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29日讯】六四事件前夕,江泽民因封杀上海《导报》导致学潮升级,遭到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批评。江由此怀恨在心,在踏着六四学生的鲜血,登上中共权力的最高峰后,江一直处于恐惧之中,怕有人给“六四”翻案,更怕有人给赵紫阳翻案。赵成为江心中永远的一根刺。被江软禁近16年直至去世,期间还曾被江秘密流放到贵州。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病逝,北京大学生的悼念活动演变成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6月4日凌晨,民主运动遭中共军队血腥镇压,惨案震惊世界,史称“六‧四”天安门事件。

赵紫阳因同情学生运动,反对邓小平武力镇压的决定,1989年6月被撤职,后被软禁在家长达16年。但在“六‧四”前夕,江泽民因整肃《导报》受到赵紫阳的批评。“六‧四”镇压后,江踩着学生的鲜血得到了中共的最高权力,成为“六‧四”屠城的最大受益者。

江泽民背后捅刀秘密流放赵紫阳到贵州

港媒苹果报导说,赵紫阳一直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的心病。赵下台十年后,即自1999年以后,还多次获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国际声誉更隆,亦令喜欢在国际舞台上出风头的江泽民,如芒刺在背。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江泽民“六四”上台后,邓小平看到,平庸、软弱、无能、妒贤,思想保守、顽固的“第三代领导核心”江泽民妄图阻挠改革开放。因此,邓小平准备在中共十四大上,撤换反对改革的总书记江泽民等人,让坚持改革开放路线的人上台。

邓小平曾派人找赵紫阳,希望他复出。但由于赵紫阳坚持须先平反“六四”,以致未能复出,但江泽民对赵的猜忌则加深了一层。

1997年邓小平死后,赵紫阳当时曾经致函中共十五大,要求当局重新评价六四,引来江泽民的惩罚性报复行动,禁止赵紫阳会客,令赵的活动范围,除了住宅外,缩窄至只有两处:医院和郊区一个由农民开办的高尔夫球场。

北京的一些老干部私下议论:“可见此人(指江泽民)心胸之狭窄。”

江泽民不但加重对赵紫阳人身自由的限制,甚至曾将其秘密流放到贵州,从而加速了赵身体的恶化。

据披露,赵紫阳曾经被流放到海拔2000多米的贵州1年,对其健康很不利。当时赵紫阳的肺部已经出现问题,纤维性组织功能衰弱,很需要氧气,但是在贵州这样的高原地带却比较缺氧。

赵紫阳的儿女们就说过这样的话:老人在外面飘了一年,贵州高原把他的肺完全弄垮了。

赵紫阳软禁中和江泽民多次交锋

回顾六四事件的起因,需要从1986年说起,当时由于高涨的物价让大陆民众难以承受,再加上官员腐败等问题,引发社会不满和学潮。然而中共元老邓小平、薄一波等人,将学潮归咎自由化知识份子煽动,以及胡耀邦的姑息。

1987年1月,胡耀邦被迫辞去中共总书记职务。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后的第4天,《世界经济导报》(“导报”)19日开辟专栏悼念胡耀邦。

1989年4月26日,江泽民在有14000党员干部参加的一个大型集会上宣布:鉴于《导报》总编辑、党组成员钦本立严重违反纪律,决定停止他的领导职务,并向该报派驻整顿领导小组。

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随即派市委副书记曾庆红、市委宣传部长陈至立等负责的“上海市委整顿领导小组”进驻《导报》,遣散员工,还特别下禁令不许该报的编辑再做记者。江及其亲信的这一粗暴处理,引发了一场席卷上海乃至全国新闻界的抗议。

第二天,上海街头就发生了大规模游行,公开打出了“还我导报”和要求恢复钦本立职务以及言论自由的旗帜和横幅。上海作协部分名人纷纷参加游行,北京知识界和新闻界的著名人士致电江泽民,要求收回对钦本立及《导报》的处理决定。

自由亚洲曾发表题为《江泽民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的评论文章,引用《李鹏日记》的部分内容,披露了当时,“在政治局会议结束的第二天,江泽民由上海市委副书记曾庆红陪同去赵紫阳那里,向他汇报了上海市委处理《导报》问题,请中央对上海市委予以支持。面对江泽民的请求,赵紫阳竟说‘我也不给你们压力,我就说不知道’。”

《李鹏日记》中还提到:“难怪以后江泽民说,赵紫阳讲话对我们这些在地方工作的同志简直是如雷轰耳,不可理解。”这或许透露了江泽民日后要报复赵紫阳的一些心态。

文章写道,江泽民到北京向赵紫阳汇报《导报》事件,赵表示由上海自己解决,中央不干预,以免引起外界对于上海市委在中央的压力下才采取措施“缓解矛盾”的猜测。

江泽民对此心怀不满,“六四”后,江一直把这件事作为赵紫阳支持学潮的一个罪状。这是江泽民最终沦落为“六四”镇压帮凶的第一步。

《江泽民其人》一书也披露,江泽民携曾庆红飞赴北京向赵紫阳汇报工作后,江问赵:“你对我在上海处理《导报》怎么看?”赵并未即时表态,反问江泽民:“你看呢?”

江泽民支吾其词,他发现和赵紫阳隔膜已深。赵紫阳看了一眼江泽民,接着说:“现在没有时间谈这个问题。”

江泽民用恳求的语气说:“紫阳同志若不拿出意见,我和庆红同志就不好工作,也不好回上海交代。”

赵紫阳便答道:“上海市委行事仓促地处理了《世界经济导报》的问题,把小事化大,才让自己步入了死胡同。”说完扭身便走了。据当时在场的人士透露,江呆呆地望着赵离去的身影足足有十分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书中还写到,江整肃《导报》开了“六四”镇压的先河,同时江泽民从上海写密信给邓(李鹏总理并呈邓小平),赢得了邓等中共元老的好感。江在密信中借对“六四”前“亡党亡国”形势的分析和采取“果断措施”的对策对怂恿邓小平下令屠城起到非常关键的启发作用。

中共“六四”屠杀后,江泽民成为最大的受益者,集党政军三权为一身。刚上台的江泽民批评赵紫阳犯有“放弃四项基本原则,怂恿和助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泛滥”,以及“保护、信用、提拔顽固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的人”等两大错误。

直到2005年1月17日去世,赵紫阳被软禁了近16年也未能获自由。

(责任编辑:古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