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明慧网报道了《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八年二月,现在已知的被非法关押(或曾经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有151人,其中有梁振兴、蔡福臣等20人遭迫害致死或因迫害出狱后死亡。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监狱称转化),狱警们采用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酷刑手段,其血腥残暴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比当年希特勒的集中营有过之而无不及。据文中记述,法轮功学员进去之后,要过三关(酷刑折磨)。第一关是进去的人不问青红皂白,把人双手铐在铁栏上,衣服扒光,多部电棍对脖颈,前胸、后背等部位同时连续电击,直到电池没电为止,在此过程中,一般人都难以承受,惨叫声不绝于耳。这种迫害已经成为公主岭监狱严管队的家常便饭。

第二关就是酷刑“抻死人床”和“坐板”。严管队“死人床”实际上就是把人的两手两脚分别用手铐、脚铐固定在地板的四个铁环上,呈“大”字形,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动,“死人床”一上疼痛难忍,被害者在极其痛苦中度过分分秒秒。在以后的日子里,如同死人一样,任人摆布,长时间遭受此酷刑的人双手双脚麻木,神经坏死,终身残废。坐板就是逼迫人坐在五公分的木方上,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九点,旁边有犯人打手看着,稍有晃动或不如其意,就会招来毒打,狱警随时在监控观察,看谁坐姿不好便电棍电击,这种刑罚对人的腰部损害特别大,受过这种酷刑的人以后难以直腰,长时间坐着臀部上有两块明显的黑斑,有的小木方上有棱角,臀部都坐烂了。

第三关就是饥饿和控制大小便。每天三顿玉米糊,只有半小碗,有时有几根咸菜条,严重的营养不良会造成被关押人员身体消瘦,每天都见消瘦,掉十几或几十斤的体重很平常。长时间没有任何油腥的饮食必然会产生便秘,被押到严管队的人百分之百都会便秘。有人十几天不排便,最长超过一个月的都有。控制大小便是最歹毒的方法,是对人生理的最大摧残,在严管队拉裤子、尿裤子事更是经常发生。在严管队,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上述酷刑折磨。

在此仅举几个被公主岭监狱迫害致死的案例:梁振兴,男,四十六岁,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从事房地产行业。他乐观、无私、有着温暖的笑容。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左右,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被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对此,江泽民集团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随后长春地区有超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四至二十年徒刑。梁振兴因参与“305”长春电视插播事件,被非法判刑十九年。

梁振兴在铁北看守所、吉林监狱、铁北监狱、四平石岭监狱、公主岭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了数不清酷刑迫害:毒打、电击、不让睡觉、“老虎凳”、上大挂、塑料袋套头、固定床(抻刑的另一种叫法)、关小号、摧残性灌食……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挟持到吉林监狱,二零零五年被挟持到铁北监狱,二零零六年被挟持到四平石岭监狱,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又把梁振兴转到公主岭监狱非法关押。

到了公主岭监狱以后,狱警又开始逼迫梁振兴放弃信仰,梁振兴再次绝食抗议,更加残忍的迫害使梁振兴身体急剧恶化。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梁振兴出现咳血。梁振兴的妻子要求转到专科医院长春市结核病医院治疗,遭到监狱方面的拒绝。梁振兴入狱时身体十分强壮,在住院期间人已经瘦的都认不出来是他了。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在公主岭中心医院,在狱警监视下,梁振兴离开人世,终年四十六岁。

张辉,男,吉林省延吉安图县明月镇人。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晚,张辉被延吉市依兰派出所及国保大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关押在公主岭监狱三监区。

张辉因各种不公正待遇和抵制奴役劳动,遭受过狱政科警察干事刘海洋的毒打,并且被三监区的教导员王吉庆多次关入小号,最长一次达两个多月,多次上死人床、电击。长期迫害折磨下,张辉的内脏受到严重伤害,得了肠结核。在被病痛折磨的不能正常进食的情况下,被失去人性的狱警说成是绝食、同政府对抗等,强行对他灌食、灌盐水,二零零九年期间内,狱警陈怀宇、陈红宇将绑在床上的张辉拿电棍电,毒打,套塑料袋不让睡觉,张辉受尽折磨后,回来身体健康状况急速下滑,免疫力急下,监狱拖延治疗时间,不给予保外就医。

