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05日讯】六四学运29周年,中共屠城真相再成热门话题。当年亲身参加戒严的前中共军人张世军接受美媒专访,描述了所在军队以武力向天安门强行推进的部分情况。此前他曾表示,“我看到过很恐怖的画面”,但还“不能说”。

在自由亚洲电台6月4日发表的专访中,张世军披露,六四时他正在中共第54集团军162师486团服役。该集团军是中共三个“王牌快速反应集团军”之一,486团更是该军精锐部队。

张世军回忆,六四学潮初期,部队还能通过报纸和电视了解到足够的信息,大部分士兵对学生是友好的,还都期盼着学生能再加把劲,更快更好的促进中国的进步。“但是,情况发展变化也很快。”

5月中旬,他所在部队中,实际控制士兵的营一级军官突然全部被换掉,新来的营长和教导员都很陌生。军队内部开始搞政治教育和动员,进京执行戒严的气氛已经非常明显了。

据此前透露的内部消息,当年中南海高层得知部分军队将领支持学生后,开始撤换中高级军官,起用了一批所谓“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军人。

张世军表示,5月20日下午,他们部队奉命离开河南安阳军营、准备进京的时候,就被安阳市几千名老百姓,男女老少都有,堵在了军营的门口,不让军队进京镇压学生。

他说,戒严部队最终还是突破封锁,于21日凌晨抵达北京城下。至于军队是如何“突破封锁”的,他没有说。作为仍然身在大陆的张世军,相信有很多敏感细节他是不能触及的。

张世军称,到达北京城郊后,军队就在大兴县与北京城的接壤处,就是当时的丰台区北京南苑机场南边一带驻扎准备。6月3日下午两点左右,军队发放了钢盔,奉命在6月4日凌晨,就是6月3日半夜到达天安门广场。

6月初时,北京居民为抵制部队进城镇压学生,已经用公交车辆或者人墙,阻断了所有通往京城的交通要道。

张世军说,他们部队以营为单位,向天安门广场进发。当时部队预订的路线是从南苑路由南向北,直到天安门。但是部队走到(丰台区)马家堡一带,受到市民的顽强阻拦,部队被迫弃车后退,几次试图强行冲过阻拦,但是都失败了。

6月3日傍晚,486团三营决定动用武力突破阻力。在一个空旷的河边地带,直升机飞过来空投了很多子弹,部队装上子弹,开始往北京挺进。各营在慌乱之中,选择了不同的行军路线,大路,小路,穿村过户,大街小巷,基本上有路就走。

对于士兵们装上子弹后,是如何“用武力突破阻力”的,张世军也没有提及。但是从之前几次强行冲关失败,到后来成功进城,相信刚刚装上的子弹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六四屠城后的惨况。(网络图片)

张世军披露,当晚十点左右,他所在部队在接近天安门广场时,突然遭到不明射击。子弹是从部队西北方向的高层建筑物上射来,但怪异的是,这些子弹都打在部队身边的地上,没有伤到一个士兵。但是枪击带来了一个后果,就是部队本能地朝着高楼开枪射击。

对于发生这种“怪异射击”的原因,张世军估计也是不便明言,而是留给读者去猜测。

据此前披露的内幕,中共为了诱骗和逼迫军队向平民和学生开枪,使用了各种卑劣的手段。除了进城前对士兵封闭洗脑、煽动仇恨外,在进城过程中还派遣军警特务到处闹事,冒充暴徒打砸抢、攻击军人和军车,给执行戒严的军人制造恐惧和压力,同时向外界展示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的假象。

除此之外,进城的部队后方,还有另一只持先进武器的督战部队,逼迫前方部队只能向前挺进。另外,中共还向敢于冷血屠杀的军官和军人给予军功奖励和提拔,诱惑他们残酷对待民众。

2009年,张世军也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采访,回忆六四那段历史。他表示:“我告诉你,我看到过很恐怖的画面,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见到任何人揭露过这个(屠城)真相,但是今天的我仍然不能说……”

《香港01》曾引述英国最新的解密档案报导,来自当时中共国务院高层的情报称,六四屠城时被杀的平民超过一万人。此前曝光的美国白宫解密文件也显示,有中共戒严部队线民引述中方内部文件称,被杀总人数为10454人。

2012年5月,张世军曾在网上发表《二十三年后再临天安门》一诗:

岁月流沙土中身,
往事挥刀血里魂。
天地无言花无语,
风雨有声雷有音。

张世军当年作为营里的宣传干事,亲眼见证六四屠城罪恶后申请退役,被以“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的罪名开除回乡,并曾被判“反革命罪”监禁三年。2009年的六四二十周年时,张世军曾公开上书时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要求为他个人和六四“平反”,谴责屠城及提倡民主,是首位公开忏悔的六四前军人。

据海外网站消息,张世军2009年发表公开信后,曾被软禁一段时间。被释放后和朋友聊天时,曾透露一些震撼内容:“那些被打死的学生,都是锁定了目标的,那些杀手虽然也穿着军装,但可以看出他们不是我们部队的人,通常一个人在后面指认射杀目标给狙击手,狙击手负责瞄准目标,救护车早已停在旁边,就是杀不死拖上车再补上一枪还是死……”

(记者和穆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评论