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3月27日讯】湖南道县屠杀,是文革中浓重而又典型的一笔,杀人风波及全区其他10个县,造成零陵地区九千多人横死。这股杀人风是如何刮起的呢?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来看《血的神话》一书作者谭合成的调查。

1967年,整个中国陷入文革狂热。7月18号,中南海内组织了批判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夫妇的大会,抄了刘少奇的家。8月7号,公安部长谢富治提出“砸烂公检法”。8月9号,林彪提出“现在革命是革原来革过命的人的命”……

这些红色指令通过电波蔓延全国,甚至是湘南边陲的道县也难以避免。8月,道县刮起了一股“杀人风”,迅速波及全区其他10个县,造成全区共9323人被杀和自杀。

《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起因很简单,就是当时文化革命中的那个思想,阶级斗争的思想。就是要‘赶尽杀绝黑七类,永保江山万代红’,没有理由也没有东西,反正要杀。它像最强烈的流行病那样的,消息传到哪,哪就开始杀。当时因为交通也不方便,通讯也非常的闭塞,那么它基本上是步行的速度,在向外蔓延。”

1986年,谭合成以官方记者的身份前往道县,采访当地对屠杀的调查工作,因此得以接触大量的第一手材料,加上大量实地采访,他慢慢厘清了道县屠杀的来龙去脉。

谭合成在《血的神话》一书中记载,道县群众在投入文革后,出现了两派势不两立的群众组织,一派叫毛泽东思想红战士联合司令部,简称“红联”;另一派叫无产阶级革命派斗批改联合指挥部,简称“革联”。

8月5号,县委书记熊炳恩将全县一次布置抢种、抢收工作的会议开成了一场开展阶级斗争的动员大会。三天后,道县“革联”拿着零陵地区军分区赵副司令员的介绍信,闯进县武装部,强行“接管”了枪支弹药,被称为“8·8抢枪事件”。熊炳恩又一次强调要狠抓阶级斗争。“红联”在8月13号集中上千民兵,攻打道县二中的“革联”总部,武斗惨烈。杀人风被煽起。

就在“红联”“革联”武斗的当天,出现了道县屠杀的第一名受害者。

谭合成:“第一个被杀的叫做朱勉,8月13号晚上杀的朱勉。”

朱勉是寿雁公社下坝大队所谓的“历史反革命份子”,他参加过国民党的军队,当过乡长干事,64年被定为所谓的“四类份子”。

不过,朱勉却并非死于“红联”“革联”的武斗,而是前几天就被寿雁区抓促小组组长,区公安助理员陈智希授意要“搞掉”的。陈智希声称朱勉搞反革命组织,给他安上捕风捉影的“罪行”。寿雁公社干部反复讨论后,最终在13号晚让几个民兵将朱勉拉到山上打死,抛尸水塘。

朱勉之死在当时知道的人并不多,据谭合成记载,道县滥杀的序幕是从四马桥区杨家公社郑家大队杀钟佩英一家母子三口拉开的。

和朱勉一样,钟佩英也是四类份子,也是在当地红联司令和大队干部开会后,被安上所谓组织反革命暴动的不实罪名,拖到山上用锄头扁担打死。不同的是,因为怕她两个儿子报复,之后将18岁和20岁的两名少年也杀害。

谭合成:“朱勉是第一个被杀的,钟佩英是拉开杀人序幕的。就是刚开始杀人都不敢杀,从杀朱勉,杀钟佩英开始,上面鼓励:杀的好啊,贫下中农革命行动啊,要看毛主席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啊。”

钟佩英母子被杀后,消息传开,全县流传四类份子要造反的传言,杀人风很快蔓延。钟佩英所在的杨家公社的几个大队赶紧行动,先后杀了31人。而其他清塘、清溪、梅花等区,先后召开社队干部会议,动员部署杀人。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葛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