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16日讯】抗日战争结束后,中共率先挑起内战,这期间中共间谍直达蒋介石身边,隐藏最深的中共特务郭汝瑰,在内战期间担任国防部作战厅长,曾被杜聿明怀疑。蒋介石撤到台湾后痛心疾首的说:“没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谍!”而这个背叛国民政府的最大共谍,在中共窃取政权后的日子,却只能用“凄风苦雨”来形容。

国民党最大的共谍

郭汝瑰是四川人,毕业于黄埔军校。1928年5月,郭汝瑰在四川秘密加入中共,后去日本留学。归国后,因不满中共不抗战而追随国民政府抗日。1937年,郭汝瑰作为42旅代旅长,参加了淞沪大会战,因作战勇敢,深受蒋介石赏识,被视作“军界精英”。其后,郭汝瑰调到国防研究院任委员,专门培养“全能将校”。

抗战胜利后,郭汝瑰已荣升为中将,不仅是掌管全国各军师编制、装备的军务署署长,兼国防研究院副院长;而且以军政部代表的身份,随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前往芷江和南京,参加了接受侵华日军投降的仪式。

素以“挖心战”为能事的中共当然也“相中”了这样一个风云人物,于是派人经常对其进行蛊惑。最终,郭汝瑰背叛了对自己信赖有加的蒋介石,成为中共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高级间谍。

郭汝瑰秘密接受中共党员任廉儒的单线联系与指挥,还多次与董必武见面。也有人称,郭汝瑰其实一直都是中共的秘密党员。

台湾有报纸写道:“一谍卧底弄乾坤,两军胜负已先分。”历史证实,毛泽东的所谓“天才军事谋略”,不过就是偷盗国民党的高级机密、窃取作战计划而已,所谓“一纸能抵百万兵”。而毛所言的“胸中百万雄兵”,郭一人就占去五十万。

历史的真相总是让人唏嘘。深受蒋介石器重和信任的郭汝瑰,在内战期间被提升至直接参与指挥作战的国防部作战厅长,并定期到蒋介石官邸汇报战况、听取指令,有时还要随蒋介石到各战区视察。

换言之,国军所有的作战计划、部署和行动,郭汝瑰都了若指掌。而大量生死攸关的情报,均被已成为了中共间谍的郭及时送到了毛的手中,其中包括:重点进攻山东计划、徐州司令部兵力配置、国军在大别山的调度计划、解围兖州计划、解围长春计划、解围双堆集计划、国军江防计划、武汉、陕甘、西南等地区的兵力配备序列等等。

郭汝瑰除泄露军情外,还拟订让国军吃亏的作战命令,发布了很多假情报,并向蒋介石隐瞒中共军队动向,使其作出错误判断。

1947年3月,在郭汝瑰协同顾祝同指挥中原和山东等地的作战时,他一直对蒋介石隐瞒“刘邓大军”要向南跃进的战略意图,最后导致蒋介石作出“集中兵力追歼”的错误决策,而放“刘邓大军”突出黄氾区直抵沙河。

当年在徐蚌会战中被中共俘虏的国军将领杜聿明曾怀疑过郭汝瑰,并当面指斥郭汝瑰:“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谍,发的命令都是把我们往共军包围圈里赶!”

此外,郭汝瑰还有意在国军内部制造混乱,动摇军心。1947年3月19日,四百名国军退役将校因“整编”而被迫“自谋生路”从而发生的“哭陵事件”,就是他所制定方案一手造成的。

在郭汝瑰与中共的里应外合下,国军处处被围、被打,最终蒋介石撤退到了台湾。到了台湾后的蒋介石痛心疾首地说:“没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谍!”

然而,为中共坐拥天下立下了大功的郭汝瑰,在1949年中共执政后的日子,却只能用“凄风苦雨”来形容。

生性多疑的毛泽东在1955年实行军衔制时并未授予其军衔,也没有恢复其党籍,只是任命他为川南行署副局长级别的“交通厅长”,后在镇反中,诬陷他是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组长,厅长的职务也被罢免。

而此后的肃反、反右、文革等运动,郭汝瑰一次也没落下,劳动改造、文革批斗、抄家游街等是家常便饭。

晚年终于有些清醒的郭汝瑰在编写了两本600余万字的巨著《中国军事史》和《中国抗日战争正面作战战记》,内中披露了这样的历史事实: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间,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阵亡、负伤、失踪3,21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架。证实国民党是抗日的,蒋介石是抗日的,而这其中的潜台词不言而喻。

1997年郭汝瑰因车祸去世。他的子女后来如此评价父亲:“他在军事上是一个大学生,但在政治上却是一名小学生”。不过,从做人上而言,郭汝瑰也少了“诚”和“忠”吧。

国防部尽是中共特务

《国殇60年──蒋介石何以失去大陆》一文中,作者蓝培刚披露,共匪在夺取政权的过程中,中共特务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以至到了国防部尽是中共特务的触目惊心的程度。

文章写道,共产党建政后刻意隐瞒许多历史真相,有许多国共战争中“起义”的国军将领其实是中共打入国军的特务,如刘斐投共前已有25年党龄、廖运周21年、郭汝槐20年、张克侠19年。

《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揭露:中共渗透有术,地下工作的“前三杰”钱壮飞、李克农和胡北风,他们的实际领导者是中共中央特务二科科长陈赓。钱壮飞任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机要秘书和亲信随从,中华民国政府军第一、第二次对江西的围剿决策和情报,钱壮飞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信函,经李克农亲自送至周恩来手中。

在解放战争期间,中共情报战线直达蒋介石身边,国防部作战次长、掌握国民党调动军队大权的刘斐中将竟是中共地下党。在被调动的军队自己还不知道时,延安就已经得到情报,并据此而拟好作战计划。胡宗南的机要秘书和亲信随从熊向晖,将胡宗南大军进攻延安的计划通报周恩来,以致胡宗南打进延安时,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周恩来曾经说:“蒋介石的作战命令还没有下达到军长,毛泽东已经看到了。”

(责任编辑:唐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