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15日讯】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的最后一人,王全璋律师,已经被羁押超过一千天,但一直音信全无,生死未卜。日前当局终于释放出一点消息:维权律师陈建刚最近被警方要求就王全璋案件接受询问。为此,外界推断王全璋可能还活着。请看报导。

北京维权律师王全璋律师自2015年7月9号晚被带走后,在近三年中家人曾陆续委托近二十名律师代理案件,但律师们都无法会见王全璋,只知道他在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半年期满后,被羁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不过,最近王全璋的案情有突破性进展。

天津警方将北京维权律师陈建刚列为证人,并让他4月13号10点钟到北京法律援助中心接受询问。通知还称,王全璋案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

陈建刚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天津公安局说是履行补充侦查程序,是向他询问一起发生在2013年,在辽宁省大连市涉及法轮功的案件。在该案中,陈建刚、王全璋、程海及梁小军等多位律师为代理律师。2013年案件开庭时,律师程海因遭到法警暴力殴打导致庭审取消。

律师程海:“限制律师发言,也不让律师会见。后面殴打律师。我在那个案子里面被打了3次,一次在法院的门口,一次在法院的外面,还有一次在看守所里面,整个公检法的违法犯罪。律师非常客气,最后剥夺了律师的辩护权。”

作为辩护律师之一,程海律师记得当年的案件,是有关几名法轮功学员安装卫星接收天线一事。最后法庭是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进行判决。

程海表示,王全璋案之所以拖这么久,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当局在等王全璋认罪。但当局达不到这个目的,就采用拖延的方法消磨他的意志,等待时机。这也表明王全璋可能还活着。

程海还推断说,也许王全璋在狱中提到让陈建刚当辩护人。但当局为了打击王全璋,就用一个莫须有的事件让陈建刚当证人。因为从法律上讲,当了证人就不能当辩护人,实际上是剥夺了他的辩护权。

蔺其磊律师则认为,关押了一千多天也没有找到证据,现在把几年前的一个案子拿出来,完全不必要。

律师蔺其磊:“庭审都有录影的,有庭审笔录的。它这个时候再调查,调查这个事是没有一点必要。那为啥它专门弄一个这东西呢?无非就是把王全璋这个事有消息啦,王全璋涉嫌什么什么案。”

蔺其磊律师认为,这次的风声无非是当局为非法关押王全璋这么长时间,找一个它们自认为合法的借口。

王全璋案最近引发了外界更广泛的关注。

在王全璋失踪千日,其妻子李文足几十次到最高法院投诉未果后,李文足4月4号开始“徒步千里寻夫”活动。后遭到当局强制阻断,参与支持活动的人士也被强制送回,李文足本人在一度拘押之后遭软禁。

此事立即成了世界各大媒体报导的焦点,香港还有民间团体到中联办抗议。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尔特(Heather Nauert)在官方推特上声援李文足,同时呼吁释放与709案有关的江天勇和余文生律师。

希瑟•诺尔特还转发了李文足身穿“释放全璋”的上衣照片。推文写道,李文足呼吁释放王全璋,并说他因为法轮功辩护,从2015年一直被监控。

蔺其磊指出,当局认为,律师为法轮功辩护就是与党国作对,它就认定是颠覆国家政权,但这与这个罪名明显不符。

蔺其磊:“不管是王全璋是代理了法轮功案件、代理了其他案件,你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把人家关押一千多天。一个律师在法庭上的辩护跟颠覆国家政权有啥关系?”

蔺其磊认为,对王全璋的羁押完全是违法的。官方明明知道他没罪,就是要把他关押这么长时间,完全是没有法律可讲,是在违法打压。

采访/易如 编辑/宋风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