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13日讯】近期,中共警方先后捣毁取缔了两个以研读马克思理论为旗号组织起来的社团,其中南京医科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学会致远社”被捣时,警方以阴谋颠覆国家政权为由抓捕了该社团聚会的几个大学生,引起外界舆论的关注与解读。

港媒:中共把任何非官方的深入工农活动都视同颠覆政权活动

近日南京市公安局以“阴谋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捣毁了南京医科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学会致远社”,并从现场查获了存有《资本论》等马克思著作电子版的电脑若干作为证据。而稍早前广州8名毛左份子在广东工学院举办所谓“读书会”讨论时政等问题早当地警方拘捕。

针对这些看似有些匪夷所思的现象, 2月12日,香港《明报》发表评论文章进行解读称,中共警方近期的这几次行动,再加上传出红二代遭习近平警告而收敛的消息,似乎暗合了外界有关外界有关中共政治“双(数)年反左,单(数)年反右”的规律。

文章称,虽然中共历史上“反左”、“反右”常常交替出现,并不一定真的遵循“双数”或“单数”的时间规律,但中国大陆政治风向多变的确是事实,“当局对所有非官方的有组织活动都高度警惕,无论左派还是右派”。

文章分析:南医大致远社被查的原因,主要是参与这个社团的那些学生们展开了以农民工、清洁工、外卖小哥及的士司机等为对象的一些“义诊”等免费活动,被怀疑有“煽动”之嫌。因为中共当年就是让知识分子与工农相结合,发动了阶级斗争,推翻国民党政府。所以他们深知学生与工农相结合的厉害,因此对任何非官方的深入工农活动,都视同颠覆活动。

文章称,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生前曾经说过,“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续,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因此,现在北京当局把前述社团活动也视为“颠覆国家政权”,似乎也就“理所当然了”。

南医大“致远社”与广东工业大学“读书会”被捣概要

去年(2017年)1月31日,推特账号“墙外楼”发推文爆料称:南京公安成功捣毁“南医大的马克思主义学会致远社”。证据是当场查获存有资本论等马克思著作电子版的电脑若干。警察在电脑里搜出这些资料后,得意地对被抓的学生说,“你们这是颠覆国家政权”。

有消息称,在“致远社”被抓走的几名大学生们被拘留后释放,之后警方定期去学校查这几个学生,还要这些学生每个月交待自己这一个月来的活动情况,包括哪一天去了哪个教室,见了哪个人,都要交待。警察说了,敢不配合,要让他们毕不了业。

这篇帖文最后写道:“文人私自结合工农,从中共建政后就是大忌。你党垄断与工农等低端人口接触的权利,谁敢结合工农,和党争夺低端人口,死罪。”

此前,2017年11月15日,中共左派人士张云帆等人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内组织了一些学生搞“读书会”,不料遭当地警方联合学校保安和治安联防队围堵,张云帆等8人被警方抓走。

张云帆与叶建科两人次日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参与该读书会的学生则被校方、警方约谈警告,读书会解散。

其后,警方公开了张云帆和叶建科的“自白书”,他们二人承认读书会当时讨论了国家时事热点问题,谈论了“舆论不自由”等话题,期间还提及80年代末的学生运动和工人权益变迁等问题。

张云帆和叶建科被刑事拘留30天后转为监视居住,又14天后获取保候审。

海外舆论热议

上面这两起事件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界的热议。有中国网民在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发帖评论称:“原教旨共产主义及其信徒在赵囯(指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也是和民主自由、分离主义一样的异端,当今赵囯是权贵资本主义而原教旨共产主义下鹳猿们可没有现在这么多油水可捞,当然得反原教旨共产主义了。”

时事评论人士夏小强则在《为何学习马克思是颠覆国家政权?》一文中分析称,“对于中共当局来讲,马克思主义只是一个招牌和工具,是用来维持政权和统治民众用的,恐怕从中共党魁到普通党员,如今都很难找到一个真正从内心相信共产主义的人。因此,如何学习、解释和使用马克思主义,那要根据党的需要,是党的特权,民众千万不能当真。”

文章表示,其实中共当局对于个体读什么书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左派人士受到打压的原因是他们的活动犯了中共的“大忌”,让当局认为是会威胁到中共政权的活动。

文章最后写道,“从中国民间左派人士遭到打压一事,可以看到中共政权的危机和执政恐惧,维持政权和统治,已经成为了中共存在的唯一目的和动力,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中共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宁可千万颗人头落地,宁可再变换无数次理论和嘴脸。如果有一天,马克思被中共打成了反革命,大家也不要奇怪,因为那是党的需要。”

(记者唐迪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