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5日,内蒙古副主席白向群落马,成为十九大后内蒙古“首虎”。据多篇官媒的报导,此“虎”有与众不同的特色。

据相关报导,今年1月31日,内蒙古政府换届,于2012年5月开始担任内蒙古副主席的白向群,再获连任。也就是说,白向群在省级政府换届中,通过了换届考验。但在连任84天后,白向群落马。

其次,据内蒙古体育局官网4月24日18时新闻,白向群23日调研鄂尔多斯市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即25日落马前一天,白向群还亮相公开报导,这也引出他一个独特的职务。

据报导,在2015年2月深改组出台《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前,2014年先推出这项试点──内蒙古被列为国内首个“足球改革试点省区”,与德国打造“足球联盟”,白向群担任内蒙“推进足球改革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统领体育、教育、财政等23个部门和单位,外加兼任内蒙古足球协会主席。2017年10月新闻资料显示,内蒙古官方和民间对此累计投入资金53亿多元。

从上述可知,除了换届连任要职但遭秒杀外,白向群拥有一个高度达深改组的头衔——试点省区“足改小组”组长,这是全国各省区迄今唯一一个,这可算是他空前的职务特色。

白向群这个级别虽然有资格当别人的后台,不过其仕途若想再攀升也仍须靠更高权力的后台,所以他提拔过的人或曾经提拔他的人,若都涉及“带病”且目前还没出事的话,不限于内蒙古官场,不限于在位或退休,现在都恐怕受到牵连。

至于在已落马的内蒙古官员中,对白向群也有值得一提的两个人。

一是4月24日、比白向群早一天落马的内蒙古工商局副局长杜隽世,杜的职位和白向群分管领域存在很大关联,而白向群分管工作曾遭2017年6月中央巡视组点名。

二是2015年11月落马的乌海市委书记侯凤岐,侯的判决书显示,其家庭财产超过了1亿元,但其中合法收入仅为636万元。2008年至2011年,白向群和侯凤岐在乌海市“搭班子”。乌海市是内蒙古的资源大市,也是中央巡视组指出国土资源、矿产资源开发等问题所在。

白向群的同僚侯凤岐和杜隽世,两人也曾长期在巴彦淖尔市共事过,尤其两人在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为前后任书记,两任书记接力下,临河区法轮功学员王霞年仅38岁被迫害致死,当地610主管说:“王霞上过明慧网,不能死在监狱里,让家人赶快接走,死在家里算自杀。”明慧网上王霞受迫害前后照片对比,从清秀佳人变成骨瘦如材,犹如历史纪录片纳粹集中营形如骷髅再现。

所以白向群既有与众虎不同的特色,也有与众虎相同的一个特色。白向群参与迫害纪录于内蒙古区官网的“内蒙古年鉴”,在“共青团”的“青少年思想教育工作”写道:2000年3月,自治区团委举办了为期7天的学习班,主题内容包括“继续揭批‘法轮功’”。时任共青团内蒙古书记白向群。

在十九大前中国大陆一波“敲门行动”,内蒙古被列重灾区,2017年4月份仅赤峰市一地多达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或绑架。今年在法轮功特殊日子4月25日,白向群成为十九大后内蒙首虎,可谓精准落马,也是他仕途终结的最佳特色。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