学生,是公司,不是政府,是铁路公司为了一个学生保留一个车站,长达3年。所以这个对照,民族性、制度都在里边了。

而这个女生在2016年3月1日毕业之后,这个车站才宣布取消。3月25日取消这个车站,民众都觉得惋惜,都蜂涌去拍照。然后这个女生说了一句感言,也非常平静感人,她说多亏了这趟列车,她说让我早上能多睡一会儿。因为她坐这个站虽然中间只有两个站,但是她上学要经过1小时8分钟,所以她在车上正好睡一下。就一个站为一个高中女生保留3年,日本有这样的精神,中国你根本找不到。

而且这个还有个插曲,还有个花絮。这个日本女生有中国人血统,据说她的母亲是中国人、父亲是日本人,所以这个女生实际上是个混血儿。她不讲中文、讲日语,但母亲会讲中文。就这么一个故事。好,现在你中国网友怎么评?不仅仅她是一个日本人,而且她还是个中国人。就为这么一个孩子,中日混血儿保留了一个车站长达3年。

而中国那边却在推诿,说是167个学生又怎么样,又说不能建学校。你山路呢,你说公路在哪里?孩子居然要爬山涉水去上学。这集中反映了中国的问题,制度的问题、政府的腐败,以及人性的缺失等等都反映了。如果不是这位老师把他冰花的照片偶然一放的话,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然后激起了民间的爱心和同情。

主持人:说到地方政府,我们现在看到在一件事情上地方政府很积极,就是分配捐款。据说这一次大家捐了有50万,地方政府说有8,000元到了男孩的手中,但是它用了一种说法可能真的使人很愤怒:“一夜暴富,不利成长。”你怎么看这样的说法和捐款的事情?

横河:捐款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本来都是人家私人捐款,政府有什么权力来控制私人捐款?为什么私人捐款要到它手里去?这就是中国一个最大的问题,它不容许慈善机构、私人的组织来组织捐款。

主持人:就是一切都要归拢在政府机构是吧?

横河:如果不是政府,而是有人自告奋勇说“我来帮他收这个捐款”,就是非法集资,立刻把他送到监狱里去,所以政府就垄断了这一切,那么当地政府有什么权力说我给你多少钱呢?这完全就是拍脑袋,脑袋想一想就是了!

这种钱在西方怎么做的?在西方国家,一个就是给他自己家人;都是人家给他设一个账号,大家都捐给他;还有一种就是慈善机构,慈善机构收集到很多钱之后它也有一种做法,也可以这么做,就是给这个孩子专门设置一个教育基金,就可以一直养他养到多少岁。在西方还有的家长特别好的,收到这种捐款以后,某种原因这笔钱不要了,把它全部捐给另外一个类似性质的慈善机构,全部捐出去。所以整个社会形成良性循环。

而在中国,其实在捐款问题上的每一个环节都是错的,所以你还真找不出来哪个地方错得特别厉害;没有一个地方是对的。这就是一个问题,没有私人捐款,没有慈善机构、人们能够相信的慈善机构;政府包办一切,政府来决定这笔钱怎么分配,最后这笔钱还没有办法去查账,你还查不到那笔钱到哪去了。

主持人:对。这笔钱到底剩下多少、去哪里了?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这个事网友非常愤怒,中国民间捐款的人非常愤怒。首先,当捐了30万给这个男孩,这个男孩家只得了500元;当捐了50万的时候,男孩家只得了1,200元,后来最高的数字说是得到了8,000元,政府说是8,000元。其它钱去哪了?政府说了一句话:有85个特困难,把这笔钱用去别的贫困区。那网友就算账了,85个特困生乘以500,每人500元,那就是四万多啊,50万减四万多,其它钱去哪里了?还有差不多四十多万的钱又去哪里了?政府交不交代?它不交代。

刚才横河先生提了一条事实上是违法违规的问题,因为人家捐款、民间捐款是指名给谁就给谁,如果政府拿了就是违规违法,等于是政府盗用,是盗窃,人家给这个孩子家里捐的,你凭什么从中给拦住、拿住然后你来分配?在任何一个国家的法规上都属于盗窃,属于中间拦取,就是属于犯罪,是违规违法的。

从人道上讲,说什么防止这个小孩“一夜暴富,不利成长”。红二代全部一夜暴富,红色权贵的子弟全部一夜暴富;不仅一夜暴富,你看那个什么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去香港走一趟,10亿美金到手,李嘉诚还给他捐款。李鹏的儿子李小鹏一夜暴富,什么电力之王;说是影响前途,哪里有影响他的前途啊?他现在前途好得很呢,中国的商务部长、中央委员呢!什么叫影响前途?双重标准!中共的官二代、红二代、富二代,这些都是官宦子弟,可以一夜暴富,没有问题,李鹏的女儿李小琳还吹是靠自己的本事,而民间的这个孩子不准一夜暴富,人家是靠民间自发的捐款。

