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07日讯】【热点互动】(1745)贸易反击 川普为何再追加1000亿?

周四,川普(特朗普)总统发表声明称,鉴于中共不公平的报复行为,在考虑另外追加1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中方随即表示奉陪到底。之前,双方都已经亮出了500亿美元的征税清单,但没有说明具体的实施日期,贸易战的号角似乎越吹越响。那么,川普总统为什么说中共的反制是不公平的报复?中共是否有底气奉陪到底?贸易战开打,是否会影响川普在国内的支持率呢?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就在昨天,周四,川普总统发表声明称,鉴于中共不公平的报复行为,考虑要另外追加1,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征税,而中方随即表示“奉陪到底”。之前,双方都已经亮出500亿美元的征税清单,但没有说明具体实施日期。

贸易战的号角似乎越吹越响,川普总统为什么说中共的反制是不公平的报复?中共是否真的有底气奉陪到底?如果贸易战真的开打,是否会影响川普在国内的支持率?

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中美贸易关系的最新发展作点评和分析,两位都在线上,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安德森管理学院经济学家俞伟雄先生;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特约评论员田园博士,二位好。

俞伟雄:嗨,Jenny你好,各位观众大家好。

田园:方菲,你好。

主持人:感谢二位。节目开始,请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川普在声明中称,“美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忽视中共的非法贸易行为,毁掉了数千家美国工厂和数百万美国就业机会。”

川普指出,美国此前已施加关税制裁,但中共没有纠正不当行为,反而施加报复。因此川普表示,我已经指示美国贸易代表斟酌,依据301条款再追加1,000亿美元关税。

对此,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随即发声明支持,认为“总统提出的回应做法是合适的。”

川普政府先祭出600亿美元惩罚关税,如今再追加1,000亿,其核心目标就是抵制中共多年来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严重侵犯,并弥补因此为美国造成的经济损失。

过去几周以来,对美中爆发贸易战的担忧,导致全球股市如同坐上过山车。

但白宫表示,造成贸易摩擦升级的根源,是中共多年来的不道德贸易行为。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是中共制造了这个问题,总统希望对其施压来解决问题,让他们收回一些持续了几十年的恶劣行为。”

而川普则坚持认为,眼下并没有贸易战,因为美国很多年前已经在贸易战中输给了中共。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就这个话题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发手机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直播,或者和我们打电话互动。

我想先请问俞伟雄先生一个问题,昨天川普在声明中说,考虑增加征税额是因为中共采取不公平的贸易报复举措,可能令美国农民和制造商受损。

我想,他指的可能是中方前两天提出的500亿美元征税清单,主要是农产品和制造业。请您谈一谈,为什么川普说中共的反制行为是不公平的报复呢?

俞伟雄:我们看看去年的数字,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3,750亿美元,就像川普讲的,美国已经输了很多。在这个情况之下,才会造成美国,因为过去一直想要让中国改变公平贸易的措施和政策,现在才提出关税制裁的方式。中国在过去来讲是赢家,它反而像是做贼的喊抓贼一样,要报复一下,针对500亿的产品增加关税,那当然是雪上加霜了!以行家看,觉得中国这样的回应是很没有道理的。

主持人:田园博士,您怎么看川普的声明以及他考虑要再追加1,000亿美元商品增税?

田园:首先我同意俞博士的论断。为什么外界包括很多国际社会以及美国的盟国对中共无理的做法都表示抨击呢?就是因为美中的贸易结构之间存在着“结构性的失衡”,过去美国很多任的总统都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可是他们没有魄力来解决这个问题。

贸易失衡已经造成美国在过去大概30到35年之间,总共流失了大概3万5,000亿美元到4万2,000亿美元这么多的财富,也就是说,中共通过贸易,不断从美国经济体里面抽血,过去三十多年已经抽走了3.5万亿到4.2万亿美元;这可以说是人类的文明历史以来,相当于规模最大的财富转移之一。

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持续下去、如果川普总统不再做任何事情,最后的结果可能美国的经济会被中共抽血抽干,中共反而会因此坐大。大家都可以看到,这其实就是美国的国家安全问题,是美国生死存亡的问题,如果再过几年,中共再进一步持续坐大,那么这个机会也许就没有了。这就是为什么川普总统要在任内把这个问题放在如此之高的地位,并且要用很强硬的态度来解决。

