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28日讯】1989年北京那场大屠杀,因为中共极力掩盖,外界至今无法了解真实全貌,只能从外国政府解密档案和知情者透露的片段中略窥一斑。时任美国驻京记者回忆,曾在医院目睹成堆的尸体,其居住的外交公寓也曾遭屠城部队机枪扫射。

2014年5月,六四屠城时担任美国《华盛顿邮报》驻北京站长的邵德廉(Dan Southerland)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回忆了自己当年的那段经历。

邵德廉说,当时他安排手下好几个记者,在不同地方收集信息,而他自己在北京饭店一个房间里联络协调,那里可以看到天安门广场。

他从木樨地一个英国同事那里最先得到军队开枪的消息。建国门外大街的记者则向他报告,有一名男子被装甲车碾死。另外,他也得知广场西边也有人被打死。


“六‧四”部分图片展览。(“六‧四”档案图片)

他手下有一位叫乔纳森的记者会说中文,6月3日晚上一直在天安门广场,直到凌晨装甲车开进广场的前一刻,但随后失踪了36个小时。

邵德廉后来才知道,乔纳森遭到中共便衣警察的殴打后,被带到国安局的一个拘留所,被迫在认罪书上签字,然后又被扔到距离北京几英里的一个村子里,自己一步一步走回北京城。

邵德廉:“我去了一家医院,要求医生让我进去,我知道这里堆了尸体。这个时候,当局已经开始镇压了,并下达了不要让外国人进来的命令,但是这位勇敢的医生说,‘我让他进去。’我进去后看着死尸堆,我意识到,他们的年龄偏大,不可能是学生,他们都是北京的普通市民。所以我们必须记住,在六四事件的死亡者中,最多的是北京市民、工人,而不是学生。”


“六‧四”部分图片展览。图为疑似达姆弹(俗称“开花弹”)造成的巨大伤口。(“六‧四”档案图片)

邵德廉回忆说,大概在6月7日,他醒来后发现中共军队在朝他们居住的外交公寓大院开枪,这里住的不仅有外国记者,还有外国外交官。他后来才搞明白,军队是特意开枪,以恐吓这里的外国记者和武官,阻止他们继续在屋顶、窗户和阳台观察部队和坦克的动向。

邵德廉说,有一天,当他在一名澳大利亚外交官家的公寓阳台朝下看的时候,一个拿着扬声器的中共军官说,“走开,否则我就朝你开枪了。”


“六‧四”部分图片展览。(“六‧四”档案图片)

邵德廉认为,天安门事件给他留下的一个重要印记,是当局镇压之前的游行抗议是多么平和。当时他的妻子每天都在外面,邵德廉一点都不担心她。就在6月3日那天,妻子还带着女儿,在街上观看拦阻军车的妇女劝说士兵不要对人民开枪。

邵德廉还说,六四事件还影响他一家人对北京人的看法。在这之前,看不到这个城市里的人有什么道德感,没有人对他人友善。但天安门事件时突然发生了变化,出租司机免费搭载学生,学生可以免费坐火车到北京来,每一个人都要保护学生,他们排成队,用肉体形成一道人墙,挡在装甲车前。

此外,邵德廉也提到中共军队枪击外交公寓时,一位中国保姆也很让他感动。这位保姆负责照看美国大使馆一位官员的两个小孩,她一听到楼里有枪声,就扑到这两个孩子身上,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孩子的安全。

由于中共隐瞒真相,外界至今不知道六四事件的死难者究竟有多少。但邵德廉认为,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那些被逼对民众开枪的士兵中,有很多人终究有一天会讲述这个故事。

去年底,港媒《香港01》曾引述英国驻华大使馆最新解密资料报导称,当年中共国务院一名国务委员向英方提供情报,指六四屠城中有逾万平民死亡。

另一家港媒爆料,《香港01》刊登该报导后,马上接到“北京上面指示”,当天下午就把“国务委员”一词改为国务院“成员”,在当晚再改成“员工”。文章中多处敏感情节也遭删除。

此前,有消息称,除了送到医院的之外,更多尸体被军队秘密处置,包括藏匿在地下工事,和运送出城。

有许多北京居民目睹,屠城当晚有多架军用直升机频繁出入城区,出城时机身下都悬挂有巨大的黑色袋子。

(郑路整理/责任编辑:张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