刚才我讲一个日本的女生,我要补充一点。中国这个是叫“冰花男孩”,日本那个可以叫“冰花女孩”,为什么这么讲呢?我看那张相片,北海道冰天雪地,那女孩站在那里等车,她的靴子全都蒙上了白雪,背包也是雪花,但是头上没有雪花,她穿得非常厚实、很温暖,戴着围巾,穿着黑色而且穿的很体面,这就显示了生活状况。你看日本的铁路公司给她提供一个人的车站、一个人的列车,而她的家庭提供她可以穿得非常温暖、有保障的,绝不会满脸满头冰站在那里,或者是走山路,没有这样的事情。

而日本,中共都在吹,日本是怎么衰落、经济怎么下滑,20年停滞;而中国是怎么发达,把日本远远甩在后面。清华大学所谓的教授胡鞍钢吹说,中国已经是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都超过美国,分别是美国的1.13倍、1.31倍、1.36倍,小数点后面都算得很清楚,号称现在中国第一,美国第二。那好,请问胡鞍钢先生、胡鞍钢教授,这个男孩怎么说?日本这个女孩怎么说?中国有个冰花男孩,日本有个冰花女孩,大家拿到国际上去讲一讲。

主持人:这个女孩算不算一夜暴富?她穿得这么体面。

陈破空: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做原田华奈,我估计那个“华”字也为了纪念她是中国人的意思,可能。

横河:我还补充一点。如果说不利于这个男孩成长的,是这一次把他接到北京去;如果说这个人将来心里有创伤的话,多半和这一次到北京去有关系。

主持人:说他是第一次知道有暖气。

横河:所有都是第一次,还给他列了一大串“第一次”。这个我倒是非常担心,这比一夜暴富、在经济上一夜暴富给人造成的后果可能要严重得多,当然我相信不见得就会影响他一辈子。因为人成长以后,过程当中他会知道什么好、什么坏的,但是这个过程实际上是为了宣传目的、为了中共自己的利益,把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孩子捧到一个不该到的位置,我觉得这个对他来说是很大的伤害。

陈破空:而且编造了一篇作文,一看就不是个孩子写的。现在一篇作文上网了,明显是老师代替他写的。讲他家里的故事,妈妈去打工两年没回来,父亲在昆明打工,自己跟姊姊又怎么怎么样,然后又说多亏了老师,现在成了网红,又说政府怎么怎么的。一看就完全不像一个8岁的农村孩子写的作文。我小时候作文总是全班第一、全校第一,那这篇作文可比我写得好多了。

你看这个政府做到这个程度,这篇作文一定是叫老师帮他写的,然后到处宣传。而且到北京之后,他还得提几个细节,这个小孩子的梦想是:“想当警察。”为什么当警察?“我想抓坏人。”你怎么抓坏人?现在鲁甸县发生的坏人就是警察,这些警察在拆迁、在争地,人民在跟他抗争,坏人就在政府里面,坏人现在保护政府,那个政府里面都是坏人,腐败贪官、腐败分子一大把,黑恶势力一大把,你长大了究竟是抓什么坏人?好,如果这个小孩长大了,跟现在的警察一样,他反而变成一个坏人了,去助纣为虐,保护坏人;如果他变成一个好人,他可以去抓政府里的腐败贪官。

主持人:我想插一句。我们在网上看到照片,他去参观公安学校,可能跟边上一个警察一起敬礼。有人就说,从冰花男孩到政府的打手可能只是一步之遥。人们有这样的担心。不知道跟破空你刚才提到的是不是类似?

陈破空:中共在这个过程中毒化这个孩子的心灵,为什么呢,你别的不参观,你去参观什么公安大学,这也很可怕,公安大学培养的都是打手;再去参观什么毛主席纪念堂,看一具僵尸,一块腊肉摆在那里,小孩根本都莫名其妙,可能吓得要死,一块发黑、发霉的东西摆在那里,豆腐干又不像豆腐干,臭豆腐不像臭豆腐,摆在那里腌肉不像腌肉,这孩子可能都吓得不敢看;又去看什么升旗,整个就不是孩子的活动。

你看在美国、在别的国家安排活动,孩子嘛肯定是安排孩子的活动,去幼儿园、去跟北京的孩子团圆、去哪个游乐园比如迪士尼或者儿童乐园玩一下,或是跟孩子童真有关的东西,或者给他一些玩具;都不是。全是一些大人的活动,全是一些非常“高大尚”很正规的一些活动,什么公安大学、毛主席纪念堂、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最后幻化成什么?就是《纽约时报》说的总结,幻化成他对祖国的忠诚,对这个党的忠诚,最后归结到党头上。最后中共的报纸都说,党的恩情、党的什么。

