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2月20日讯】这是发生在中国二十世纪里最荒唐的时代里的故事。1968年,当文革正进行得轰轰烈烈之际,一场持续了十八个月之久的“芒果崇拜”在千百万工人中兴起,并进一步把对毛泽东的崇拜推到更疯狂的地步。芒果成为玻璃罩中的“圣果”,引发全国械斗血案。

1968年8月,当时的巴基斯坦外交部长访问北京,送给中共党魁毛泽东一篮芒果。毛泽东不喜欢这种黏黏腻腻又黄又甜的水果,顺手把这篮大约40个芒果给了清华大学的工宣队。而正是这蓝芒果,在全国范围内,很快掀起了一阵接送芒果、感恩戴德的狂潮。

芒果革命的庙会

进驻清华大学管理知识份子“臭老九”的工宣队员们,接到芒果后受宠若惊,决定“让所有工人同志们分享”,于是向北京的所有大工厂各分送一个芒果。但这批芒果不过十几个,很快就不够送了。有人想出了法子,用蜡制芒果代替。在对毛的狂热崇拜时期,“芒果”很快就变成了个人崇拜登峰造极时期,供奉在玻璃罩内的圣果

很快,这股转赠芒果的热浪席卷各地。长春游行,四川游行,福建和济南的代表们捧起玻璃镜框盛放的蜡芒果,小伙子抬起大型的丝绒台座,安置一枚蜡芒果。全国载歌载舞,欢庆毛泽东关怀工人阶级贫下中农,表达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赠送礼品激发了人们的亲族关系想像。几个芒果就能够引起一波接一波狂热的忠诚,这正是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所要达到的真正意图。

《人民日报》在毛泽东向工宣队赠送芒果的第二天,在头版头条刊登充满激情的文章说:“这是对全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工农兵群众的最大鼓舞,最大关怀,最大教育,最大鞭策!”

分到一个芒果的北京第一机床厂决定让上海的姐妹厂也分享毛泽东的关怀,并特别租了一架飞机,专门护送这个芒果去上海。

受赠的北京针织总厂接到芒果以后,工人们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仪式,把芒果用蜡封存起来,供奉在大厅的一个坛上,工人们排著队一一鞠躬致敬。可惜那时不懂防腐,蜡封芒果之前没有消毒。没过几天后,芒果开始腐烂。

于是,革委会决定将蜡封去掉、剥皮,然后烧开一大锅水,把芒果肉煮成汤,再举行一个喝圣水的仪式。工人们排成一队,每人都喝了一口芒果汤水。于是这个已经腐烂的芒果水成了“圣水”,喝到“圣水”的工人舍不得吞下去,含在口里带回家让全家人品尝。

“看到金芒果,仿佛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成了当时的流行诗。

芒果由此游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最终成了人们表忠心的对像。中共的宣传部门也迅速生产出一系列芒果主题的日用品,床单、托盘、脸盆,芒果味儿的香皂、香烟。

有人把历次运动里,东西南北中的盲目的群体事件称作“革命的庙会”,用来形容“文革”和“芒果事件”再合适不过了。


巴基斯坦送毛泽东一篮芒果,掀起一场芒果造神运动。(公有领域)

芒果引发当权派、造反派之争

为了政冶的需要,首都“工宣队”把那批芒果及复制品分赠给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工宣队”,再由他们转赠给各地、州、市。但传到最下面最基层时,已经无法再复制蜡芒果了,只得将蜡芒果摄成照片,送到所辖各县、市,于是一连串想不到的故亊发生了。

贵州省瓮安县是1967年3月19日,由“左派”率先夺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1968年6月12日,贵州省革委、黔南州革委和“工宣队”支持在野“造反派”进行反夺权。受压者一下子变成了掌权者;而原先的掌权派一下子又变成了在野派。无论哪一派都声称自己最忠于毛,都攻击对方“反毛泽东思想”,都认为自己才有权接受赐予的芒果。

黔南州“工宣队”从都匀市送芒果到瓮安县的那天,县里的两派各组织了数千人齐集县体育场。事前,双方都作了一些准备,除国旗、战斗队队旗、巨幅毛像外,得力干将们还扛着棍棒、锄柄等武斗器械,有的还在锄柄的较粗那一端钉上若干铁钉,好像《水浒》中霹雳火秦明使用的“狼牙棒”似的。

在野派没有行政权,就抢先行一步,趁掌权派队伍尾大不掉之机,迅速抄近路去接芒果。但他们代表不了县革委,州“工宣队”拒绝将芒果予之,结果无功而返。

他们在返回途中,在离县城南三公里处的富水田一带与掌权派的大队人马遭遇,双方剑拔弩张,杀气腾腾,一场武斗眼看就要爆发。但双方都是以多人抬着两米多高的巨幅毛像为先导,“毛主席”成了各自队伍的前锋,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冲撞毛像,谁也不敢当着“钦差”的面,承担“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名。

州里护送芒果的“钦差”当然只认“县革委”,掌权一方自然接到了芒果,县革委主任把芒果接到手里,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张由精致相框嵌著的芒果照片。

掌权派随后要在县体育场开隆重的迎接芒果的大会。主席台上唯一的一张桌子上供著那张芒果照片,两排长椅八字形分摆于主席台的两边,当时县革委的头目们分坐其上。

大会还未开始,一在野派的干将跃上主席台来抢夺芒果照片。会场出现骚动,双方就要开打了。好在掌权派人多势众,头头们也不想扩大事端,于是大会也不敢再开下去了,数千人簇拥著“芒果”匆匆回到“县革委”所在的原县政府大楼里。

