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7日讯】近日,北京当局先后对十多个省市的副部级高官进行了密集的人事大调整,引起舆论界的解读。有港媒称,这一轮人事布局,是北京当局为了从组织体系上确保政令能出中南海”,采取的进一步削弱地方藩镇势力,加强中央集权的策略中的一环。

综合中国大陆媒体报导,从1月15日到21日的一周期间,北京、天津、重庆、广西、内蒙古、辽宁、黑龙江、江西、湖南、安徽、河南、云南、山西、甘肃、海南等15个省市的副部级官员先后调整了岗位,纷纷到异地任职。

仅1月23日,就有5个省市的副省长调职换位,其中包括:海南三沙市委书记田湘利调任福建省副省长,珠海市委书记郭元强升任江苏省副省长,贵州组织部副部长于杰调任山东副省长,中共司法部副部长王双全调任浙江省副省长,叶寒冰担任四川省副省长。

舆论界注意到,这一轮省市副部级官员的调整,绝大多数都是离开自己长期任职的地方,跨省履新。

美国大纪元报导也指出,从去年12月至今,中共官场至少有16名市委书记的职务进行了调动,其中,刚刚履新的河北唐山市委书记王浩、湖南副省长吴桂英、重庆市委常委、万州区委书记莫恭明等11人,都是离开了自己过去长期任职的地区,出省担任新的任职。

针对上述现象,香港东网1月25日发表评论文章分析称,新一波中共地方高官“异地交流”跨省调动潮的人事布局背后,是当局出于防范地方出豪强的政治考虑,为了从组织体系上保证“政令能出中南海”而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

文章分析,地方山头主义是中共政治的一个“顽疾”,很多“老虎”是长期在某一个地域任职,他们经过长期的经营,往往在当地建立了一个“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从上至下形成一个既得利益链条,对当地的人财物“有绝对的话事权”。

“这些地方山头对于中央的政令,合者执行,不合者阳奉阴违;对百姓则残民以逞,重大基建工程他们都要插手,雁过拔毛,严重影响当地的经济发展。在人事问题上,更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真正有本事有能力的上不去,会钻营敢腐败者则官运亨通。”

文章认为,习近平主政之后为了改变上述现状,采取了一系列加强中央权威,大力削除“地方强藩豪门”的措施,体现在人事制度上,就是“加大异地交流与空降力度”。

文章同时也指出:大量异地空降与交流虽然有利于打破各种利益链,但同时也会造成官员们对自己职责的“短期意识”,他们在“借来的时间、借来的地方”做太平官,不愿意投入精力与时间,施政效率大为降低,也不利于当地经济发展。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古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