本来这个孩子是民主的孩子、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最后成了党的孩子,所以他最后认了狼妈妈,可能就要给他灌输狼奶了。长大了确实很危险,如果他真的长大成了警察,那太遗憾了!可能现在这些网民的爱心都白费了。

主持人:我们非常鼓励观众朋友们给我们打电话,跟我们互动。节目应该还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您也可以通过手机给我们发短信。横河先生,现在有很多人把中共的这种手法叫做“丧事喜办”,比如这个小孩子一开始出现,官媒说:“苦难照亮前方的路。”这让我想起当时在汶川地震的时候,非常著名的中共领导人的一句话,“多难兴邦”。您觉得这样的话本身有什么问题?

横河:这个是玩一种文字游戏。中国传统上是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一个伟人的出现,如果这个人确实成大器、非常出众,而且不是在正常的教育体系里面,人家就会在他的一生当中找出他磨难的经历。像美国现在一些开创网路公司的有钱人,他们接受正规教育,不需要经过生活挫折。

在一个比较复杂或者是比较坎坷不平的社会里面,要最终出人头地,他可能会经历过一些非常挫折的成长过程。一个有成就的人,尤其在社会学方面,很可能要经过一些坎坷,但是经过坎坷的人绝大部分成不了事,因为他最宝贵的时光都被浪费掉了。就像知青那一代人一样,有人说,这些人当中经过了苦难以后,有一些出人头地的人。但是比例非常小,绝大部分人就废掉了。大部分人是不能够经过这种痛苦和磨难成就事业的,对于已经成就事业的人,你不能回过头来说他曾经历过磨难,这两个逻辑是错的。所以不能说经过这么痛苦的人将来就一定有成就,绝大部分人是默默无闻的一生,痛苦一生。

陈破空:我补充一下,这里有三句话。第一句话“丧事喜办”,来自于当时2008年四川大地震、汶川大地震,当时有个姓王的御用诗人写过党和政府的关怀:孩子在九泉之下能做鬼也风流。说到这么肉麻的程度。老百姓把它定义为“丧事喜办”,把丧事办成了喜事,对中国人民开大玩笑。

还有一句话“多难兴邦”,也是当时四川大地震之后总理温家宝说的话。“多难兴邦”?那行,纵向我们回到毛泽东时代,那就是多灾多难、饥寒交迫;横向我们去了北朝鲜,把西朝鲜变成北朝鲜,饥寒不为交迫全国只有一个胖子,其他人都是瘦子,这叫多难兴邦吗?所以北朝鲜在兴邦、毛泽东那个叫兴邦?

还有一句话是邓小平说的“坏事变好事”,这才是共产党的实质。虽然有天灾、虽然有人祸、虽然有这些苦难、贫困,共产党的宣传机构一定把它抹平,一定把它说得非常好、光鲜,叫做“把坏事变好事”,邓小平一再讲这话,甚至“六‧四”屠杀之后他都说变坏事为好事。

这一次又是共产党的宣传伎俩和传统党文化手法的体现。把小孩弄到北京去走这一圈,网友有四个关键词,我们说得好听一点是“消费”这个小孩,党媒在消费他,消遣他、消费贫困人口;还有一个关键词是“作秀”,作秀还说得轻了点;更多网友说“恶搞”,是恶搞这个小孩。一个纯洁的8岁小男孩被弄到北京去,铺天盖地的这么搞是恶搞,对孩子的整体不要说是长期的心灵伤害,恐怕是心灵的扭曲。因为在山区里走得这么贫困,满脸冰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这是对精准扶贫的极大讽刺,极大讽刺。真精准哪!精准在一个人头上,那其他人怎么办?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觉得这种手法会不会也使不少人感动,这个小孩的事情挺感人,是很励志的故事。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横河:我想不会。当然,总是有人会相信这一套东西,要不然它也不会这么去宣传,但是我想大家都还是看得很清楚的,只是网路上有舆论导向的问题,另外还有删帖的问题,所以从数量上我们可能看不到这么多真正质疑这种现象的,但是我相信大部分人普遍质疑。不管怎么说,有网路而且开放这么久了,人总是有一点判断能力,而且这种事情讲多了以后人家就不信了。

我倒并不在乎有人相信这种宣传,相信宣传的人永远是有的,这没有关系,我觉得大部分人是能够清醒看到,至少有相当一部分人能够清醒看到。我倒不是特别担心会对整个社会造成什么影响。当然,中共历来就是把这些事情当成政绩来宣传,关键是怎么去解决实际问题。

