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3月13日讯】日前,中共官员在人大会议提出,中国沿海地区执行“腾笼换鸟”政策后,鸟没进来,应该加强引进外资。不过,业界认为,前面几十年外资在帮助中国经济腾飞的同时,吃尽了技术被窃取,资金带不走等苦头,已经逃离的外资,不可能再回到失去廉价劳动力优势的中国。

3月12号,在中共十三届人大会议上,中共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说,中国沿海地区执行产业“腾笼换鸟”政策后,“笼子腾出来、鸟没引进来”。

尹中卿表示,“鸟去笼空”现象,包括“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走出去的制造业,特别是纺织、化纤、服装、鞋帽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大量转移到了东南亚、孟加拉、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地。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因为中国现在基本上是国有垄断资本垄断了全中国。中国古代有句名言大树底下寸草不生,就是中国现在资本的环境,一颗大树把所有的阳光都遮住了,其他生物就没有办法生存了。”

腾笼换鸟,就是把传统制造业“转移出去”,再把“先进生产力”转移进来,以达到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目的。

腾笼换鸟概念最早于2006年在浙江提出,当时,浙江经济在快速奔跑了30年后,感受到了耕地锐减、环境污染、能源困局、成本攀升等诸多问题,于是当时掌管浙江的习近平提出了“腾笼换鸟”概念。

汪洋执政广东后,大力推行“腾笼换鸟”政策。公开数字显示,从2008年至2012年,东莞有7.2万家企业被关闭。

过去5年来,北京也关闭1992家一般制造和污染企业,今年北京又订下了关闭500家的目标。

不过由于新鸟没进来,推行“腾笼换鸟”最积极的珠江三角洲已经产业空心化严重。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表示,“腾笼换鸟”的概念是正确的,但是为什么结果却南辕北辙,有其原因。

巩胜利:“空心化不仅仅是产业空心化。中国的这个环境,一个是大自然环境,水土空气污染非常严重,还有政治环境,与全球各个国家格格不入;什么科技创新,做了一些科技的尖端研究,而这些尖端研究往往不是与人民生活必需品结合的,使这些尖端技术耗费国家大量的资本,大量的物力,大量的财富。”

巩胜利强调,中共的政治花费是造成空心化的主要原因。

巩胜利:“党作为一个政治资源,不能创造价值的政治资源花了大量的钱,比如宣传经费、党的建设,比如在全球收购媒体。如果像现在这样把大量的钱、大量的资本花在政治上,经济、实业、产业的空心化将更加严重。”

尹中卿认为,为了避免产业过早空心化,中国仍然应该加强引进外资。

不过,2015年,美国媒体就指出,在中国的外企非常愤怒,中共政府的政策故意前后不一,执行规定不透明,政府通过工会和中共基层组织渗透西方大公司,政治化的法院和政府机构永远偏向中国企业,以及肆无忌惮偷窃知识产权等等,都让他们无法忍受。

美国UCLA安德森商学院教授俞伟雄:“在西方发达国家公司发展是企业自己做决定的,在中国要靠政府自上而下的力量来推行,在短期可能很有效率,但是很难讲每次都能奏效。”

事实上,自2015年后,伴随着外资全面撤退的同时,引进外资也变得越来越艰难。据中共商务部统计,在2016年和2017年引进的外资中,最多的外资都是来自香港。

巩胜利:“港资其实就是中资企业进驻了香港,然后回来再来投资,简单的说,第一大外资来源于香港就是内资出去再回来投资。”

外界认为,随着世界对中共认识越来越清楚,外企再进中共的鸟笼,几乎不可能。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