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11日讯】中共在“延安整风运动”中,毛泽东整死了刘志丹。当时习仲勋是刘志丹手下的主要军官之一,也被关在瓦窑堡的一所监狱里。他回忆当年的恐怖情景时,提到活埋了许多陕北的军官。他说:“我们随时都有被活埋的危险。”

据澳洲日报早前援引淳于雁的文章报导,延安是毛发迹的主要根据地,按他自己的说法, 叫做“偏安的小朝廷”。是他领导“延安整风运动”,用恐怖威慑手段整肃折服大批知识分子的地方。

报导说,议论比较多的是毛泽东率领他的工农红军北上逃亡,1935年间落荒到达陕北以后,为了夺取最初领导革命武装在那个边区打游击,创立了一片根据地的刘志丹等人的领导权蓄意谋害他们。

毛按照他的拿手好戏“先打后拉”的老办法,危言耸听地谴责刘志丹执行了“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上纲上线定性成“为消灭红军而创造红军根据地的反革命”,诬指他的红26军部队内潜藏奸细,要进行“肃反”。

毛以“中央”的名义把刘志丹等人抓起来监禁,动用酷刑搞“逼供信”,冤杀了不少刘的部属。

当时习仲勋是刘志丹手下的主要干部之一,也被关在瓦窑堡的一所监狱里。他在回忆当年的恐怖情景时,提到活埋了许多陕北的军官。他说:“埋人的土坑都已经挖好,我们随时都有被活埋的危险。”

就在这个关头,掌握了刘志丹服从党中央,拥护他的领导权威,已经整服陕北人的毛泽东,适可而止地变换一副面孔,下令制止抓人和杀人,把刘志丹等人全部释放归队,宣布“肃反”是严重的错误云云,他便不但不必承担滥杀无辜的责任,反而成为“救命恩人”。

就这样,习仲勋才逃过了被活埋的一劫。

即使过了这一关,毛泽东对于陕北土生土长、甚得人心的刘志丹等领导干部,仍然不放心,处心积虑必欲除之而后快。阴险的毛便号称为了“抗日”的目的,打发刘志丹率部“东征”。结果在黄河以西的三交镇渡口,与阎锡山的军队发生遭遇战,报告说是敌人的机关枪在扫射进攻的红军时,打中了刘志丹的心脏,使他 “壮烈牺牲”。

毛为了利用刘志丹在陕北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威望,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把保安县改名为“志丹县”以资永久纪念,并为他亲笔题词等,实际上是“烟雾弹”罢了。

刘志丹死时年仅33岁。对于他的死因,当地干部在当时就有许多疑点,要点是一起参战的战友知道他既不在冲锋队伍之中,更不在交叉火力点之内,而是在离现场200公尺外的小山头上观察战事。

刘志丹死时,他的警卫员被支走找医生,只有毛派去“保护”他的政治保卫局特派员;一看其胸前伤口,明眼人都知道子弹不是从胸口打进去的,而是从背后打进去的。在刘志丹死后,他所部的两位指挥员杨琪和杨森,也同样在战斗中离奇地“被击毙”了。

但是,慑于毛的淫威, 谁都“心知肚明”却不敢吱声。直到毛泽东于1976年死掉以后,一些老陕北的干部才逐步有些人士提出审查党史这一笔陈年公案。

与刘志丹之死的案件相关还要提到,60年代初,刘志丹的弟弟刘景范的夫人李建彤(1920~2005,曾任中国地质科学院党委副书记,喜爱擅长写作),写出一部描述她丈夫的兄长刘志丹英雄一生的长篇小说。1962年脱稿后,尚未出版就被一些报刊连载、转载,好评如潮。

毛依据康、阎的报告,在全会上亲自宣布把《刘志丹》定性为“反党小说”,点名看过小说原稿的习仲勋是“黑后台”,揪出了一个“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反党集团”,立即撤职查办,“一网打尽”。

1962年8月,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中共整人专家康生借小说《刘志丹》陷害习仲勋,习仲勋等人被定为“习仲勋反党集团”,习仲勋被指是挂帅人物、大阴谋家、大野心家。

1963年,习仲勋被隔离审查,先在西安洛阳矿山机器厂劳动,又被押到陕西富平老家和西安等地批斗,最后被关押在北京卫戍区。

因《刘志丹》案前后株连迫害高达6万人,其中有6,000多人被迫害致死。连死去的刘志丹也不能幸免,被打成“叛徒”。

1979年6月,中共为该案平反的报告里,称该案为“一起株连甚广的现代文字狱”,并被认为是文化大革命开始的先声。

港媒曾报导说,习仲勋受到残酷迫害,审查、关押、监护前后长达16年,一度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装疯卖傻,只为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受株连。毛泽东死后,习仲勋获得平反,并被委以重任主管广东。

(责任编辑:古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