主持人:对,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可能大家都有共识,它这种做法不能解决问题。到底实际上的问题,贫困问题、留守儿童问题、地方政府不作为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横河:其实国家财政开支对贫困地方是有相当补助的,但这项补助最终到哪里去了?我们都知道官僚系统就是腐败,这种钱最终到哪里去了?连民间捐款都要吞!上面对于贫困地区的拨款,我们知道继上次杨改兰 事件发生以后,大家都分析,这笔钱到哪里去了?才发现被层层苛扣掉了,钱不是完全没有。

至于解决方案,其实并不需要办这么多学校;按说,只是中共的官员不愿意去这样想。一是修路的问题,虽然这个地方很困难,但是相对来说不需要建标准公路,山上的公路能够开一辆小车就行了,像这种公路不能通到每个村子。我知道中国共产党搞宣传村村通广播,是搞宣传;通公路用不到村村,一个村子群落找一个中心村通公路,人家只要走到比较中心的中心村就可以了,中心村要有校车。

主持人:其实解决并不难!

横河:美国不是有校车(school bus)吗?美国学校公车非常普遍,一条路可能就接一个人,但是它早上很早出来,专门有一条路把每一个人都接上,放学再把每个人送回去,美国是这样解决问题的。当然那个地方可能是更广一点,但是我觉得弄几辆校车,把公路修到一个比较集中的地方,让大家走到那个地方去,然后再用公车接送,这个事情是应该可以做到的,并不是这么困难。中国毕竟给非洲国家一捐校车就是几十辆、多少辆的,那个地方也可以这样做。

还有就是建寄宿学校,政府包吃包喝,象征性收一点费用,让大家住到学校去,这也是一个办法。但这种办法它不去做;去讨论建几个学校的可能性。那两种方法都要方便得多。

一个地方脱贫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建公路。以前不是要建铁路、建公路时,大家都抢著说一定要从自家门口过?为什么?交通一方便,当地的土产品就可以加工以后运出去,外面的资源就可以进来,很快就可以摆脱贫困。以前在中国传统社会当中,是当地的富豪集资来做修路这种事情的。

主持人:相当于一种慈善事业。

横河:其它地方的资源也可以用在这方面,但是中共垄断了一切,只要它不做也不准人家做,那些地方就永远贫困下去。

主持人:能做的人都被杀了!土改的时候不是所谓的“乡绅”阶层都已经消灭了。

横河:所以不可能去指望中共!提再多的建议,障碍的就是中共。

主持人:破空,你怎么看?特别在教育问题上,很多人说,中共对教育的投资几乎等于零,所以像贫困的小孩他就永远贫困。

陈破空: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当然这个小孩的家庭贫困问题能够得到解决;由于这个村子小学问题的曝光,也许这间小学也能沾光得到一些援助,但是除此以外,更广大的问题中共是绝对解决不了,而且无意解决。

比如去年讲了,云南有4个留守儿童因为没有父母,烤火中毒身亡;前两年,贵州也有5个孩子在垃圾箱里取暖,结果中毒身亡;贵州有4个孩子因为贫困、没有办法,集体自杀,死了。这种事情层出不穷。中共的处理方法是什么呢?两手,一是在北京赶低端人口;说是要实现脱贫、没有贫困户,就移走、把低端人口捡走、赶走,那北京就没有贫困人口了。

还有一个手法就是隐瞒。像这种事情如果不是网友爆出来、不是那位老师把相片放到网上,谁知道呢?还有这里自杀、那里死,谁知道?所以它隐瞒。

再说,容不容易解决?本来容易;但是很难。容易是什么呢?两个事情,第一个事情,你中共现在不公布官员的财产,如果你能公布官员的财产,一看到超出他正常收入的全部拿出来,全国脱贫没有问题。第二个,中国现在有五千多万套的空置房子,大多数是中共的官僚跟官僚结合的部分所产生的,什么二奶、小三、情妇、私生子的这些房子空在那里不用,一些高档豪宅一半都没有灯光,房子空着。你只要把这些房子拿出来。

习近平在新年致词中讲一句话是引用杜甫的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好,该你做的时候了,你把这些空着的房子拿出来给这些儿童住,中国的贫困问题一夜之间解决。但这个政府不肯,它要搞面子工程、要搞首长工程。

主持人:或者能允许小孩子在城市上学,就不会有这么多留守儿童了。

陈破空:这些留守儿童之所以出现也是整个中国贫富差距、贫富分化造成的,户口政策造成的,父母必须跑到城市去,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老人都非常惨。这些贫困人口的故事简直是一本厚重的书,是跟整个中国所谓现代化为代价相伴、相生的。

主持人:是,像横河先生刚刚说的,中共是最大的障碍。非常感谢二位。我们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希望下次您能多和我们互动,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