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22日讯】“道县文革大屠杀”发生在文革初期的1967年,这股湘南“杀人风”波及周围十数县市。整个零陵地区共杀了 9000多人。其中,蚣坝区可谓是道县杀人冠军。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来看《血的神话》一书作者谭合成实地调查的情况。

蚣坝区位于道县东部,文革期间,该区辖蚣坝、兴桥、小甲三个公社,有五万多人口。“道县文革大屠杀”中该区是道县杀人的区冠军。

《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为什么说(蚣坝区)它是杀人冠军呢?因为它杀人杀的最多。道县当时是八区一镇好像是,它占四分之一杀人。整个道县当时是40多万人口,杀了4500多人,占总人数的大概1.17%,也就是90多个人杀一个人,而蚣坝区这个区是50个人杀一个人。”

1986年谭合成赴道县实地调查,据他在书中纪录,1976年8月23号至8月30号,除蚣坝公社鲁草坪大队因地处深山,没有接到开会通知,故尔没有杀人外,蚣坝区全区59个大队八天内共杀了1054人。之后又零零碎碎杀了20人,整个杀人事件,共杀1074人,灭门46户。

而蚣坝区的杀人手段门类齐全,残酷之极,也是全县之冠。

谭合成:“杀人的手段也比较多,门类也比较齐全。比如说刀杀、枪杀,沉河,棍棒打死,烟熏炸死就是天女散花。处理文化革命杀人遗留问题工作组他们总结的十种杀人的手段,这十种杀人手段在蚣坝区基本上都有,没有没有的。”

谭合成实地调查发现,蚣坝区杀人如此之多,后果如此严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从区到公社到大队,层层布置,层层动员,党的各级干部们制造谣言,捏造“敌情”,煽动群众心安理得去杀人,甚至布置杀人任务、下达指标。

对于杀人不力的地区,例如小甲公社的小甲大队,公社领导多次批评督促,最终武装部长廖隆久亲自带一个排的基干民兵进驻小甲大队,帮助他们“革命”。将11名地富份子及子女用绳索捆成一团,中间塞上一大包开山放炮用的炸药,点燃导火索,炸的血肉横飞。

而在蚣坝区这个杀人区冠军中,蚣坝公社又是“冠中冠”,共杀524人,占全区杀人总数的一半。而蚣坝公社最典型的杀人案发生在沿河塘大队。

谭合成:“沿河塘大队,它主要是一天就基本上把人就杀光了,只留下一些少量的,年轻一点的地富家的女儿,媳妇没杀,留下来给贫下中农光棍做老婆。”

8月26号,沿河塘大队将队里的21名所谓“大老虎”捆住,拉到山上葫芦岩,由民兵杀倒或打昏后丢下溶洞。事后既不想赡养他们的老人,又怕子女报仇,当晚又将31名老幼赶上一只大木船,脖子上绑上大石头,一个一个,下馄饨一样丢进潇水河里。据处遗工作组查证落实,沿河塘大队文革杀的这52人中,年龄最大者74岁,最小的才出生了56天。

其他大队虽然杀的人数没有沿河塘大队多,但血腥恐怖程度毫不逊色。

谭合成:“桃花井大队有杀一个复原军人张明玉的案子,其实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这个复原军人他是属于一个被凌迟杀死的。他是把他钉在墙上,用那种土制的铁钉,把腿和那个(手)钉在祠堂门上,然后一刀一刀剐死的。”

这些杀人冠军的大队,和地区,带动了周边地区争先恐后的杀人,好比大跃进时的放卫星。而被杀者不仅没有呼救反抗,甚至连辩白一句,问一句为什么杀我都不敢,只是沉默的走向死亡。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陈建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