其次咱们再说一说为什么川普总统先推出500亿后追加1,000亿?大家可以看到,首先川普总统对这件事情是有深思熟虑的,他绝对不是一旁拍脑袋:我决定要惩罚中共,我就要来惩罚中共。他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过程。

去年,2017年,中美贸易额有最新的数字,是5,500亿美元,其中中共向美国出口大概是1,200亿美元不到(咱们就说1,200亿美元),其余的4,300亿美元(5,500亿美元的4,300亿美元),也就是超过80%是美国从中共进口商品,就相当于奉送给了中共4,300亿美元。

如果中共一定要和美国对打、一定要跟美国打这场贸易战,川普总统的策略,第一步是先给它施加惩罚性关税,中共如果不回到谈判桌前和美国进行正式谈判,那么就再次推出1,000亿、再推出1,000亿。

这样看来,美国的子弹还有很多、有很多的筹码可以用。因为毕竟中共对美国市场的依存度要远远高于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存度,中国的商品,美国也许可以到其它地方去采购,可是美国的市场如果中共丢掉了,对它来说就是重大的打击。所以我相信川普总统不但对这个问题有深思熟虑,而且他还有很多后续子弹,还有很多妙招可以采取。

主持人:俞教授,现在很多人谈到此事特别是美国方面,并不是仅仅指的这500亿美元(500亿美元的商品清单),像刚才新闻中看到,白宫发言人提到过去几十年不公平的做法;今天白宫又发一份声明进一步解释川普总统的做法,说,中共不是在纠正自身不当的贸易行为,反而是对美国的农民和制造商进行反制。

它指的“自身不当的贸易行为”是否就是过去这二三十年中共加入WTO以后,它承诺的很多都没有兑现?

现在网上也有一份流传很广的清单,列出了一部分中共当时加入WTO时的承诺,但是几乎一样都没有兑现。您怎么看这份清单,在您看来实际情况是这样吗?

俞伟雄:对的,没错,的确是这样!WTO那时候的一项原则,入会会员国基本上要有开放的市场,真正是以市场经济原则进行进出口贸易。我们都知道,中国政府中共在背后想要掌控所有的一切,我们叫它作“党国资本主义”;国营企业在整个中国的经济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即使是私人企业,政府也在背后做了很多措施,比如关税或者非关税的一些措施,阻止外国的产品进入中国而扶植中国的企业。很多,太多了,太多违反WTO的原则。

观众可以去读美国贸易代表在1月的时候出了一份一百六十多页的白皮书,从头到尾列数了中国当时承诺要改变的事项,大部分都没有改变。

主持人:您能不能举一些例子?举一二个例子。

俞伟雄:现在川普政府最严厉批评中国的方式我举个例子,我们就讲汽车,因为汽车是美国最重要的出口项目,在WTO架构下是最理想的模式。美国有比较利益的原则,适合生产汽车,它就制造汽车,在密西根、田纳西制造汽车出口到中国,中国的消费者可以购买到多元的产品、物美价廉的美国车;在美国田纳西、肯德基、密西根的汽车工人也很好,有工作,劳工就业增加、企业、经济都很繁荣,这是最好情况。

可是中国过去二三十年的做法不是这样,基本上过去是一种陈旧、过时的所谓“重商主义”想法,认为国家经济出口才是好的、进口是不好的,因为出口会累积财富。现在是累积美元,所以中国的做法就是设立关税,25%的关税再加上增值税等一大堆的东西,就导致一辆二万多美元的美国汽车,卖到中国的话可能价格要加倍,价格太贵,中国的消费者就不会买。

美国的汽车商怎么办?中国市场这么大,美国汽车想要进入;中国就要它来设厂,在当地销售可以不用缴关税。美国汽车商就来到中国设厂了,在设厂的过程当中,中国又要求进行合资、技术移转;强迫性的,即使不愿意都得这样做,否则没得谈。这是违背WTO的精神跟原则的。

美国汽车公司设厂之后,雇用中国的工人,技术移转;中国本地的汽车公司学到了技术之后,开始变得越来越厉害。对于美国的汽车公司来讲,可能短期之内也赚了很多的钱,因为扩展市场,但是严重受伤的就是美国的汽车工人。

这只是一个例子,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有太多其它制造业的例子都是这样子,不但是影响到美国的出口,也影响到美国的技术;本来长期累积下来的智慧财产权,在一夜之间就被中国拿掉了。所以这个问题太多、太严重了!

