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03日讯】港媒指,中共外交系统千疮百孔,不但贪腐成风,派系林立,而且各部委在外交领域都习惯于独立行事,不受外交部管辖。王岐山卸任中纪委前就已经启动整肃,复出后将继续清洗,习王想借外交“改革”收回外交大权。

日前,外媒曾引述消息称,北京当局拟启动外交改革,决定建立一个权力更大的外交团队,并将赋予外交部在大使馆、总领事馆财政和人事方面的“一票否决权”,在对外事项上,特别是审查一系列贸易交易、监督基建项目和管理国外贷款时,“用一个声音说话”。

香港《前哨》杂志4月号披露了此次“外交改革”的大背景。

文章说,早在十年前,中共外交系统的贪腐问题已积重难返,国内本部和驻外官员违法违纪事件层出不穷,包括利用外交邮袋走私、利用外交豁免权、挪用或贪污公款、被收买为外国间谍等等。

此外,外交部充斥红三代、官三代,横行霸道,无人敢管。外交系统内部也派系林立,语言类学院出身和国际关系学院出身的两大派系,互相看不起,互相拆台对抗。外交系统早已腐败不堪。

文章还披露,中共军方、国安、外贸、对外金融等部门,在驻外大使馆内早已习惯独立行事,从不向驻外大使汇报工作。比如,前总参二部、现联合参谋部军事情报局下属的武官处,以军事情报须保密为由,一贯自行其是。

另外,国安部向大使馆派驻的以外交官身份为掩护的情报和反间谍官员,也越来越多。原来这些人只负责领导和规划,后来其中一些官员逐渐演变成第一线指挥官和具体案件经办人,大使无权过问。有时直到造成外交事件,大使方才知晓,造成外交被动。

而大使馆的外贸和对外金融等分支部门,则与国内权贵集团和官场高层腐败有密切联系,关系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大使基本管不了。

文章披露,2017年2月6日,习近平主持召开深改组会议,通过十二项改革方案或意见,其中五项与外交有关。会议同时出台了涉及外事、外交整顿的四份文件,还宣布成立中共中央涉外工作改革领导小组,由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兼任组长,声势前所未有。

王岐山在会议上狠批外交领域各自为政、拉帮结派、有强力保护伞等等。在涉外工作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王岐山还发誓,不解决这块硬骨头“死不瞑目”。

王岐山强调,将首先针对上层领导班子开刀。随后,北京高层分批召回驻外大使、驻外商务领导、驻外中资国企的局级以上高管,举办学习班,交代他们按照高层规划进行整顿和改革。

这次外交整顿刚刚有个眉目,就因为王岐山在中共十九大的退出而停顿。这次习近平下决心决不半途而废。随着王岐山这次重回领导层,参与主导外交事务,会继续进行改革。

文章说,王岐山整顿外交领域,就是要彻底清洗外交部,把外交大权收回习近平手中。这就是此次“外交改革”要求“用一个声音说话”的本意。

中共外交系统由江派掌控多年,刚卸任的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杨洁篪,包括其前几任最高外交官员,都是江派人马。上述《前哨》文章中,王岐山称外交系统“有强力保护伞”,原因或在于此。

习近平上台至今,从未对外交系统动“大手术”。在外交系统无人可用的习近平,过去基本处于外事大权旁落的状态,在朝鲜问题、中印对峙和中美关系上处处被动。有外媒分析,对于几乎已大权在握的习近平来说,外交一直是其弱项。

王岐山主导前后两次整顿和改革,可能是效法军内打虎和改革,将对外交领域进行大清洗,并借机收回权力。

而习近平大力推进的所谓“大国外交”和“一带一路”战略,虽然带有对外扩张的性质,但也同时成为习王动刀外交系统的契机。因此,所谓“一带一路”对于“外交改革”,不排除与“军队要打胜仗”对于“军队改革”一样,只是制造一个启动“改革”的借口。

日前迹象显示,外交系统的清洗已经开始。杨洁篪在中共两会上失去国务院国务委员的职务,只保留外事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党内职位,已有被边缘化的倾向。

外交部长王毅也并非习近平嫡系,虽然升任国务委员并仍兼任外交部长,但《前哨》文章称,王毅和杨洁篪向来不睦,习近平让他二人互相牵制。

另外,新加坡《联合早报》日前报导,王毅超龄留任外交部长,显示他在任内就将提前下课让贤。而新上任的常务副部长乐玉成和中联部部长宋涛是接任王毅的热门人选。

而这两个不同的“热门人选”背后,或涉及又一轮权力博弈。中共两会前,外媒就曾“热传”杨洁篪将升任副总理,结果传闻落空。

两个外交部长“热门人选”中,宋涛继任外交部长的可能性似乎不大,因为王毅本已超龄,如果宋涛要接任,在两会上交接顺理成章。而王毅暂留部长之职,更象是给刚刚到任常务副部长、并可能接任外交部党委书记的乐玉成留出时间积累资历。

据海内外党媒报导,乐玉成曾受胡锦涛赏识,也得到习近平破格提拔。

(记者和穆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