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仙羹(周公汤)

在红色高棉大屠杀的纪念馆里有张照片,将人固定在坐椅上,从脑后直接钻洞,但这不仅仅是刑罚,是提取活人的大脑,然后制成“玉仙羹”,供给共产党领袖吃。

玉仙羹由少男少女的新鲜大脑制成,被称为补品中延年益寿的极品。周恩来把玉仙羹呈献给毛泽东,因此,玉仙羹也叫“周公汤”。因为传闻“玉仙羹”可以延年益寿,所以在中共领袖内非常流行吃此汤。

自称是毛泽东的好学生的柬埔寨共产党头目波尔布特多次来中国,毛泽东曾多次用玉仙羹款待他。从此,柬共头目食玉仙羹成风。为取脑髓,将人固定在坐椅上,从脑后直接钻洞,提取脑浆。后来从万人坑中挖出的头骨中有些就钻过洞的,这钻脑取髓的设备也是中共传授的。

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已死,柬共早已垮台,柬共头目或死或被判刑,但共产党残害人类的步伐却未因此停息。


被中共的学徒——红色高棉
活体取脑的柬埔寨人。(资料图片)

王立军的发明专利: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
中共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有个发明专利: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

申请专利号:CN201120542042

申请日: 2011.12.22

公开(公告)号-: CN202376254U

公开(公告)日: 2012.08.15

发明名称: 《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

申请人: 重庆警官职业学院。

王立军发明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这个装置是用一个圆形的金属球直接锤击脑壳形成的冲击波,穿越头盖骨到达脑内部,让人瞬间脑死亡。

这个发明是干什么的?谁会让人瞬间脑死!这恐怖杀人工具谁会用它?这得从活摘器官讲起。


TV朝鲜纪录片《调查报告7》栏目播出中国发明的“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模拟图。(电视截图)

江泽民和中共在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时,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政策是“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

中共不仅用酷刑折磨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还活摘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谋取暴利。

为获取更好质量的器官,它们不打麻药活摘良心犯的器官,

从2006年开始,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各种证据在国际社会曝光。中共压力较大,不断寻找方法回避和掩盖“活摘”的问题。方法之一就是用所谓的“人体器官捐献试点”掩盖回避“活摘”事实。

中国大陆目前采用“心死亡”作为死亡判断的法律标准,但还没有“脑死亡”的法律判断标准。

而2010年开始的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提出“心死亡”和“脑死亡”两套标准并行,捐献者家属可自愿选择死亡标准。

2011年原卫生部下发的(卫办医管发〔2011〕62号,2011年4月26日)中的“附件1”提到:“中国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分类标准依据前期探索经验并参照国际分类(见附件2),将我国现阶段公民逝世后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分为三大类:

一、中国一类(C-I):国际标准化脑死亡器官捐献(DBD),即:脑死亡案例,…….”见图:



……

此文件和附件的标题都是“心脏死亡捐献器官”问题,中共却悄悄地把没有立法的“脑死亡”放到“心死亡器官捐献”中的中国一类别中,并应用于器官捐献领域,以回避“脑死亡”在中国仍未立法的问题。

为何中共对“脑死亡”这么感兴趣?
脑死亡指的是脑干死亡,不用呼吸机的话,在几分钟之内就会心跳停止;若藉用外部设备,如呼吸机等,还可维持心跳和呼吸较长时间。从器官移植角度上看,在人脑死亡之后其他器官还未死亡之前就摘取,时间越快效果越好。所以“脑死亡”比“心死亡”供体更适合器官移植。

中共国每年进行大量的器官移植,那有哪么多脑死亡供体,中共当然会创造出来!!!

王立军发明“撞击机”的作用是让人脑死亡,却在一定时间内维持呼吸和心跳。除了为摘取器官将人进入脑死状态外别无它用。

中共活摘器官是系统化、协调化的

中共残害中国人都有一套套的配套措施,比方说,中共1956 – 1957年藉鸣放和整风“引蛇出洞”,1957年6月8日,中共的大刀出鞘,大鸣大放中提的意见都成了罪状,三百多万人被打成右派。

如何处置这些没有触犯刑法的众多右派,配套措施出台了——劳教制度(劳动教养制度),1957年8月1日《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经人大批准,并于8月3日由国务院公布,从法律上正式生效。劳动教养制度,不经法律程序,可以随意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进行无限期关押,并强迫劳动。

从卫生部上述通知,及王立军发明专利都是2011年来看,决不是偶然的,中共各个部门配合默契,协调一致。一个发明要经过一个不断实验的过程,研发这种杀人机器,要死多少人?这种机器实用化,还要杀多少人?

虽然不清楚是王立军先搞的杀人活摘机械,卫生部再发上述通知,或者相反,但肯定互相都知道中共需要什么、要干什么。

活摘器官从江泽民和中共中央下达的密令、文件送达各大军区开始,军队成为中国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管理系统的核心和总负责机构。军队、卫生部、六一零、公安、国安、看守所、监狱系统相互配合,将法轮功学员在全国范围内抽血、注册、电脑管理,作为统一的活人器官库,并统一关押、分配、调度、航空运输、活摘、焚尸灭迹。

公安部门的职责本是要保护民众人身安全,发明创造肯定也是与其职责有关,可中共的公安要员却发明让人瞬间脑死的恐怖杀人利具。除发明“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外,王立军还发明了“离体器官保护液”,目的就是让被摘除的器官能保存时间长一点,更方便器官的盗卖与牟利。

2006年9月17日王立军在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颁奖大会感言中坦承他们的研究中心就是为器官移植提供器官供体,他无意中说出他们的科技成果(离体器官保护液)是几千个现场集约的结晶,也就是两年中他们做了几千次人体器官摘取。

这类发明当然不能视为一般的科学研究,这类专利和发明是比希特勒的毒气实验室和日本人的731部队还要残忍的杀人成果,不仅为中共活体盗取人体器官提供佐证,也撕破中共那张表面上光鲜漂亮的画皮,将中共残暴、贪婪、下流、无耻、肮脏的恶魔本相,及残害人类的野心揭示出来。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