警察为了对张辉实施强制转化,将他关进禁闭室里疯狂迫害,直到他奄奄一息时,才把他从禁闭室里抬到狱内医院,狱医看到情况危急,就送到狱外医院。二零零九年四月份,医生开刀解剖发现肠胃都已发黑,当医院已经无法挽救张辉时,监狱才通知张辉的姑姑到医院探望。最终张辉在医院离世,年仅三十岁。监狱为掩盖迫害真相,还严密封锁张辉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蔡福臣,原是吉林省龙井市税务局的一名优秀公务员。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长期遭受非法囚禁。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蔡福臣被延吉市依兰派出所绑架,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十年,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恶警经常将他关小号,遭多根电棍电击,被电击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被公主岭监狱迫害致死,终年四十多岁。

孙震,吉林省长春德惠市人,北京政法大学毕业。孙震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后,被分到北京武警总队工作,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北京武警总队拒收。被迫流离失所,不能上班。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孙震在北京昌平地区临时居住地被昌平公安局绑架,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被昌平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孙震不服判决,认为修炼法轮大法没错,做好人没错,又上诉,又被加判三个半月,即八年零三个半月。被非法判刑后,孙震一直被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关押四年,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转押在公主岭监狱,多次被关入小号,上大挂(固定床)等酷刑折磨。在长期关押迫害中,他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狱警为掩人耳目,将他送进公主岭监狱医院,三个多月,身体一直不见好转,且已结核开放,生命垂危。狱方和“六一零”人员相互推诿,仍不放他回家。

二零一零年左右五监区先后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孙震和王立君因长期遭受严重迫害后生命垂危,被监狱紧急保外抢救无效而死亡。

周继安,男,家住吉林省白山市靖宇县黄泥河子村,大学毕业,原在白山市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周继安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到单位人员骚扰,被迫辞职。据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报道,周继安曾两次被劳教迫害,一次遭非法判刑,累计遭受八年冤狱,在朝阳沟劳教所、苇子沟劳教所、四平市石岭监狱及公主岭监狱遭受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在四平监狱监舍炼功,受二区队恶警武铁的指派遭到邪恶犯人孙刚、颜德全的暴打,之后又由二区队恶警武铁、三区队恶警杨铁军、十监区副监区长(恶警)周继佳用三至五把电棍电击、摧残。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被转到公主岭监狱。周继安出狱后也一直处在被迫害的环境中,身心的创伤难以恢复,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在家中离世,年仅四十九周岁。

一个又一个坚守信仰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狱中被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死了,一个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迫害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了。这是谁之罪?就是那个整天自吹“伟光正”的流氓共匪,祸乱人间的中共邪教!

可是在当今举世一片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要求立即停止迫害,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呼声中,中共肆意屠杀法轮功学员(包括活摘器官)的恶行仍在进行着。《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序言中是这样剖析中共的: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结语中说:五千年大戏已经接近收场,人类已经走到了最后的关头。共产邪灵此时魔乱人间,造成了人类史上空前的浩劫。除了直接致上亿人于死地之外,更加可怕的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扩散全球,共产主义因素弥漫世界,造成人心魔变,直接排神、反神,这将使世人丧失被神救度的最后机缘。

此文中引述公主岭监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的几个酷刑迫害致死的案例,是要让人们进一步认清中共的流氓本性、邪恶本质,进而认清它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中共邪灵不但正肆无忌惮的迫害中国人,而且共产主义因素正在向全世界渗透蔓延。如果人们还不惊醒,更大的危险就将到来。因此解体中共,停止迫害,刻不容缓。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