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06日讯】近期重庆前首富罗韶宇深陷债务危机的一篇报导,曾在大陆门户网站热传,将缺席中共十九大的江派前常委罗干再次拖入舆论场。罗韶宇被指罗干侄子(一说为堂侄),靠罗干起家。周永康被抓之前,百度曾惊现罗韶宇大量丑闻。

2017年11月27日,陆媒《中国经营报》推出长篇深度报导罗韶宇债务危机>,揭秘罗韶宇旗下公司正深陷巨额债务危机。该媒体记者从去年10月下旬就开始在香港、重庆等地调查罗韶宇家族的东银系资产。

报导指,20年前,罗韶宇创立了中奇汽车(迪马股份前身),并一度成为重庆首富。20年后的2017年11月3日,迪马股份一则公告揭示:罗韶宇旗下的东银控股及其控制的企业出现贷款逾期的情况。

2017年11月6日,东银系旗下另一重要上市公司智慧农业亦披露,东银控股控制的江动集团9亿元债务出现逾期。

约有30多家银行及其它金融机构涉及与东银控股的债务问题,其中主要的七八家银行就涉及了上百亿贷款。

2017年11月27日下午,迪马股份召开2017年第五次临时股东大会。据参会人士披露,股东大会审议了“多个议程”。

报导还详细的起底了罗韶宇在重庆的发家史,以及他在重庆南山一个戒备森严的“1997”豪宅。

报导还披露,罗韶宇目前拥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与父亲罗刚在香港都拥有豪宅。罗韶宇以及妹妹罗韶颖、父亲罗刚、母亲彭启惠,在香港注册有多家公司。

报导没有提到的是,罗刚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罗干的哥哥(一说为堂兄),罗韶宇家族靠罗干的权势发家。

罗韶宇家族产业深陷债务危机的背景是,北京当局大力扫除“金融风险”,要求企业“降杠杆、清负债”,因此中共权贵阶层及其“白手套”企业任意套用银行资产、“借鸡下蛋”的模式被打破,被迫开始偿还银行贷款。在此之前,万达、海航陆续出现资金短缺,被迫抛售资产或通过其它方式集资度过难关。

另外,在去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上,中共元老包括一众江派前常委齐聚主席台,而罗干意外缺席,曾引起各种猜测。

时隔一个月后,陆媒再次聚焦罗干家族的债务危机,令人联想罗干有可能前途不妙。

罗韶宇家族发迹史

海外《新纪元》的报导曾披露,罗韶宇父母原是重庆兵工长安厂的职工。因为有当年罗干这把保护伞,罗韶宇在重庆呼风唤雨,1990年代经过短短的几年后,就摇身一变成为重庆最大民营企业“东银集团”掌门人。

1997年,罗干升任中共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后,公安系统在金融业强制推行把普通运钞车换成防弹运钞车,并要求必须指定公司生产。当年10月,罗韶宇之母彭启惠与罗韶宇出资组建“中奇公司”,主营防弹运钞车和警用车,赚取了罗家“第一桶金”。2002年,年仅33岁的罗韶宇步入亿万富翁行列。

罗韶宇因为有罗干这层关系,凭借权力、信息和黑箱作业,在运作迪马股份的同时,他还鲸吞了江苏国有企业——位于江苏盐城的江动集团。

2010年1月,大陆网站上一篇文章《江动改制是黑恶腐败势力欺骗下的改制》,揭开了罗韶宇“不花一分钱‘买’到一个总资产18.6亿的国企的黑幕”。

罗韶宇当年被称为重庆第二富的黑老大。其财富迅速膨胀的时段正好是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期。薄熙来重庆横行无忌,擅长“黑吃黑”,但遇到比他更黑的罗氏家族,也得礼让三分。

2015年2月,财新网报导披露,原洛阳市委书记孙善武因为调查富川公司“低价收购”栾川县富川钼矿,遭打击报复,2010年被判死缓。而富川公司当年的代表正是罗刚,孙善武在处理富川钼矿的问题时,曾收到时任政法委副书记周永康的“批示”。

2013年底,正值罗干的继任周永康被调查之际,在大陆百度搜索“罗韶宇”,相关信息多达66多万条,“罗干家族”信息也达到60多万条,其中大部分内容涉及其家族暴富内幕。

罗干也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被指当年和江泽民一起商讨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

(记者和穆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