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15日讯】中国又称神州,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其博大精深的内涵令人惊叹。就是我们日常使用的这些不起眼的汉字,里面也蕴藏着很多玄机。从下面纪晓岚的亲身经历可见其一斑。

纪晓岚是清乾隆年间大学士,《四库全书》的总纂官。他的著作《阅微草堂笔记》中有篇文章记录了他两次测字的神奇经历。

其一、乾隆十九年(1754年),我参加殿试后,还没有唱名公布。在董文恪先生家里,偶遇一位会测字的浙江人。我写一“墨”字。那人说:“状元不会属于您了。‘里’字拆开是‘二甲’,下边是四点,您是二甲第四名吧?不过您一定会进入翰林院。四点是‘庶’字脚,‘土’字是‘吉’字头,您要做‘庶吉士’了。”(注:“庶吉士”是明、清两朝时翰林院内的短期职位,由考中进士的人当中选择的有潜质者担任)。后来,果真如此。

其二、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秋季,我因泄露消息而获罪,案情很严重,每天都有一军官看守我。有一位姓董的军官说能拆字算命。我写一个“董”字让他拆。他说:“您将被发配远方了——这‘董’字是千里万里的意思啊。”我又写一“名”字。他说:“下边是‘口’字,上边是‘外’字的偏旁,将发配到口外。‘夕’字又是太阳偏西的意思,难道是西域?”我问:“将来能回来吗?”他说:“‘名’字与‘君’字相象,也象‘召’字,皇上必然赐召您回来的。”我问:“在何年呢?”他说:“‘口’字是‘四’字的外围,而中间缺少两笔。大概不到四年吧?今年是乾隆三十三年,不到四年应是辛卯年(乾隆三十六年);‘夕’字是‘卯’字的偏旁,也相合。”果然,我从军乌鲁木齐,在乾隆辛卯年六月返回京城。

纪晓岚在该文末尾感慨的说:“大概精神有所动,鬼神便相通;气机萌发,形像便有了预兆。”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