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07日讯】云南人贾正经娶有一位美丽的妻子陶氏。夫妻俩清明节去上坟,在半路上遇到一股旋风当道。夫妻俩怀疑是鬼神来要食物,随即摆下祭品,洒酒在地说道:“仓促之间,没别的好东西,一杯浊酒,还望神明不嫌弃。”祭祀完毕后,夫妻俩继续扫墓而归。

第二年春天,贾正经离家出远门。一天,天快黑了,可是四周都是荒野,离旅馆还远着呢。突然有一女子站在路旁问到:“来人可是贾相公?奉主人之命,在此等候您多日了。”“贵主人是谁?”“到了您就知道了。”女子手指著灯光处有一村落。贾正经心下大喜,跟着那女子走了过去。

走了大约一里路,只见主人已在大门口迎客。只见他道服儒巾,一看就是风雅之人。楼阁高耸入云,金碧辉煌。贾问道:“贾某夜路迷途,与尊驾素不相识,不知尊驾怎样预知贾某要来,而且如此礼遇?”主人回答说:“去年我曾在路上领先生盛情,难道先生忘记了?”贾正经听得如在云里雾里。主人又说:“去年先生夫妇去扫墓,旋风当道的人就是我呀。”“噢,那么尊驾是神喽?”“岂敢岂敢,不过是地仙而已。”“那您是管什么的呢?”“说起来惭愧啊,我的职责是管理人间露水姻缘之事。”贾正经来了兴趣,半开玩笑的问道:“贾某天生比较多情,能否烦劳尊神帮我查一查,我这辈子可有这艳遇的缘分?”

仙人拿来簿子看了起来,笑着说:“奇怪呀!先生这辈子没有那种缘分。不过先生的夫人可是大有良缘呢。”贾正经听了直淌汗,想到自己的妻子这么年轻,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那可是自己一辈子的耻辱啊。连忙哀求仙人把它消除掉。仙人说道:“这可是命中注定的劫数,怎么能够更改呢?”贾正经再三哀求,仙人抬头仰望着天想了一好会儿,才说:“善哉!善哉!庆幸的是先生夫人所遇到的是个庸俗之人,贪财的心比好色的心还重,你赶快回家,可以免除闺房之丑,不过破几个财而已。”贾正经算了一下,自己出来已经四天,只怕回去也来不及了。又想,为了苍头小利而使妻子失节,那更是不能。连忙与仙人告辞,连夜赶路。

在离家还有四十里远的地方,突然大雨倾盆,不能再走了。第二天中午到家时,贾正经看见自家卧房的墙壁已经倒塌,而隔壁住着的单身少年硬要逼着住进来。想起仙人的话,不仅叹起气来。妻子问到:“相公你叹什么气啊?”“我叹什么气?墙倒了,我们两家的房间现在通了。那个小子又是单身,发生了什么事还用来问我吗?”妻子答道:“相公为这个事啊。事情其实是有的,但是幸亏丢了十两金子,我才得以幸免。”“到底怎么回事啊?”妻子说到:“墙倒后,少年确实来调戏我,我本想逃到邻居家里,谁想那枕头边藏着金子,被少年拿走了。他怕你回来,已经跑远了。”原来那金子是欠钱的人家还来的。贾正经把少年告到官府,可是官府倾巢而出也抓不住那少年了。

《续子不语‧卷一》

原文如下:

露水姻缘之神

贾正经,黔中人,娶妻陶氏,颇佳。清明上坟,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风当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沥酒祝曰:“仓卒无以为献,一尊浊酒,毋嫌不洁。”祭毕,然后登墓拜扫而归。

次春,贾别妻远出。一日将暮,旅舍尚远,深怯荒野无可栖止。忽有青衣伺于道旁问曰:“来者贾相公耶?奉主命,相候久矣。”问“为谁?”曰:“到彼自知。”遥指有灯光处是其村落,私心窃喜,遂随之去。

约行里许,主人已在门迓客,道服儒巾,风雅士也。楼阁云横,皆饰金碧。贾叙寒暄问曰:“暮夜迷途,忽蒙宠召,从未识荆,不解何以预知,远劳尊纪?”答曰:“旧岁路中把晤,叨领盛情,曾几何时,而遽忘耶?贾益不解。主人曰:“去年清明日,贤夫妇上墓祭扫,旋风当道者即我也。”贾曰:“然则君为神欤?”曰:“非也,地仙也。”问所职司,曰:“言之惭愧,掌人间露水姻缘事。”贾戏云:“仆颇多情,敢烦一查,今生可有遇合否?”仙取簿翻阅,笑曰:“奇哉!君今生无分,目下尊夫人大有良缘。”贾不觉汗下,自思妻方少艾,若或有此,将为终身之耻,乃求为消除。仙曰:“是注定之大数,岂予所得更改?”贾复哀求,仙仰天而思,良久曰:“善哉!善哉!幸而尊夫人所遇庸奴也,贪财之心胜于好色。汝速还家,可免闺房之丑,不过损财耳。”贾屈指计程,业出门四日矣,恐归无及,又思为蝇斗微利而使妻失节,断乎不可。乃辞仙而归,昼夜赶行。

离家仅四十里,忽大雨如注,遂不得前。明午入门,则见卧房墙已淋坍,邻有单身少年相逼而居,回忆仙言,不觉叹恨。妻问:“何叹?”曰:“墙坍壁倒,两室相通。彼此少年独宿,其事尚可言?而来问我乎!”妻曰:“君为此耶,事城有之,幸失十金而免。”贾询其故,曰:“墙倒后,少年果来相调,予逃往邻家,不料枕间藏金遂被窃去。今渠怕汝归,业已远去。”问金何来,则某家清偿物也。贾鸣官擒少年笞之,而全卒难追。此事程惺峰为予言。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