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23日讯】中共第一代党魁毛泽东发动的10年文革浩劫,被称作中华民族一次空前的大灾难。当年一些参与“武斗”的红卫兵,回忆当年骇人听闻的暴力片段,在武斗中,他们曾把女政委脱光了示众,开枪杀人竟然是为了掩饰胆怯,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据大陆出版的《中国知青终结》一书中忆述,1966年“文革”爆发,第二年武斗开始,全中国几乎所有城市陷入混乱,武斗中各派系冷热兵器齐上,坦克、大炮也不少见。

有一天,红卫兵宫齐领导的战斗队,意外抓到了对立派组织的女政委蔺女生,她和宫齐一样,在中学时都参加过把毛像章别进肉里的擂台赛,她曾把一枚像章别在额头上,现在成为这座城市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蔺女生同宫齐的战斗队是死对头,双方为争夺市委领导权打了许多仗,死伤许多人。

遭抓捕后,蔺女生遭宫齐的战斗队审判,但她毫不畏惧,把那些审判她的男生弄得下不了台。

宫齐的战斗队恼羞成怒,不跟她辩论,开始动手打她。打耳光,抽皮带,灌凉水,坐“老虎凳”,但是她绝不屈服。宫齐的战斗队有些心虚,他们商量给她上更厉害的刑罚,比如烧红的烙铁,往手指甲里钉竹签,灌辣椒水,上电刑,但是她不畏惧。

女政委尽管挨了打,嘴角淌著鲜血,她还是不断奚落对手:“你们不就这点本事吗?来呀,试试看吧……”

后来,恼羞成怒的宫齐想出一个恶毒主意,他们将女政委衣服剥光,然后推上楼顶去展览示众。当遮掩女政委身体的衣服一层层剥落下来,她自己从楼上跳下去后自杀身亡。

作家巴金回忆道:“文革武斗期间大家都像发了疯一样,看见一个熟人从高楼跳下,毫无同情,反而开会批判,高呼口号,用恶毒的言辞攻击死者。”

1966年8月,中共湖北省委召开文化革命积极分子万人大会,省长张体学说:“有的人怕运动中死人,我看死人不要紧。你要死怪哪个?我不叫你死,你要死,死了活该。”

毛泽东则对他的私人医生李志绥说:“现在是天翻地覆了。我就是高兴天下大乱。”

2013年4月,年逾花甲的前红卫兵王克明撰写一本文革忏悔录《我们忏悔》,其中收集了32位作者的34篇文章,但至今未能出版,几家出版社告诉他:“现在还不到时候。”

其中收录了西昌铁路退休职工杨里克当红卫兵的荒唐岁月回忆。

1967年西昌地区“造反派”武斗成风。同是“造反派”却分裂成两大阵营。杨里克参加的一派被称为“地总”,对立派则被称为“打李分站”,两派争斗,从最开始的大字报、大辩论、肢体冲突、扔石头、棍棒、钢焊、藤帽,最后发展到真刀真枪的大规模武装冲突。

书中忆述,人命如草,红卫兵们发现杀人的方法和杀鸡差距其实不大,找准颈动脉,稳准狠的一刀下去,血流净生命也就终结。

60年代末某一天夜间,杨里克一派5人,驱赶着一个对立派的成都知青,在齐腰深的荒草中走向海河,那知青拚命哀求饶命,说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他死后将无人照顾。知青站在海河岸边,最终身中数弹,落入水中,杨里克当时没有开枪。

知青身体慢慢浮出水面,顺流向下游飘去。杨里克突然扣动冲锋枪扳机补射,他说当时脑袋发热,不知道哪里来的意念:“别人都开了枪,我不开枪,不是显得我太胆怯了吗?”

杀完人后,他们按原路返回,都不说话。中途杨里克哼了一句:“这年头,杀个人比杀只鸡还容易!”

从此,杨里克一发不可收拾,冲锋在前,杀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杨里克一派中,有一武斗人员,玩枪走火把女友打死。临死前那女友却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而其父只为其没“因公”死在武斗中而惋惜。

书中说,武斗中,相信传言把被子用水浸湿裹在身上避弹而死于非命的也不少。荒诞岁月,人命贱如草。

那段荒诞岁月,杨里克既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最终饮下自酿的苦酒,1977年杨里克被戴上“现行反革命”的帽子,因武斗中杀人被判刑4年。被关进劳改营他想不通:“当时,各方都是把对立派当做国民党反动派来打,何罪之有?”

80年代各种新的思潮涌现,杨里克广泛接触了一些读物,反思那段经历,但找不到同道者,当事者 “集体静默”。只有一名关系颇好的高中同学当知音,在老同学的推荐下,他登录一些时政类的网络论坛,开始披露他的文革经历。

2008年,他决定在网上写下文章反思成为“非人”的过往。他甚至开始寻找经历相同者:“谁杀过人?网上聊聊……”

杨里克说:“大家默默无语,没有议论,没有叹息,这才是最大的残忍。”他为过去忏悔,希望可以给自己,给那些逝者一个交代。起初,这样做的人很少,后随着网络的兴起,更多的人站了出来,开始讲述、反思和道歉。

文化大革命武斗中血淋淋的一幕,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段惨烈悲剧。

作家秦牧这样评述文革:“这真是空前的浩劫,几百万人含恨以终,多少家庭分崩离析,多少少年变成了流氓恶棍,多少书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胜古迹横遭破坏,多少先贤坟墓被挖掉,多少罪恶假革命之名公开进行!”

“几百万人含恨以终”?文革中究竟死了多少人?说法不一,无从确定。正如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所说的那样:“永远也统计不了。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中国又是那样广阔。总之,人死了很多。”

R.J.Rummel教授的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说,文革中丧生者的数目大约为773万人。作家秦牧说,这个数字可能偏高,但是应在200万以上。

(新唐人记者古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