当晚,掌权派组织人到照相馆将芒果照片翻拍放大,冲洗出48张,又组织七八个木匠连夜赶制48个相框;县革委又组织大小头目分带48组“工宣队”,第二天将再翻拍的模糊不清灰濛濛的芒果照片分送到全县48个公社(相当于乡),让毛的“恩情”到达全县的每一个角落。

其中一组“工宣队”护着一张芒果照片来到草圹区太平公社。太平公社的社员(农民)居然也是两派,在太平公社管委会门口分站两堆,怒目相视,高呼著“毛主席万岁”、“祝毛主席万寿无疆”、“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等口号,都声称自己最忠于毛主席,最有权得到毛主席的恩赐。好在农民离“权”的距离更远,也并未真要为这张照片而打起来。“工宣队”说了些“贫下中农是一家”、“要一碗水端平”之类的安抚话,事态就平息下去了。

芒果引发的血案

芒果一路传遍全国,在人们集体狂热失去理智时,有个别清醒的人下场就可想而知。复制的假芒果传到四川瓮安,汉源县富林镇有个叫韩光第的老牙医,看见玻璃罩里的金芒果,顺口说了句:“芒果像一条红薯,没什么看头,有什么稀罕的”。结果专政机关以“恶毒攻击”的罪名逮捕了他,长期关押之后,1970年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在富林镇郊被枪毙。

关于韩光第被逮捕和枪杀的经过,当时镇上的一个小学生在30年后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不堪回首》。

文中写道:我想起文革期间一件发生在我的家乡小镇的真实的事。具体是哪一年我说不上来了,就是毛主席给什么工宣队送芒果的时候。

我们家乡,出产许多水果,从春天三月开始,陆续上市的有樱桃、枇杷、杏、李子、桃、苹果、梨、枣子、柿子,板栗、核桃、瓜子,还有少量的桂圆、香蕉。但是却不出产芒果,甚至都没听说过。

那天,我们小镇好热闹啊。敲锣打鼓,人山人海,大家都去争先恐后地看什么是芒果。特别是毛主席送的芒果!

那时我大约十二三岁,才一米三不到,踮着脚尖,从人群中看去,只见在几个手持钢枪的当兵的威武庄严的站在一辆解放牌卡车的车厢两边,中间是我们县的县革委主任,只见他双手托著一个盘子,那盘子用了一层大红颜色的金丝绒来铺底,盘子中央放着一个形状像红薯似的椭圆型的东西—-那就是芒果,是毛主席送给工宣队的芒果!看了之后,却感到有些小小失望,原来那芒果也就是那个样!与红薯实在差不多(也许是在全国巡回展览,那芒果都已经变了形)。

我怏怏地回家了。带着一种莫名的失落。也许是事前把它想得太美好了吧……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

原来是我的表叔来了,表叔家住在第二居民段,却离我家只有五百米左右(我们家在三段),可是他从来没有在清晨就来串门的,从来没有过!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

“么舅”,表叔对我外公说,“韩大爷被公安局抓走了……”

“为什么?”外公急急的问。

韩大爷是我外公的一个熟人,自己开了一间私人牙医馆,外公的假牙就是韩大爷给装的。

“说是现行反革命,罪行是攻击毛主席……”

“他说什么了?”

“他昨天看芒果的时候,说那‘芒果像一条红薯,没什么看头,有什么稀罕的!”

结果被有人告到县革委去了,就把他给抓起来了….,还是昨天半夜12点去抓的”

表叔一口气说完这些,看了看我外公,“么舅,你可别乱讲话呐,现在人心卜测……。”

“唉!看你说的,你么舅什么没见过。我知道分寸!”

外公叹了一口气"快回去吧,你还要上班呢。别误了点。”

表叔走了,外公把我们姐弟全叫起来,告诉我们,叫我们不准到外面乱说话,乱说话要被公安局抓去的。记得那时我真的很害怕,真的怕公安局来抓我,因为我也想过那芒果像红薯的……

只因为说了这么一句话,韩大爷被抓进了公安局,又因为韩大爷不服气,在局子里依然向儿子们交代要伸冤,又被定为不思悔改,最后韩大爷被判处了死刑,罪名是现行反革命。

行刑那天韩光第先被五花大绑,押在一辆解放牌卡车上游街示众。有一个士兵抓住韩光第的头发,把他的脸提起来。人们看到他的脸的颜色苍白极了。游完街以后,卡车开到干沟里--汉源镇的镇郊,韩光第在那里被枪毙。

枪毙韩大爷那天,外公一个人喝了差不多一斤白酒,我见他的眼睛里似乎含着泪花…..

韩大爷死后,他的三个儿子全部被赶下乡去了,他的老伴受不了这种突然的打击,也去天国陪她的丈夫了,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么家破人亡了。从此,我们小镇上再也没有私人牙医馆了。。。。。

江青试图重燃芒果疯

据称,芒果疯在一年半之后降温。没过多久,停电时人们开始用丢弃的假芒果当蜡烛。

1974年,菲律宾前第一夫人伊梅尔达.马科斯带着一箱菲律宾国宝级水果——芒果去中国。毛泽东的妻子江青试图借机重燃昔日那阵芒果疯,于是把芒果又送给了工人。

转年,毛病重。江青下令拍摄电影“芒果之歌”,来借此巩固提升自己的地位。但是发行不久,江青就被逮捕,影片停止公映。

这成了芒果崇拜热的最后一个篇章。

(记者曾真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