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3月07日讯】外界对中共“一带一路”持续提出质疑。根据美国非营利智库全球发展中心最新报告指出,中共向亚洲、欧洲和非洲的港口、铁路及其他项目投资数千亿美元的计划,可能会将债务问题转嫁给小国家。

位于华盛顿的美国非营利智库全球发展中心,发布一份报告,名为《从政策角度考察“一带一路”的债务影响》。报告显示,“一带一路”的贷款将显著增加包括巴基斯坦、黑山共和国、吉布提共和国在内的8个国家的债务危机风险。

报告说,如果这些国家中任何一个国家不能有效管理它的债务,中共就会获得强势地位,影响它们的战略决策,甚至获得对重要基础设施的控制。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谢田教授认为,中共所谓的“一带一路”,就是中国转嫁过剩产能给它国的一个方法。中共“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是有条件要求的,第一,要用人民币来结算,用人民币贷款。第二,尽量消化中国的人工。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因为中共自己在过去大规模的基建中,累积了过多的产能,生产的过多的一些建设建筑材料,国内基础建设的基料和人力,现在面临着自己消化不了的时候,它就把它推到一带一路上的那些国家。”

谢田指出,人民币汇率的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负担,对这些小国来说,不仅无法增加就业机会,可能还会背上一大笔债。

谢田:“中共是想同时推出它的人民币,走向国际成为国际货币,强迫这些国家接受。那一旦人民币出现巨大问题的时候,或者人民币升值的时候,会造成的一些国家债务的增加,如果人民币破灭了,就是没人要了,没人用的话呢,那那些国家以后呢,可能不得不还是要用这种硬通货来支付这个人民币的债务。”

智库报告还说,中共向亚洲、欧洲和非洲的港口、铁路及其他项目投资数千亿美元的计划,可能将债务问题转嫁给小国家。

谢田:“中国建立一些高速公路、铁路、机场啊,这些都造成了巨大的浪费,很多现在也又是呆账坏账,很多高铁没法营利,机场也没办法运转,只是有机场没有航班。对那些国家来说呢,实际上人更少、人口更稀松,没有像中国那么密集,那他们建设这些东西以后呢,马上就会面临这个问题。”

“一带一路”在海外大兴基础建设的同时,也造成这些与中共合作的小国陷入债务危机,斯里兰卡华而不实的大型机场和深水港就是一个例子。

最近几年,中共向斯里兰卡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用于新的基础设施项目,将其作为扩大市场覆盖范围的“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在这过程中,斯里兰卡欠了中共80亿美元债务,无力偿还,只能将战略港口的控制权移交给中共。

旅美时事评论员郑浩昌:“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惯用信用卡的人,往往都容易透支,因为钱来得太容易了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放大到国与国之间也是一样的。中共正是利用了国家层面的贪念,获得了更多侵蚀海外的筹码。另一个,是小国向大国借债必须谨慎,债主的人品如何很重要。一旦盲目借债出现风险,债主趁火打劫的话,小艇是斗不过大船的,这就很危险。”

不仅债务国的后续问题需要关注,专家也提出警告,中共自身债务规模居高不下,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中国大陆现有经济的发展是由一系列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支持,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些风险的增长速度非常快,特别是赤字风险。国际货币基金(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直言,若现况不变,估计到2020年,大陆财政赤字将会达到GDP的91%,必须高度关注。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