主持人:田园博士,中共没有遵守加入WTO时的承诺,没有兑现,您有没有什么补充?另外,我们看到这份表格中,可以说是一项都没有遵守。为什么中共就不能遵守它加入世贸时候的承诺呢?

田园:中共自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不仅仅是没有一项重大承诺它曾经履行过,另外一方面,它在世贸的名声简直是……可以说是所有加入世贸组织的国家都痛恨。中共这个国家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不久,就成为世界贸易组织里的“诉讼冠军”,不断挑起各种各样的贸易争端,挑起之后还要赖账,最后美国要去告它,欧盟要去告它,日本要去告它,包括印度──它自己的发展中小兄弟,还有其它国家,都要和中共在世界贸易组织发起非常大型的贸易争端,然后动不动就需要仲裁。

可是世界贸易组织偏偏又是这样一种一人一票,大家都像翩翩君子一样在这里坐下来,一人一票来投票,来讨论事情,来决定最后措施的这样一个组织。那么他就没有任何的执行能力,可以这么说。

2008年的时候,美国曾经就对中国发起了一场诉讼,他指责中国一直违反知识产权。世界贸易组织就装模作样接受了这个案子,接了这个案子之后说,经过几年的调查,说没错,中共确实是在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而且在这么多年以来情形上一直都没有什么改变,都非常非常的严重。

可是世界贸易组织他因为没有执行能力,美国即使在世贸上赢得了诉讼,他能够赢得这个案子,可是最终美国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仍然是输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世界贸易组织虽然能够指责中共说,你确实侵犯了知识财产权。可是他却像一个没有牙的老虎一样,他根本阻止不了中共继续去侵犯美国的知识产权。

那么下面继续说一说为什么中共一定要当小丑?一定要在世界贸易组织里面当这么一个搅屎棍?首先第一点,因为中共从小就是吃这个狼奶长大的,它所谓的开放三十多年以来,它的增长模式是什么?它的增长模式就是靠偷、靠骗、靠抢。你让它诚实正直的努力工作来发展自己的经济……。

有一个比方我们可以用,中国人很勤劳,中国老百姓也非常的勤奋,那想把一个国家建设起来,说实话应该是相当容易的,中国人又不傻,也很聪明,也有很多的头脑储备,按理来说,如果中共能够勤勤恳恳的培养国内的人才,一心一意地发展经济,走脚踏实地的一种策略,中共也许它的经济发展会比现在要顺畅得多。

可是恰恰相反,中共从改革开放之初它就采取了这样一种策略,什么策略呢?就是搞统战,要从国际上把人才、把产品、把技术,他们叫做“拿来主义”,实际上就是偷、抢、骗。那么就像刚才俞先生提到的,它把外资企业骗到中国去,说你进到我们中国来,在中国生产,我就不收你关税了。

没错!关税是不收了,可是它却逼着你要转让,要告诉它的公安委,我要看你的代码,你必须要给我看;我要你在中国使用某种技术生产这个东西你不能拒绝,拒绝了我就要惩罚你。所以在这种基础上,中共的经济基础,它的发展的所有基础都是建立在这种假设的基础上。所以你想让中共说从明天开始,或者给它一个硬性的一个指标说,从3个月之后,你中共不准再偷窃美国的知识产权,它做不做的到?答案是它根本就做不到!因为目前的中国经济增长是完全基于中共当年定下的偷、抢、骗的策略的。

主持人:那为什么它不能开放市场呢?我再加问一句,特别是金融、互连网这方面的,市场准入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为什么它不能进一步开放呢?

田园:对于这个市场准入问题,其实它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中共在这方面有很多的考虑。首先第一点,像金融技术和高科技为什么对国际名声来说都是有很大好处的产业?因为在美国你像高盛这样的公司、像硅谷的四巨头、像脸书、像推特,这些都是对经济发展有非常大帮助的一些企业,为什么中共不让它进?因为在西方,这些产业被视为是良性的,不对国家有任何危害;可是在中共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些产业在中国是被中共视做具有威胁性的。

例子之一,在很多年前,索罗斯曾经在英国一次赚了将近10亿英镑。这对于西方国家来说,英国政府就是自认倒霉,我没有看紧我的钱包,我自认倒霉。可是如果到了中共,如果中共敢于开放金融市场,一个高盛这样的公司一下赚个10亿人民币,那么在中国,这个公司立刻就会被视为对中共政权有威胁。

