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5月17日讯】广东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帖质疑鸿茅药酒“有毒”,遭内蒙古警方跨省抓捕,刑事拘留三个月后取保候审。5月11号,又遭警方传唤12小时后出现精神失常行为,经医院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目前住院治疗。

谭秦东取保候审回到广州后,11号前往当地派出所接受来自内蒙古警方的传唤。14号晚上,他的妻子刘璇在微博上披露,5月11号晚12点开始,谭秦东将自己关在房间内,出现哭泣、自言自语、情绪失控扇打自己耳光,甚至以头撞墙等自残行为,朋友及家人紧急将其送医,现已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科住院治疗。但这消息不久便被迫删除。

江西维权人士张先生:“它是一个非常明摆着利用私权来践踏法律的案子,说白了鸿茅药酒有钱啊,它是当地的纳税大户啊,非常可怕的事情实际就是。那么这次通过媒体啊和良心人士的呼吁啊,把人给救出来了,但是这个人在里面受到什么样的刑讯啊,没有公布,但至少他现在精神出了问题,在就医了。”

去年12月19号,谭秦东在网上发布了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今年1月10号,被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为名刑事拘留。辽宁维权人士赵先生透露,确实有很多人喝了“鸿毛药酒”出现副作用。

辽宁维权人士赵先生:“中国警察权力太大了,肆无忌惮的就可以抓人,随便给你扣个罪名就可以抓你,就因为它企业大,才能跨省抓捕啊。依法治国啊,纯粹就是一个口号,一个空谈。在这个国家,老百姓真是生活在一种极度的恐惧之中,现在什么都不能说,说真话就被抓。”

资深媒体人石扉客发文《能把医生整成病人的刑事司法制度,该去看看医生了》,文中提到:97天零11小时的羁押加传唤时间,让一位名校硕士出身的医生成为了一名PTSD患者。在羁押成为常态,保释成为例外的司法环境下,刑事诉讼强制措施已经偏离了保障诉讼正常进行的程序本义,屡屡变身成为惩罚措施,甚至社会管控手段。

新唐人记者熊斌、陈杰采访报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