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02日讯】文革初期,湖南道县刮起一股“杀人风”,迅速波及其他10个县,在两个月多的时间造成全区九千多人被杀和自杀,震惊全国。耗时二十多年调查道县屠杀的谭合成表示,这样的屠杀是共产党阶级斗争理论发展到极致的必然结果。

道县位于湖南省东南部,一条潇水河横贯南北,几乎正好将道县分成对称的两半。1967年8月,道县大屠杀最高潮的时候,潇水河一个小时内有近百具尸体流过,平均每分钟1.6具。

《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道县屠杀)它一共杀人60几天,他把那个尸体处理的方式,其中有一种就是抛到河里,为什么潇水河里尸体那么多呢?因为潇水河是一条横贯道县的主要河流,有六条主要的支流全流向它,你抛在哪个河里去,最后都流到潇水,然后从潇水向下流,流到双牌水库。”

恶臭的尸体拥塞在双牌水库,导致发电站半年不能发电,大量的鱼因吃死人肉而胀死。这些尸体有老人,也有被抱在母亲怀里的婴儿。他们基本都是所谓的四类分子及其子女。

谭合成:“历史上征服、屠杀都是比比皆是,但是像湖南道县这样杀人,只有共产党领导下出现过的事情。它是阶级斗争、暴力革命,这个理论发展到极致的必然结果。它主要的特点表现在,被杀对象大部分是那些已经被打入另册的人,在文化革命中只能老老实实,不能乱说乱动。”

这个被剥夺了声音的人群,也是打着革命旗号的那一方屠杀起来旗号的那一方屠杀起来如此容易的原因。

谭合成耗时二十多年调查道县屠杀,他在《血的神话》一书中,将杀人手段基本归纳为十种,包括:一、枪杀;二、刀杀;三、沈水;四、炸死;五、丢岩洞;六、活埋;七、棍棒打死;八、绳勒;九、火烧;十、其它。

其中“炸死”俗称“坐土飞机”,还有一个更带艺术色彩的别称“天女散花”。

谭合成:“就是用炸药炸人,这个在道县是比较普遍的,为什么比较普遍呢?因为它杀人的时候,一炸以后血肉横飞,非常壮观,所以他们又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天女散花’。”

小甲公社的小甲大队有一个“坐土飞机”的典型案例。

谭合成:“因为(小甲大队)他们那儿杀人杀的太少。一个姓廖的武装部长带了一个民兵排到他们那来,支援他们革命,或者说督促他们革命,他来了他就把12个四类分子,还有四类分子的子女都抓起来,又用绳子捆在一起,中间塞一个炸药,那个例子是个最典型的例子,然后一炸,炸了个血肉横飞。”

在全民被发动起来搞阶级斗争的年代,这样的杀戮不需要法律依据,反而由于符合党的路线而受到鼓励和表扬。

谭合成:“道县杀人的主要理论是阶级斗争,暴力革命的理论。指导纲领就是《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毛泽东1927年写的。”

中共47军6950部队在8月底进驻道县,采取措施制止杀人,9月中旬基本得到制止。当时到处发布杀人告示的所谓“贫下中农最高法院”,事后被定性为非法。仅根据事后官方组织的调查,在1967年7~9月间,道县共4519人被杀和被迫自杀。其他10个县受到波及,造成全区共被杀和自杀9323人。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