所以在市场准入这方面,高科技公司就更显然了,像谷哥、像脸书,如果他们进入中国,一下子把中国的防火墙打倒或者是冲垮,你想想看,中共用于专制中国的这样一个利器立刻就少了一个。所以对于中国来说,这些公司对中共的政权是有极大的威胁的。

第二个原因,为什么不让西方国家的公司随便进入中国市场?因为中共自己的企业毫无竞争力。中共有一个概念叫做国有大中型企业,这些所谓国有大中型企业都是一些巨无霸企业,像什么中石油啊、中石化啊,什么首都钢铁公司啊、宝山钢铁啊,都是这样雇用十几万人、几十万人这样的大公司。

可是你别看这些大公司他们产值非常高,雇人非常多,在国际上财富五百强里面都能数得到,可是他们实际上是一些非常低技术、低效能的这样一些企业。如果真是开放了中国的石化产业给外国企业,我想像北京的燕山石化、中石油、中石化,抵挡不过几年就会被外国的石油企业完全彻底的摧毁。那么这样一来,中共相当于是对中国的经济完全失去了控制力,所以这是第二个原因为什么它不愿意开放。它又是相当于说完全是一种保护主义的这样一种措施,它无论如何通过赖账的方式,它也要禁止外国公司直接在国内这个市场和这些所谓的国有大型企业竞争。

主持人:好的,我们接下来再问一下俞教授,我们看到迄今为止,在美国方面出了这些招数之后,中共方面的态度也是相当强硬的,前两天中国官媒单方面有宣布说贸易战已经初战告捷。现在川普在考虑1千亿之后呢,中共的商务部也是态度很强硬说要奉陪到底。在您看来,为什么中共的表现就是说,似乎大家觉得它的本钱也许没有那么多,但是它表现的却相当强硬;另外,您觉得它有没有足够的牌来这样的去奉陪到底呢?

俞伟雄:我是觉得,我也不惊讶中国官方强硬的回应,讲这个狠话,我觉得是讲给中国人民听的,就是说这个国家好像很强的样子,没有屈服于美国的霸权。但是实质上我是觉得中国真的要非常小心,因为其实川普政府他们也知道,你要这样讲这些强硬的话,没有关系,让你去讲;可是真正在谈判桌上,你真的会不会去改善,有没有这个诚心善意来改善?

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可以跟你说,川普的政策,不管是500亿、1千亿,或者是未来追加的1千亿、2千亿这样子,这一定会打下去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刚刚都讨论过,田园也讲过,美中之间结构性的失衡已经是太久、太持续性、太大的一个现象,美国再这样下去的话会受不了。所以我觉得中国要了解到。

我举个例子,我给你一个数字,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全部产品大概占美国的GDP不到0.5%,那中国出口到美国占中国的GDP大概是4%,那这个就比较起来就是中国依赖出口到美国就是明显大很多,大概有8倍以上多。但是你们想说4%的GDP而已,还好嘛,其实不是这样子。因为我们经济学就是看这个出口产业,它是一个所谓的火车头型的产业,它是一个driver,所以你看只有4%,其实还不是这样子,如果你这个火车头停下来,你是整截,整个所有后面的车厢通通都停下来,所以这个会影响到连带性的整个周遭的产业,餐饮业、房地产业各方面的都会受到影响的。

我举个例子,在2007年、2008年的时候,金融风暴的时候,那时候中国经济产生很大的一个,就是说影响冲击,整个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骤减,那时候就是一个很好的一个例子,整个中国经济就是风云变色,那最后中国是怎么样扭转乾坤?就是靠那个所谓的救市,4万亿、10万亿这样子救,就是投资这个东西。

那10年下来呢,中国可以再这样做吗?我觉得是没有办法,因为现在中国债务问题实在是太严重了,房地产泡沫的现象也是更严重的,所以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本钱了。所以中国这个本身国内的经济基础已经是非常的脆弱了,所以根本没有本钱,一点本钱都没有去跟美国打这场持久的贸易战。我觉得就是说任何一个有理智的领导者都可以看清这一切。

就简单的,我刚刚讲的那几个数字你去算一下,你对这个经济了解的话,大家都会知道中国没有这个本钱打。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顺应这个潮流,就是说WTO原则是这样,美国的要求也是这样,都是很合情合理的,那就这样照做,我觉得就是说皆大欢喜的一个结果。

主持人:我还想具体的问一下,因为就是现在对于一些可能不太了解的民众来看,他会觉得说现在美国对中国增税如果是变成1千5百亿的话,那么中国每年进口美国的商品也就1千5百亿;如果中国要对等的反击的话,那么中共说好,那你祭出1千亿,我也祭出1千亿,相当于所有的美国进入中国的这个进口商品都要征税。那您觉得这个可能吗?如果美方继续再增加,那中方再怎么样奉陪到底呢?

