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2月17日讯】世界三大高峰,珠穆朗玛峰、乔戈里峰、干城章嘉峰的主权在康熙年间就属于中国,但是在中共建政后的毛泽东统治时期,这三大高峰一半的主权被中共分别送给了尼泊尔和巴基斯坦。

早在清代康熙年间喜马拉雅山脉主权就属于中国

喜马拉雅山主峰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和尼泊尔交界处。据历史资料,“珠穆朗玛”为藏语“女神第三”的音译。

早在大清朝康熙56年(即公元1717年),中国人已经对喜马拉雅山作了勘察和测量。当时的三名清朝官员在绘制西藏地图时,已经把珠穆朗玛峰载入了铜版的《皇舆全览图》。因此,从历史角度看,喜玛拉雅山主峰的主权应属中国无疑。

在印度和尼泊尔都成为英国的南亚殖民地的时期,在英国人的指挥下,印度测量局曾于1858年单方面勘测了喜马拉雅山,并擅自使用当时测量局局长额菲尔士(George Everest)的姓氏来命名珠穆朗玛峰。

毛泽东出卖“珠穆朗玛女神”

中共建政后,尼泊尔政府对珠穆朗玛峰提出了主权要求,指珠穆朗玛峰在尼泊尔境内。

1960年3月至1961年10月期间,中、尼两国就边界问题进行谈判时,尼泊尔政府首相柯伊拉腊所提供的地图,正是当年英国人指挥印度测量局单方面绘制的地图。

英国人统治期间绘制的这张地图比中国清代的《皇舆全览图》晚了整整140年,因此,参与谈判的中方工作人员对此不予认可。谈判双方争执不下,最终事情报到了毛泽东那里。

由前中共外交部副部长韩念龙任主编、前外交部长钱其琛任副主编的《当代中国外交》(1988年出版)一书披露的内情显示,割让珠穆朗玛峰系中共最高领导的亲自决断。

1960年3月19日尼泊尔政府首相柯伊拉腊与毛泽东会面时提出了珠穆朗玛峰的归属问题,他讲:“(珠峰)我们叫做萨迦•玛塔,西方叫做额菲尔士,你们叫做珠穆朗玛。这个地方一直在我们境内,可是周恩来讲(珠峰)是在你们境内。”

毛泽东回答:“这个争议容易解决,这个山口人都没有。关于喜马拉雅山的分歧,可搞个联合委员会来解决。”

最后,毛作出决定:“一半一半。山南边归你们,山北边归我们。”“顶峰也系一半一半。”

他说:“全给你们,我们感情上过不去;全给我们,你们感情上过不去。可以在上面立个界桩。”

毛还说:“这个山峰可以改个名字。不叫额菲尔士,那系西方人起的名。既不好叫萨迦•玛塔,也不好叫珠穆朗玛,就叫做‘中尼友谊峰’。”

1961年3月21日,中共政府代表周恩来与尼泊尔政府全权代表毕•普•柯伊拉腊联名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尼泊尔国王陛下政府关于两国边界问题的协定》,从此两国边界线最终划过珠穆朗玛峰顶。就这样,中国丧失了喜玛拉雅山主权的二分之一。

乔戈里峰主峰主权被巴基斯坦要走一半

据《中国与巴基斯坦的领土划分》一文介绍:中共与巴基斯坦划分边界时,作了让步,比如把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的一半划给了巴基斯坦,红旗拉浦山口则成为中共和巴基斯坦的交界处。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初,中巴两国划定边界后,所在地的中国酋长还曾经抗议说:“为什么把我们划到了巴基斯坦?我们从元朝就属于中国。”

干城章嘉峰完全让给了尼泊尔

据清代的舆图,现在远在边界线之南的世界第三高峰干城章嘉峰(藏语“五宝雪山”之意)当年也是中国的领土,如今则在尼泊尔和印度边界线上。1962年中国和尼泊尔谈判时,中共把干城章嘉峰也划给了尼泊尔。

江泽民是中国史上最大卖国贼

中共党魁江泽民掌权时也出卖了大片中国领土给俄罗斯。

中共外长李肇星于2004年10月17日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北京签署《中俄关于两国边界东段的补充协定》,继江泽民签署卖国协议,出卖中国160万平方公里土地后,又把大半个黑瞎子岛也彻底卖了。黑瞎子岛西半部隶属于中国黑龙江省,东半部隶属于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

社会科学院政治研究所首任所长严家琪表示,中俄之间98%有争议边界,系在江泽民当政期间和俄罗斯一起签订的。外界认为,这永久性地断绝了中国后代子孙讨还失土之路。

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党媒多维于2013年3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曾写道:“江泽民在1991年、1994年访俄,先后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了《俄国界东段协定》、《中俄国家西段协定》;1999年叶利钦访北京时两人又签署了《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议定书构成了以后中俄边界的法律文件。2001年7月江泽民再次访莫斯科,与普京签定《中俄睦邻友好条约》,以条约形式肯定国界线。”

“这个条约的要害是,它使中国永远丧失了约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包括外蒙),新疆与俄罗斯交叉口附近、靠近外蒙古和俄罗斯的黑龙江最西部、黑龙江和吉林北部交界处、以及乌苏里江、图们江出海口北部,全都划给了俄罗斯。”

——转自《阿波罗网》

(责任编辑:阿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