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4月29日讯】前两天我们介绍了“道县文革大屠杀”中的杀人冠军蚣坝区,而另外一个区的杀人也极有特点,今天的“百年红祸”特别报导,我们来看《血的神话》一书作者谭合成介绍清溪区的杀人情况。

清溪区位于道县东部,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是一个杀人“重灾区”,虽然比不上杀人冠军蚣坝区,但清溪区却有特殊之处。

首先,道县文革杀人事件中,区武装部长亲临杀人第一线的仅有清溪区。

《血的神话》作者谭合成:“清溪区武装部长叫蒋友元,其他的区一级的武装部长,亲自到杀人一线去杀人,没有,都是发指示。他是唯一一个亲临杀人第一线的区武装部长。如果他没有这件事还不好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报告文学作家、原《芙蓉》杂志编辑谭合成,耗时二十多年调查道县屠杀后,写成《血的神话——公元1967年湖南道县文革大屠杀纪实》一书。据书中记载,蒋友元向下面公社干部传达“调皮捣蛋的干掉一两个”的指示,清溪区层层开会,层层部署具体杀人。1967年8月25号,白马渡大队开会研究,决定杀3名地富、2名贫农,请示蒋友元得到批准,白马渡大队当晚就行动,只抓得3人,在27号沉了河。蒋友元亲临杀场监斩。28号,蒋友元在油湘公社的会议上肯定杀人“是革命的行动”,会议后,油湘公社再次出现杀人高峰。

除了蒋友元,清溪区还有另一个身份特殊的人物。

谭合成:“清溪区这个白马渡大队,它的大队书记呢,是中共第十大的代表。就是说,他这个地位非常高的,他也是县贫协的主席。他们大队的杀人就是他主持的。最后他也是为这个事,把这个党代表的身份最后还是撸掉了。”

据《血的神话》书中记载,白马渡大队支书叫黄名佑。他多次主持大队支部和大队干部会研究杀人问题,当一些党员和干部提出不能杀人的意见时,黄名佑多次提出反对意见,最后表态:“要杀,一定要杀。”以他为首研究决定杀了5人。

在道县屠杀中,不仅党员干部杀人非常普遍,小甲公社还搞了“火线入党”——凡预备党员和入党积极分子,一律要上火线,刺刀见红。杀了所谓的阶级敌人,才能吸收入党。

而在道县屠杀中冒出许多所谓的“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随意判人死刑,但大多没有具体的组织形式,正式成立组织挂牌办公并开庭审案的,也只有清溪区柑子园公社一家。“柑子园贫下中农高级人民法院”成立后,先后共开庭审判了13人,其中8人判死刑,5人被所谓的“宽大”处理。但后来生杀大权下放到各大队“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杀人根本不需要程序,而且掺杂个人报复。例如柑子园公社红星大队唐从蛟灭门惨案。

谭合成:“那个是杀了一个贫下中农的一家九口,全部杀光了。主要就是他那个爸爸呀,在四清的时候,就是文化革命之前的一个大的政治运动,整那些农村里面的四不清干部。他那个爸爸呀带头整的是他们(农村干部),文化革命的时候,(农村干部)他们又来找个借口,把他给杀了,一家全给灭门。”

唐家一家9口中,包括不满周岁的孙子和怀有身孕即将分娩的儿媳妇。

另外,清溪区油湘公社的跃进大队还放出了杀人的“卫星”。该大队在8月29号抓了61名所谓的四类份子及其子女,包括一名孕妇,以“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名义宣布死刑,推入窖里,熏烧,最后盖土掩埋。

据《血的神话》书中记载,整个清溪区在道县屠杀中,共杀617人(被迫自杀51人),其中枪打74人,刀杀93人,沉河180人,炸死14人,投岩洞19人,活埋108人,棍棒打死51人;灭门24户。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