俞伟雄:对,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嘛,就是刚田园有讲的就是说,双方之间这个贸易金额实在是差太多了,美国出口到中国是一千三百亿,对不对?那现在中国已经要课征关税将近一半了。那比如明天、后天说好,我再加满,全部加满;但是美国他还有好几个几千亿可以这样加下去,所以就是说没有办法的。我觉得就是说双方这个贸易的差距太悬殊了,所以我觉得怎么讲怎么看,中国都没有办法来打这场贸易之战。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线上有一些观众的留言,我很快读一下线上观众的反馈,有一位是短信发言,说:“本人几次回国要买礼物,举目所见都是made in china”,他是指在这边,他说:“中共是羽翼已丰的鸟,美国人恐怕已经不是亡羊补牢那么简单了”。

那么还有一位观众给我们短信发言说:“主持、嘉宾你们好!中共一直是靠欺骗、暴力治国,只有赵家人在中国是人,其他人都只配被奴役、被代表。那么根本中共就不会考虑人民利益,这件事,它也可以说美方,美造的文件,就算美方能提供人证,对中共也没有用。举例说,用举证说理的人性化处理,只是对牛弹琴,没有实际意义和效果,只能靠实力来解决,希望川普总统能得到美国人民的支持,战胜这个世界上最暴力的政权,使世界文明社会明天会更好,美国再次伟大”。

那么另外一位观众留言说:“川普对中共的特性,对内迫害、欺骗,对外靠偷窃技术等等,掌握得很清楚,所以川普才敢于对中共说不”。

那我其实就是有一个相关问题想问田园博士,因为刚才观众说到希望美国人民能够支持川普,最近确实我们看到说,在川普加关税的时候,美国的在国内的阻力和反对声音也是不小的,比如说主流媒体、还有美国的一些商会,或者是企业他们是反对,那他们主要一个观点说是川普出发点是好的,就是中共确实不公平贸易了很多年,但是这个手法是错误的;那么当然也有一些主流媒体说这样下去美国会输啊等等,您怎么看这样的观点?那么另外,如果说关税不是一个好办法,那么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田园:首先,我觉得这种观点是非常非常荒谬的,这些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什么用心,也许是出于反对,就是用任何手段他都要反对川普的这样一个用心,才能发出这种论调来。因为毕竟你要知道的是,在中国进入WTO以来,这么多年了,从当时2000年、2001到现在已经多少年了,就是说这么多年里面,美国在WTO里面像对待一个天使一样对待中国,说大家坐下来一人一票,我们来协商、我们来磋商、我们来讨论,最后我们来达成共识,来解决这样一个问题。

可是美国在十多年里面唯一的经历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说如果你美国和欧洲,甚至和韩国、和日本这样的国家,你都可以有这种磋商、讨论、还有最后解决问题的这样一种诚意,在这些国家里面你都能或多或少看的到一点,可是在中共身上你是绝对看不到一点点绅士风度,它绝对不会因为说,你这么真诚的对待我,所以我要真诚的对待你,所以我要开放我的国内市场,所以我要降低其他外国也进入中国的各种各样的关税,或者是非关税壁垒。这是中共在过去多少年里面从来没有做过的。每次他这样受到打击的时候,中共都会做出一副可怜相说,我将要给你一点甜头吃,但这也就基本上是中共所能做到的全部了。

所以川普总统他看到这一点,如果一个人在过去十几年里面一直欺骗你,那么他在今后十几年里面继续欺骗你的概率可以说是百分之一百,就像中共。那么川普总统是看到了这个问题,才真正拿出了真正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手段。

解决这个问题的手段只有一个,就是美国依托他自己强大的国内经济以及强大的美国市场。你中共想跟我做贸易,可以;你想要美国市场,可以,那么咱们就按照我们双边贸易协定,或者是国际多边贸易协定里面规定的,咱们一件一件的来落实。

你落实不了,你给我任何一个,比如像俞先生刚才提到的中国对美国的汽车征收其实是很高的关税,25%的关税。那么川普就会说好,你如果对我的汽车征25%的关税,我也要对你的汽车征25%的关税。

所以很多这个亲共媒体、还有共产党自己的媒体报导出来说美国挑起这个贸易争端,是如何如何的居心叵测。其实都已经完全彻底的,它的出发点完全是偏离了,完全是错误的。川普的总统的对策只是真正的把中美贸易重新放回到公平、公正和对等交易的这么一个轨道上来。

那么在我看来呢,用经济手段来制伏中共是唯一的手段,为什么呢?有这么几点,第一,中共这个经济是相当的出口导向型,它对出口的依赖非常非常的高。那么据我多年前看到的一个报导,多年前看到一个研究,大概在2000年的时候,就是说大概对外出口,尤其是对美国出口,在中国大概直接间接雇用的人数大概是8千万左右,这还是将近十年前的一个数字。

那大家想想看,如果美国真心诚意的要跟中国打一场贸易战,你想想看,中国沿海地区像江苏、浙江、广西、广东、福建等这些所谓中国的经济强省、中国的金鸡蛋能够承受多大的打击?这是第一。将来造成不但经济上的重大损失,甚至可能会造成社会上的动荡,这是中共愿意看到的吗?如果中共愿意、最后它能承受这样的后果,尽情跟美国打贸易战;美国的市场纵深又大、体量又高,美国是会有暂时的痛苦,这一点是肯定的,但是绝对不会遭受中共可能遭受到的严重后果。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我想我们很快接一下观众电话之后,再请问俞先生一个问题。是纽约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纽约陈先生:你好,主持人,你们好。对于刚才主持人提到,川普的关税政策为什么激起主流媒体或者是商会的反对和批评?我们看一看,川普在减税方面所有的美国人都获利,这么大的一件好事,是不是在当时主流媒体和一些企业也在咒骂?我觉得这是体现对政府的一种促进,我觉得不必太惊慌。

第二,刚才主持人问到,为什么中共加入WTO之后没有遵守承诺?像我和很多嘉宾们我们都从大陆出来的,我想大家都知道中共有没有遵守过任何承诺,如果相信中共的承诺就是自取灭亡!谢谢。

主持人:谢谢陈先生。还有一点时间,请问俞教授,我们知道现在川普在国内除了我刚才提到的阻力之外,也确实他的支持度在上升,近来,他的支持度突破了50%。您觉得支持度的上升是否和他最近对中美贸易的强硬态度有关?如果贸易战一旦开打,农业或者制造业受到一些负面影响的话,会不会反过来影响川普的支持率呢?

俞伟雄:我觉得的确是有关系,直接相关。2016年选举的时候我们发现一个现象;像川普昨天到西维吉尼亚州,那个州是最支持川普的,川普在总统大选领先幅度最大的一州,大家可能不知道,同时这个州也是美国最穷的一州。可以跟大家讲,为什么这些最穷的州不管是西维吉尼亚、中西部、美国南部都支持川普?因为他们知道,川普的竞选承诺和他现在做的事情,其实都是在帮助这些美国的工人阶级、中产阶级还有贫穷的人,真的是这样子。

我必须说,过去这二三十年在全球化的过程当中,美国的经济已经有一点走失了。坦白讲,我是经济学家,我发现一个现象,大家觉得全球化很好,华尔街股市都在赚钱,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贫富差距的现象变得越来越大,尤其是自由贸易,对中国的贸易当中造成美国制造业跟工人阶级很大的损害,川普今天就出来讲话了。

比如我看主流媒体,坦白讲他们是站在华尔街大企业的利益上讲,他们不想要现状改变,他们怕现状改变之后,过去享有的利益就会减少。我觉得没有错,川普的支持直接来自于广大的人民,至于中国现在对美国农产品的报复,会不会造成美国农民对川普的支持率降低?坦白讲我觉得是不会的,因为很多其它的地方都是很支持川普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我们最后还收到一封短信,一位观众发短信说:感谢上帝给美国人民这个伟大的总统,可以治中共的邪恶。

好,非常感谢。感谢今天和我们连线的两位嘉宾,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今天的节目时间又到了,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